新浪读书> 原创

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

小编说:
一觉醒来,竟然变成了“大唐原谅帽之王”房遗爱身上。 (ps:本书为历史小白文,相信各位看官不会失望滴。)
第一章 洞房?跪下

  “只会喝酒的莽夫,醉的跟死猪一样,真不知道哪里配得上本公主。”
  醉意朦胧间,房遗爱隐约听到耳边有人声响起,呢喃软语中夹带着些许抱怨,更多的却是不屑。
  低语声让房遗爱恢复了神智,睁开双眼,所看到的景象不禁令他有些愣神。
  “红绸?绣球?喜字?花烛?”看着周围四下的陈设,房遗爱揉了揉额头,下意识问道:“我这是在哪儿?”
  “哼,真是一个莽夫加白痴。”低语声再次响起,其中的轻蔑之意更重了几分,“这是高阳公主府,本公主的府邸。”
  低语声落下,房遗爱这才发现自己正衣冠不整的躺在地上,“高阳公主?这是大唐贞观年间?”
  房遗爱踉跄的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书案前喝了一口茶水,繁杂的思绪这才渐渐稳定了下来。
  他,二十一世纪的历史文科生,毕业在即却屡遭打击,愁闷之下两瓶“牛二”下肚,没成想竟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唐朝!
  随着思绪渐渐重合,房遗爱十分无奈的接受了眼下这一事实,他醉酒后竟然魂穿到了大唐公认的绿帽子王——“房遗爱”身上!
  “高阳公主?辩机和尚?...绿帽子!”
  正当房遗爱坐在书案前,痛苦且无奈的低吟时,那满是不屑的呢喃再次响了起来。
  “喂,本公主困了,快来给本公主脱鞋。”
  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望去,精致的床榻之上,一位身穿绣红嫁衣,身材曼妙的少女正盯着房遗爱打量,杏眸中鄙视之情一览无余。
  看着床榻上,语气高冷、神色傲然的少女,房遗爱暗自嘀咕,“莫非这就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掌上明珠——高阳公主?
  “她怎么会身穿嫁衣?难不成这里是...洞房?”
  就在房遗爱惊讶错愕之时,他那直勾勾且呆滞的目光,引起了高阳公主的注意。
  自幼在皇宫娇生惯养,被唐太宗视为掌上明珠的高阳公主,哪里有过被人无视的经历?更何况还是一个浑身酒气,目光直勾勾盯着她身躯不住打量的异性男子!
  见房遗爱的目光始终注视着自己的身躯,高阳公主强忍着不悦,说道:“喂,快来给本公主脱鞋!”
  说着,高阳公主翘起玉足,神色不屑的看向房遗爱,在这位金枝玉叶的大唐公主眼中,眼前这名男子不过是当朝宰相房玄龄最不争气的儿子,一个只知道依仗父辈荫庇作威作福,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而已。
  心中对于之前那个早已不复存在的“房遗爱”的印象,使得高阳公主并没有将其当做自己的驸马、夫君,而是把房遗爱看做了一件陪衬,一件犹如腰间饰物般的存在。
  可高阳公主并不知道,之前那个只知道“醉生梦死”的废物纨绔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由后世百年后魂穿而来的文科高材生。
  呵斥声打断了房遗爱的思绪,看着床榻之上杏眼圆睁,容貌犹如广寒仙子一般的高阳公主,房遗爱不由感到一阵恶寒,“重获新生”的他清楚的知道,正是眼前床榻之上的这位人间尤物,在不久后的将来联合辩机和尚,送了一顶“特大号的绿帽子”给“自己”。
  联想到之前“自己”洞房花烛醉卧在地,无人问津的经历,房遗爱心中闪过一丝不快。
  看着床榻上身穿华服的高阳公主,新生后的房遗爱心如静水,在他眼中这位常人高不可攀的皇家公主,与前世的邻家小妹并没有什么两样,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性格上的差异。而此刻面对来自高阳公主的刻意刁难,初来乍到、思绪烦乱的房遗爱显然并没有心思去做理会。
  高阳公主一夕之间被两次无视,心中的怒火陡然升了起来,看着站在床榻前的房遗爱,呵斥道:“你敢不听本公主的话?信不信我告诉父皇?!”
  见高阳公主搬出皇族身份打压自己,房遗爱嘴角泛起一丝弧度,打算借此机会将高阳公主好好“教训”一番。
  “大唐吗?既然老天让我再世为人,那么...就从你开始吧。”
  拿定主意,房遗爱缓步走到床榻前,蹲身握住了高阳公主裙下的绣鞋。
  见房遗爱蹲在自己脚下,高阳公主轻蔑一笑,眼中的不屑神色愈发增重了几分,“只要你顺着本公主的心意,日后加官进爵、荣华富贵,少不了你的好处...”
  说话间,高阳公主的绣鞋已经被房遗爱脱下了一只,就在她夸夸其谈之时,话语却被一声感叹打断了。
