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灯影下的篆书

小编说:
本书为张晓林的小小说集,塑造了一批富于个性、有血有肉的书法家人物形象。作者深谙历史小说的创作之道,以真实的历史背景与历史人物为基础,深入历史的空隙,将其解构重组。其小说主人公无论帝王将相还是艺术大家,都从历史的神坛走下来,被赋予了普通人的性格、普通人的思想。他们有善有恶,有喜有悲,有爱有憎;有对文人名节操守的坚持,也有为世俗地位名利的争斗。
灯影下的篆书

  徐铉的篆书,据说如果放在灯下观看,就会发现每一笔画的中间,有一缕铁丝一般的浓墨,绝不偏侧。后世的徐氏书法研究者们,把徐铉的篆书称为铁骨篆法。
  先前,我很少涉猎篆书,对此说颇有疑惑,以为是故作深奥之谈。近来展阅《徐铉篆书千字文》残卷,刹那之间与这一说法产生了共鸣。《徐铉篆书千字文》残卷笔笔中锋,绝少偏锋、侧锋用笔。然其结体欹曲,变幻莫测,天趣盎然,却又终没有半分媚态,傲骨铮铮。徐铉的篆书妙参造化之理了。
  徐铉是南唐旧臣,随南唐末代君主李煜一起来到了汴京,被授予一个散骑常侍的闲官。初来汴京的日子,徐铉感到一切都不习惯。眼看冬天快到了,他仍然穿着江南的服装。这种服装裤宽衽深,穿在身上大老远看上去非常儒雅,走起路来给人一种衣带当风的感觉,潇洒极了。但是,这种衣服冬天里抵御不了京城寒风的侵袭。
  有同僚劝他:“买件棉衣套进去吧。”
  徐铉仰起他那冻得发乌的额头,很坚决地说:“不!”
  飘雪的日子,徐铉就穿着他那宽大的江南服装,瘦骨嶙峋的双手藏在深深的袍袖里,那三缕花白的长须随着雪花飘拂,成为冬天汴京街头独特的风景。
  同僚们看着他的背影,满眼的困惑和茫然,那消瘦细长的身影让他们内心充满忧虑。
  来到汴京以后,徐铉的朋友很少了,这让他感到孤独。有一天,他南唐时的老朋友谢岳突然到家里来拜访他,令他惊喜异常。落座闲谈时才知道,这个已经七十多岁的老朋友正在卢氏县做主簿。主簿一职虽说是个可怜的小官,可是老朋友谢岳已经很满足,不高的俸禄够养活家小了。
  现在却遇到了麻烦。按实际年龄,谢岳该退休了,可退休怎么办?拿什么来养家糊口?好在当初申报年龄的时候,他少报了几岁。也就是说,按吏部的档案年龄,他还可以再干上几年,有了这几年,他就能夯实家底,不至于退休后全家人跟着他挨饿了。
  徐铉再三唏嘘,说:“愿谢公渡过难关。”
  谢岳迟疑一下,说出了自己的忧虑:“吏部对我们这些从南边过来的官员一定不放心,底下会做一些调查。调查也并不可怕,因为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实际年龄。我最担心的就是老朋友你啊,你最了解我的底细!”
  徐铉看着老朋友,忽然有些心酸。不是国破,大家怎么会落到这个境地。他说:“我能为老朋友做点什么呢?”
  谢岳离开座席,朝徐铉深深地行了个礼,说:“一家老小的性命都系于徐常侍身上了。”
  徐铉慌忙答礼,说:“你我不必如此,有事但凭吩咐。”
  谢岳说:“也很简单,等吏部找你问起我的年龄时,你只推说不清楚就行了。”
  徐铉的脸色凝重起来,说话的口气也变了。他说:“我明明知道你的实际年龄,怎么能说谎来欺骗上苍呢?”
  谢岳满脸蜡黄,喃喃自语道:“看来我是白跑这一趟了。”接着,又哀求徐铉,“你真的就不能帮老朋友这一次吗?”
  徐铉很无奈,说:“我不会撒谎。”
  谢岳绝望地向徐铉告辞,临出门时犹后悔地说:“我就知道来也是白来。”
  果然,吏部的官员隔一日找到了徐铉,向他了解谢岳年龄一事。徐铉据实说了。谢岳很快被罢免了卢氏县主簿职务。过一阵子,卢氏县有官员来京城公干,徐铉向他打听谢岳的近况。那官员叹一口气,说:“死了。前些日子去山里采摘野果充饥,结果饿死在了半道上。”徐铉听了这一消息,在汴京的街头默默站立良久。那个时候,他的头顶有成群的乌鸦飞过。
  很长的一段日子,徐铉都在拷问自己:“这是我的错吗?”随即,他自己回答道,“不,我没有错。”恰在徐铉反复纠缠于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场更大的灾难逼近了他。
  自来汴京后,徐铉再也没见过南唐后主李煜。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怀恋在江南与李煜吟诗作画的日子,想见一见李煜的念头一天比一天强烈。但他知道,能与昔日的主人见一面,几等于痴人说梦。
  忽然有一天,宋太宗召见了他。宋太宗脸上挂满笑容,拉家常一般地问他:“北来后见过李煜吗?”
  “没有。罪臣不敢私下见违命侯。”
  “应该见见。朕今天下旨让你去见故人。”
  走出朝堂,徐铉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不禁仰天长叹,上苍厚爱我啊!他家也没回,就直奔李煜府上。李煜怎么也没有想到,昔日旧臣竟会来探望自己,慌忙迎上前来,执住徐铉的手,一时泪流满面,哽咽不能言语。
  徐铉也泪眼模糊,面前的风流故主,虽说才四十余岁,眼角却已爬满皱纹,朝向他的右鬓更是白发点点了。
  许久,李煜止住了哽咽,叹道:“悔不该当初啊!”
  徐铉沉默。
  李煜让仆人拿过一页纸来,递给徐铉,说:“这是我新填的《虞美人》词,亡国后的感触尽在其中了。”徐铉看过这首词,一丝恐惧笼罩住了他。
  隔日,宋太宗再次召见徐铉,面带威严地问他:“故人相见都谈了些什么?”徐铉一下愣住了,霎时间他明白了一切,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纷纷滚落。
  李煜死了,据说是被一种只有宫廷里才有的毒药毒死的。慢慢地,人们私下议论,李煜的死,徐铉是真正的凶手。
  又一年的冬天到来了,徐铉被贬邠州已经两年。邠州的雪要比汴京的雪更为砭人骨髓,徐铉依旧穿着江南的服装。有同僚劝他:“邠州的冬天是要穿皮袄的啊。”徐铉仰起他冻得乌青的脸,依然坚硬地说:“不!”
  邠州的雪白得刺眼,徐铉走在寂寥的大街上。如今他已经很老了,头发胡须全白了。这一天,有一个玄衣老者朝他打招呼说:“这里太冷了,跟着我走吧。”徐铉叹了口气,说:“是啊,真的太冷了。”说完话,他就跟在玄衣老者的身后,走了。
  徐铉走进了历史。

书名:灯影下的篆书

作者:张晓林

状态:已完结

人气:0.2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