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漫漫长夜

小编说:
一支法国南极远征队,意外接收到从地下千米处发出的超声波信号,他们克服气候条件、物资供应、技术设备等种种困厄,一步一步凿开厚达千米的冰层,竟然发现了一座九十万年前的人类生存遗址!而在遗址的精密机关中,静静躺着一对美轮美奂、充满青春活力、在绝对低温状态下停止了生命的青年男女!为了解开远古文明之谜,由各国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组成的联合工作组通力合作,终于让女性“冰人”睁开她绝美的眼睛。她断断续续的回忆中,展现了九十万年前那个科学技术发达程度远超现在的文明社会!各方势力迅速地在这里聚集,纷纷觊觎九十万年前的科技成果,企图巅峰世界格局。然而女性“冰人” 对这些毫不在意,她的目的只有一个……
译者序

  我不想死,但我相信,我已经活得够长的了。
  瞬间即是永恒。
  我知道,对我有所期待的人不会给我带来更多。我现在知道得很少,将来也不会了解得更多。我达到了极限,并被极限所充盈。我已经竭尽全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充实了自己,获得了微薄的学识和最大的愉悦。现在,我只想像我养的那只猫一样,在饱餐之后沉沉睡去。如果我继续活着,活得更长久一些,我仍将专心致志地从事我的职业。做好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不管是什么样的职业。
  这是法国作家、记者、评论家勒内•巴雅韦尔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说过的既充满诗意又富于哲理的“智者的诀别”。
  这位才华横溢的“智者”1911年出生于法国东南部德龙省尼翁镇,祖辈务农,父亲是面包商。中学毕业后,迫于生计,他漂泊外乡,当过学监、演讲员、银行职员。18岁踏足新闻行业,23岁出版第一部小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有过短暂的军旅经历。1940年退出行伍回到巴黎,从此跟文艺创作结下不解之缘,新闻报道、文艺评论、小说创作、歌词创作、彩色摄影、剧本编写,可谓面面俱到,小有成就。1943年出版《浩劫》《冒失的旅游者》,反响不错,被认为是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此后,他在科幻园地辛勤耕耘,陆续推出十余部长篇和数十部中短篇作品。法国舆论对他评价很高,认为他是继儒勒•凡尔纳之后颇有成就的幻想作家,对推动法国科学文艺的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巴雅韦尔的孩提时代在“一战”的硝烟中度过,青年时代经历了“经济大萧条”,壮年时期领略过“二战”炮火,盛年时期又遭遇“冷战”折磨。他对饱受战争蹂躏和军备竞赛威胁的当今世界,对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和瞬息万变的信息时代怀有某种焦虑和恐惧——尖端科技可以有效地改善和提高人类的生活质量,但如若缺乏有效管控,也有可能摧毁人类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他以敏锐的观察和理性的思考做出的警示,应该说是善意的、有益的。
  1968年出版的力作《漫漫长夜》取得巨大成功,奠定了他作为大众作家的地位。这部作品主要叙述一支法国南极远征队克服气候条件、物资供应、技术设备等方面的种种困厄,凿开厚达千米的冰层,探明九十万年前一座人类生存遗址,并在遗址中发现一对完美和谐、充满青春活力、在绝对低温状态下停止了生命的青年男女。为了解开远古文明之谜,由各国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组成的联合工作组通力合作,终于让女性“冰人”苏醒过来。通过她断断续续的口述回忆和图像显示,为读者展现九十万年前一个科学技术发达但同样充满各种矛盾的文明社会。作者以巧妙的艺术构思,将过去、现在与将来,科学幻想与社会现实有机地糅合起来,让我们领略“冰河期以前文明”的同时,激发我们对未来科技远景的想象和憧憬。
  《漫漫长夜》中译本最初由广东科技出版社出版。现接力出版社取得正式授权,并获得傅雷翻译基金资助,在历经三十五个年头后得以再版,非常感谢出版社做出的努力。
  刘板盛
  2016年8月14日
  亲爱的人儿,我把你遗弃于大陆的深处,返回到我那闹市中的普通人的居室。这里,陈设着昔日我常常用双手抚摩的熟悉的家具,排列着滋养过我的书籍,摆放着那张古旧的樱桃木寝床。童年时代,我曾在这张床上安然酣睡,可是,今晚我却辗转反侧,毫无睡意。所有这些曾伴着我长大成人的摆设,如今却变得陌生而又怪诞。这个世界因你的逝去而变得虚幻缥缈。呀!在这个世界上,仿佛从来也没有过我的安身之所。
  然而,这是我的故土,我曾熟悉过它……
  我必须重新开始认识它,重新学会在这片国土上呼吸,在芸芸众生中从事我的普通人的工作。我怀疑,这是否力所能及?
  昨晚,我乘坐澳大利亚的喷气式飞机回来了。在巴黎北区的航空大楼里,一群记者拎着麦克风和摄影机,带着一大堆问题在等候着我。我能回答他们些什么呢?
  他们全都知道你,在荧光屏上见到过你那双湛蓝的眼睛、深邃的目光,以及令人心驰神往的容颜和体态。连那些只见过你一眼的人也无法将你遗忘。通过他们新闻职业的好奇心,我觉察到了他们内心隐隐的激动、悲痛和创伤……但反映在他们脸上的,也许正是我自己的苦痛,因为,当他们一提起你的名字,我心上的伤痕便在沥血……
  我回到了自己的居室。我认不出它来了。黑夜已经过去。我整夜没有合眼。玻璃窗外黑乎乎的天空渐渐变得苍白。迪芳斯区的三十座摩天大楼染成了玫瑰色。埃菲尔铁塔和蒙帕纳斯大厦的底部湮没在腾腾的雾霭之中。圣心教堂恰似一座放在棉絮上面的石膏模型。在被千百万人昨日的疲劳浸染了的雾气里,人们刚刚醒来便觉得精疲力竭。在库尔贝瓦区那边,一座高耸的烟囱喷吐着一股黑色的浓烟,企图将黑夜挽留住;在塞纳河上,一艘拖轮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我不禁瑟瑟颤抖起来。在我的血肉里,将永远、永远不会再感到温暖……
  西蒙大夫双手插在衣兜里,额头紧贴着房间的玻璃墙,正凝神眺望白天渐渐来临的巴黎。他今年三十二岁,高挑个儿,褐色皮肤,穿着一件颜色像烤煳的面包、宽大、有点变形、肘部已经磨破的卷领套衫和一条黑绒长裤。他站在地毯上,双脚没有趿鞋。他脸庞间杂着一绺绺棕色的短胡髭,就像某个人物出于需要而故意留着的那样。由于他在南极的整个夏季都戴着眼镜,眼窝显得又白又嫩。他那宽阔的额头披着几绺短发,眼眶上方有点儿隆突,一条深深的皱纹横贯其间。他眼睑浮肿,巩膜布满血丝。他再也没有睡意,再也没有眼泪;他无法遗忘,事实也叫人难以遗忘……

书名:漫漫长夜

作者:勒内·巴雅韦尔

状态:已完结

人气:0.4万

分类:外国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