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月食

小编说:
本书选取了李国文多年颇具代表性的小说作品,包含 《桐花季节》、《月食》、《危楼记事》、《涅槃 》等名篇。李国文的作品充满现实性,也具有历史性和书卷气,多描写知识分子的生活以及当下的现实生活,作品大气磅礴,具有批判性并具有真善美的一面。
桐花季节(1)

  桐花开的时候,总是赶上凄冷的春寒,而到收拾桐子的季节,天又该冻得人瑟缩了。这是桐花的命运吗?其实,当我提笔描绘那一片花海的时候,我觉得,花开花落像过眼烟云一样,难道不更是当地女人的命运吗?
  我从来没见过那么短促的美丽,像焰火一样炽烈地亮遍了大半边天,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快就谢却的花,一眨眼工夫,就迅即熄灭得无影无踪。山里面一年一度的桐花也好,和那里女人一生只有一次短促的青春也好,都是匆匆过客。来了,马上,又去了。
  我初到两省交界的这寂寞的深山里,不识这种春天里最早开放的花,而且是那么放肆般灿烂得让你惊呆了的花,白得那么堂皇,那么晶亮,让我惊奇。
  “你们那儿不长桐子树?”翠翠问。
  这女孩有一张特别俊俏的脸,应该说,我不是经多见广的人,但也并不孤陋寡闻,走过许多地方,还少有这偏僻山村的女孩,一个个长得都很耐看。最初,她对我有点戒备,因为我是个明码标价的“坏人”,被监管着。后来,久了,熟了,她甚至跟我有点亲近,因为她是那小山村里,唯一在县里读过两天初中的学生,后来就辍学了,她姐姐、姐夫当然不可能让她再念下去,不过,她总是想学点文化,短不了找我问个题什么的。她说:“你是作家,你会不知道这是什么花?”
  我摇头。
  “桐花,什么时候,我领你到河那边的山后去看看——”接着,她用了一个文绉绉的词形容,“满山遍野!”
  涉过那条出美女的女儿河,翻过村前那座出懒龙的粑粑山,这里的民风乡俗,是女人勤劳男人懒,据说就和这河这山的风水有关。那次我独自去看桐花,浩瀚的花海把我镇住了。凡是眼睛看得到的地方,全是雪一样的白的桐花,芳菲遍处,满天砌玉,花瓣飘零,冷雨霏霏。那季节里,天和地,一片白,白得耀眼,白得吓人。说实在的,这土地贫瘠,民众穷困的山区,一年四季,从生到死,是不会有任何辉煌的,也就是在斜风冷雨中的这些桐花,造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声势。
  可惜,花开放得那样旺,但几乎无人欣赏,更无人赞叹。
  柴鱼,人们都这么叫他的一条懒龙,是翠翠的姐夫,生产队的小队长,我们来到山村时才当上的。“每年都这样开花结果,看,有啥看的。”他不怎么坏,也不怎么好,准确地说,农村里这类糊弄上头,又糊弄下头的干部,好吃懒做的多。因此,他老婆,也就是翠翠的姐姐莲莲,除了是他无休止的泄欲工具外,等于是他家的另一条牛。
  我问过那个初中生,“村里人说,你姐姐年轻时比你还要好看,干吗非找柴鱼?他除了耍嘴皮子外,还有什么?”说实在的,在农村里,像他这样的人,倒比较容易当上队长。
  “女人总是要捡一个男人出嫁的嘛!”捡,而不是拣,连挑选也不用的。她说这话时的平静口吻,如同说去背柴,去掐把野菜,去给猪喂食一样,“就像这桐子结了,收了,总要送去榨油。油榨完了呢,就肥田,早早晚晚……”
  桐子,就是那花的果实了。
  这种树的经济效益不是很大,通常只在偏僻荒芜的山坳里,才成片栽种。然后,路边地头,长不成别的什么,随便插上几株桐子树,有一搭,无一搭,不当回事,死活由它,自生自长,谁也不把它放在心上。可这种树也真够泼皮的,很容易成活,根本不需要精心照管,水肥更不讲究。尽管在春寒料峭的日子里,它努力想给寂寥的大地,带来一些热烈的白,但谁也不注意它的存在。

书名:月食

作者:李国文

状态:已完结

人气:0.2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的其他书籍

血性的失落:李国文闲话历史

作者:李国文

分类:散文随笔

本书由李国文说唐、说宋、说明、说清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