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天骄被师父陷害重生后,竟得到万古最强天赋逆袭!

小编说:
白牧尘,曾被称作星空下第一天才,拥有世所罕见的天灵五脉。他曾拥有最显赫的身份,被看做数千年来最有希望登顶武道之人。他曾拥有最美丽的未婚妻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这一切,都从一场背叛,而划上了句号。他被最信任的师傅,最信任的未婚妻子所害,并被夺走最引以为傲的天赋灵根。本以为生命因此而终止,熟料一场重生,赋予了他万古最强天赋!“师傅,青竹,等着我回来,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第一章 神脉觉醒

  第一章 神脉觉醒
  白牧尘,九霄大陆巅峰强者,拥有天灵五脉奇绝天赋,被称作星空下第一天才。
  他自幼拜入八大宗门之一天玄宗,八岁踏入武道,此后一骑绝尘惊艳出世,二十五岁便成为造化境高手!
  更与恩师天玄宗主之女玄青竹,定下婚约,可以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他是九霄大陆近百年来最闪亮的新星,被看做最有希望荣登武道巅峰之人。
  却在与玄青竹共同修炼,尝试突破瓶颈之际,遭到了心爱女人的算计。
  天玄宗主与玄青竹父女,合谋陷害白牧尘,使其走火入魔,并夺走其天灵五脉之天赋,被玄青竹吸收。
  冲击瓶颈失败的白牧尘,因魔火攻心,含恨而亡。
  而自此,号称九霄第一美女的玄青竹,一路平步青云,取代白牧尘成为第一天纵娇女,成为九霄大陆说一不二的顶级人物之一。
  许是上苍怜悯,让白牧尘有了一次两世为人的机会。
  ……
  “小南,小南你终于醒了!”
  白牧尘缓缓的睁开双目,同时伴随着头部剧烈的疼痛,两世为人,两个人的记忆混合在了一起。
  这项南刚满十六岁,体态略显瘦弱,长相继承了母亲的精致与父亲的俊朗,看上去颇为英俊。
  此时用力抓着自己双肩摇晃的,是一名看上去器宇轩昂,却有面容憔悴的中年人。
  白牧尘眼神有些空洞的看着中年人的脸,脑海中的记忆逐渐清晰了起来。
  原来自己重生了,重生在了一个濒死的少年身上,也便是自己当下的肉身,其名为:项南。
  项家,曾是苍澜大陆,卧龙州,青石镇的一个崛起家族,因为现任家主项展雄实力强横,这项家也曾风光无限过。
  奈何武道之路,变幻莫测,那项展雄在冲击天元境时,陷入了瓶颈,自此一困二十年,修为再也没能精进过半分,沦为笑柄。
  武道有九个境界:淬体境—先天境—归元境—天元境—窥天境—造化境—神武境—武圣—天劫。
  每个境界有九重,那项展雄便是困在了归元九重,始终无法突破。
  反倒是后来居上的王家,李家,莫家,三大家族的家主,先后突破了天元境,狠狠的压了项家一头。
  或许是因为这三大家族,都曾对项家低声下气过,此时他们更加惧怕项家的再度崛起,则变本加厉打压项家。
  这,是一个一切都考实力说话的世界。
  他们疯狂瓜分项家财产,更暗中杀害项家所有天才,导致项家族人死走逃亡,最后落得院生枯草的凄凉田地。
  那项展雄,便是项南的爷爷,而眼前的中年人,则是项南的父亲项少华。
  此时的项家已是落魄的厉害,尚且不如一个普普通通的大户人家,整个家族上下,除了父母和爷爷还在之外,就只剩下了一个忠实的老管家,和几个下人不离不弃。
  项南的记忆也深入白牧尘的心灵深处,想到此时项家的落魄场景,也是忍不住悲从中来。
  “父亲,你这是……”项南挣扎着要做起来。
  “哦,没什么,昨夜不小心磕碰到了。”项少华轻描淡写的擦去额角血迹,道:“小南,你这是怎么了,昨夜回来之后就一觉不起。”
  看着项少华关切的眼神,项南也努力挤出了一丝微笑,道:“没什么,昨夜练功出了一点小差错,没有大碍,父亲请放心。”
  项南撒谎了,其实昨天是王家的外族远亲王宗林,暗中偷袭自己,一脚踹碎了自己的五脏六腑。
  若不是自己突然重生在项南身上,这个项南恐怕在今日凌晨便一命呜呼了。
  可项南知道,自己的父亲同样在撒谎,父亲额头上的伤势,明显是由兵器所致,根本不可能是磕碰的小伤。
  “小南,你脸色苍白,快躺下,不要乱动了。”项少华急忙搀扶着项南重新躺下,眼睛里是满满的关切。
  这种关切,让项南心中淌过一丝暖流,自己前世孤傲的厉害,从未体会过这种温情关怀。
  他唯一的亲人就只有最敬重的师傅,和最疼爱的女人,不曾想最后背叛自己的,竟也是他们父女二人……
  “不好了,少主,公子,大事不好了!”
  猛然间,房门被人撞开,一个项家的下人仓皇的冲了进来,大急道:“老李被王家的人抓住了,此时正在府门外呢,少主您快去看看吧。”
  “什么?”项南和项少华大惊,急忙朝房外奔去。
  老李,便是将一生都奉献给了项家的老管家,李忠。
  虽说李忠与项家是奴仆之份,可在项家人心里,一直将李忠当做自家人来看待,尤其项南自小都是被李忠抱大的,那份感情颇为深浓。
  项南飞奔中感到,自己体内虽然有些阵痛,但伤势基本已经愈合了。
  “怎么回事!”项少华一边奔跑,一边呵斥那下人:“不是告诉过你们,最近一个月,谁也不能踏出项家半步吗!”
  项南脑子嗡的一声,记忆涌现,原来三天之后,便是青石城杰出后辈的武道镇选之日。