  “好香。”
  高阳公主低头看去,只见房遗爱不知何时将她的玉足托在手中,此刻正在旁若无人的细细观赏,脸上满是享受的神色。
  “你...混蛋!”
  见房遗爱满脸陶醉,表情轻浮,高阳公主怒嗔一声,迅速将一双玉足缩了回去。
  “恩?不是你让我给你脱鞋的吗?”说着,房遗爱缓缓起身,将刚刚抚过高阳玉足的手掌,放在鼻尖处轻嗅了几下。
  高阳公主虽是金枝玉叶,但她同时也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房遗爱故意做出的不羁做派,哪里是她能受得了的。
  看着房遗爱满是享受的表情,高阳公主羞愤交加,厉声喝道:“登徒子,跪下!”
  房遗爱显然早已猜到了高阳公主的反应,听到高阳公主的责斥,房遗爱站在原地岿然不动,“跪下?我要是不呢?”
  见房遗爱神色如常,高阳公主赫然发现自己最擅长的手段,此刻对于眼前这位醉醺醺的男人竟然失效了!
  房遗爱越是不卑不亢,高阳公主心中就越是恼怒,在她看来房遗爱这是在挑衅她皇家的威严,“你要是不跪,我就让父皇治你的罪!”
  “治罪?”见高阳公主再次搬出唐太宗,房遗爱伸手摸了摸下巴,轻声问道:“请问,我犯了什么罪?”
  “你犯了...”房遗爱的询问,使得高阳公主有些语塞,坐在榻上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就在高阳公主愣神时,房遗爱打了声哈切,接着假意做出了一副要宽衣的架势。
  高阳公主正在愣神,忽的见房遗爱做出如此举动,不禁惊呼一声,双手护住胸膛,十分警惕的问道:“你要做什么!”
  见高阳公主询问,房遗爱冷笑一声,饶有兴趣的问道:“你说呢?当然是休息了!”
  听到房遗爱的话,高阳公主惊得花容失色,连胜嚷道:“你别上来!”
  见高阳公主转眼间变成“羔羊”,房遗爱心中闪过了一丝快意,故意问道:“别上来?这是你我的洞房,我为什么不能上去?”
  “你敢欺负我?这里是我的府邸,就算是房玄龄到了也要恭恭敬敬的向我请安!还不滚出去!”
  房遗爱虽然从二十一世纪魂穿而来,但记忆和感情早已和这具身躯的前任主人融为一体,此刻见高阳公主侮辱自己的“父亲”,房遗爱心中不禁燃起了一丝怒意。
  “怎么?怕了?”见房遗爱愣在原地,镇定下来的高阳公主,再次恢复了以往骄纵的神色,“你是我的驸马,是公主府里的陪衬。我是君,你是臣...”
  还没等高阳公主把话说完,站在床榻前的房遗爱突然一个健步向前,伸手搂住高阳公主的细腰,坐在了铺满锦绣被褥的床榻之上。
  高阳公主被房遗爱的举动吓了一跳,等她反应过来后,却早已被房遗爱揽在了怀里。
  搂住高阳公主后,房遗爱双臂用力,将她面部朝下放在身前,一手按住高阳公主的脊背,一手径直对着眼前这位身材曼妙的少女腰下的凝脂拍了下去。
  “你是君,我是臣?”
  随着清脆的拍击声响起,高阳公主只觉酸麻难耐,竟不自禁的哼了一声。
  “你我已经拜过天地,在这房中只有夫妻没有君臣!”
  说着,不等高阳公主反应过来,房遗爱依法炮制,再次对着高阳公主身后的凝脂拍了一下。
  “唔!”受到刺激,高阳公主惊叫一声,旖旎的声调使得房遗爱心跳加速,胸膛好似猫抓一般。
  “你以后若再拿圣上压我,少不得“家法”伺候!”
  说完,房遗爱三次拍打在了高阳公主腰下的凝脂之上,随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回了床榻之上。
  被重新放回床榻,高阳公主心中犹如小鹿乱撞,联想到刚刚房遗爱施行“家法”时,那阵自己从未有过的快.感,这位未经人事的少女只觉得又惊又羞,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这位陌生男子,慌乱之下,只好将头埋在被褥间默不作声。
  施行过家法后,看着此刻床榻上沉默不语的高阳公主,房遗爱暗自掐了一把冷汗,不管怎么说,高阳公主身后终归是皇族势力,一旦将其激怒显然会平添许多祸端。
  “看来想要避免日后来自辩机和尚的“绿帽子”,还要徐徐图之,做不得急。”
  想清楚其中利害之后,房遗爱打开房门,依照这具身躯前任主人留下的记忆,朝公主府的书房走了过去。
  高阳公主将头埋入锦缎被褥之中,只觉得浑身滚烫难耐,呼吸仓促的厉害。
  等到耳边传来房门闭合的声音,高阳公主这才怯生生的抬起头,四下张望确认房遗爱已经离开后,惊魂未定的“羔羊”缓缓起身,一双杏眸迷离的注视着房遗爱之前停留过的地方,而她那如同粉妆玉砌般的脸颊之上,早已浮起了两朵别样的红云。

书名: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

作者:大名府白衣

状态:已完结

人气:5.4万

分类: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