  武道镇选脱颖而出的优秀少年武者们,可以在一个月后参加青石城的武道城选,届时,会有卧龙州的武道宗门前来挑选少年天才。
  可以说,这是整个青石镇各个家族,乃至整个青石城少年武者们最重要的日子了。
  如果哪个家族的小辈,被某个武道宗门选中,去做了宗门弟子,那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其家族地位也会扶摇直上。
  青石镇三大家族之一的王家,对项家下手最狠,他们在整个项府外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并警告,一个月之内,项家人踏出圆圈者,杀无赦!
  其目的,就是阻止项家人去参加武道镇选,以及后来的武道城选。
  想到此处,项南双拳紧握,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他心中暗道,王家,你们敢动我李忠爷爷一根毫毛!
  父子二人冲出府外,果然见到一行王家的年轻人,正戏虐的朝这边看过来。
  项府门口三步开外,便是一条长长的红线,那红线代表的正是项家的生死线。
  红线外,王家远亲王宗林正带着一群手下,而他脚下,则踩着口角溢血的李忠,如同踩着一条死狗!
  那王宗林一眼瞥见了项南,眼神中略带几分差异,用极小的声音自言自语道:“这小子居然还活着?莫非是昨夜下手太轻了。”
  “王宗林!”项少华血灌瞳仁,怒道:“放开李忠!”
  王宗林一边踩着李忠,一边用手指了指双方之间隔着的红线,道:“我们说过,凡是越过这条红线的项家人,杀无赦。”
  “难不成你们将我王家的话,当做耳旁风了吗?”
  旁边立刻有人哈哈大笑:“真以为你们还是曾经的项家不成?项展雄老狗三年未出项府,说不定早就死了。”
  “老狗……”项少华气的身子发抖,奈何自己天生就不是习武的材料,苦修四十载,却只是一个小小的淬体境五重武者。
  项南天赋比父亲好了很多,但也没多出色,十六岁年纪只到淬体七重。
  可那十六岁的王家远亲,王宗林,却已经是一名淬体九重高手!
  “王宗林,拿开你的脏脚。”项南向前踏出一步,脚尖刚好要触碰到红线了,他沉声道:“你们不就是担心我项家人参加武道镇选么。”
  “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放了李爷爷,我自会退出……”
  “少爷不可!”李忠半张脸都被踩在土里,此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将头抬起来寸许,艰难道:“老朽一条残命并不值钱,少爷你……”
  话音未落,李忠又被王宗林一脚踩了回去,甚至用鞋底在李忠脸上狠狠的碾了两下。
  项南眼见此情此景,顿时攥紧了双全,咬着牙,一字一字道:“放了李爷爷,武道镇选我不去就是了。”
  王宗林仰天长笑:“一条家养的老狗而已,也值得你如此牺牲,真是窝囊到家了,看来就算没有我王家压制,你们项家也没什么大的作为。”
  “既然你想要这条老狗,我就还给你。”
  说罢,王宗林拎起李忠,一脚踹在李忠后背上。
  那李忠顿时翻飞出去,项南项少华父子箭步冲上,将倒射而来的李忠拦下。
  “李爷爷!”项南观瞧李忠伤势,分明和自己昨夜一样,被王宗林一脚踹碎了内脏。
  “老李……”项少华也湿润了眼眶,他搀扶着李忠,哽咽道:“你这是……何苦呢。”
  李忠嘴角虽然一直溢血,却勉强的笑了笑:“少主,少夫人身体不好,做下人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是……这是我……咳咳……”
  说着,李忠颤颤巍巍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事物,在看到这事物的同事,项家父子已然泪流满面。
  那是一包草药!
  项南脑子嗡的一声,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先前李爷爷被王宗林踩在脚下的时候,是趴在地上的,而且是后背稍稍弓起的!
  原来李忠拼了命的,要保护的,竟然是这一包草药!
  李忠已被王宗林打的全身多处骨断,一件长衫破烂不堪,甚至连内脏都被踹碎了,然而这包草药竟然完好无损。
  “老李!”项少华捏着草药,喉头哽咽道:“我项家……对不住你。”
  “爷爷。”项南抓住李忠的手,道:“爷爷,小南还想跟爷爷一起玩,还想跟爷爷去后山采蘑菇,爷爷你别走……”
  李忠慈爱的抚摸着项南的鬓发,眼神里的溺爱如阳光一般温暖:“好孩子……李爷爷,咳咳……陪不了你了。”
  “李爷爷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老……老头子我,一生侍奉项家,如今能为项家尽忠而死,也算……也算是……”
  话未说完,李忠猛地一口鲜血喷在项南胸口,撒手人寰了。
  这一刻,项南如遭五雷轰顶,与此同时,其丹田处,炸响了一颗惊雷!
  他体内隐藏许久的神脉,觉醒了!

书名:万古战尊

作者:寂寞观鱼

状态:已完结

人气:120.5万

分类:玄幻奇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