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九州·登云

小编说:
谁说,在那九重天之上的就是天神? 那一日天现异象,无数火石坠落大地,天界分裂,翼人叛乱。两名冀人在激战中撞破天爨,落到人界。叛逆者重伤逃脱,临死前用天界的碎片制造了一个傀儡。追杀者心系人间苍生,却被人间小人暗算,几乎丧生。 当傀儡人类逐渐长为一个贪财的乡村小木匠,事情的发展是否还能如希望的那样?莫名卷入这场纠纷的他,每每在飞翔美梦中惊醒,直到头脑里出现种种幻觉,莫非他他就是天神的使徒?身上的力量逐渐被唤醒后,踌躇满志地想回归天界的愿望真的可以实现吗?还是灰飞烟灭……
楔子(1)

  昏黄的灯光下,那些满身尘土的书生围住了那块石碑。他们个个看起来疲惫不堪,双眼布满血丝,显然是经过了漫长的旅途跋涉才来到这里。但在这块石碑跟前,他们心无旁骛,看着那上面的碑文,所有人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期待。
  “行了,看得差不多了吧!”石碑的卖家不耐烦地说,“要不要?要的话,买了回去慢慢看个够。”
  “我们要了,”领头的书生说,“多少钱?”
  卖家看看书生急切的神情,眼珠子骨碌一转,报出了一个他自以为的高价:“一百两!少了这个数不卖。”
  他做好了对方还价的准备,却没料到书生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成交。”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收下用散碎银两乃至于铜钱凑足的一百两,看着那些文弱的书生一齐动手,吃力地把石碑抬走。
  一百两买一块破石头?他们怎么会这么看重这块石碑?他禁不住想。只可能是为了上面的那副图、以及图下面曲里拐弯没人能看得懂的奇异文字。但虽然那副图看起来很古怪,甚至于很吓人,也不至于能值那么多吧。这些读书人,一定是发疯了。
  他禁不住悄悄回头,看着那些读书人的表情。他们都很兴奋,但在兴奋中,却又蕴藏着某种黑色的恐惧,好像是面临着一些极度危险的诱惑。那种比夜还深沉的恐惧把他吓坏了,他收好银子,三步并作两步赶紧离开。
  第二天清晨。
  县令邓清风烦躁地醒了过来,面对着令他厌恶的早晨。作为一个小小的县令,醒来就意味着上堂,上堂就意味着无穷无尽的麻烦。东家丢了猪,西家丢了儿子,南家揪了北家窗台上两瓣蒜,诸如此类的琐碎官司搅得他头昏脑胀。但是为了那份微薄的俸禄,他仍然不得不硬着头皮顶下去。兼之卫原县辟处西疆沙漠边缘,物产贫瘠、民生凋敝,就算想刮油水也找不到下口之处,做了几年县令后,他别的没攒下来,倒是存足了一肚子火气。
  所以这一天清晨,当看到老婆昨晚刚刚晾上的衣物又被凶猛的夜风铺上一层黄沙时,邓清风的心情格外恶劣。他黑着脸坐上堂,挥袖拂去桌上的尘土,打定主意不管第一个案子是什么,他都要找茬把对方骂上一顿,能打几板子最好。
  等看到人时,他的怒火更炽。那是城里廉价小客栈“朋来居”的老板,三天两头就会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烦他。他手里抓起了签子,准备对方一旦有话没说好就先把他打一顿。
  “今天是你家后院的鸡被偷了还是看门的狗被宰了呢?”他咬牙切齿地问。
  “都……都不是……”老板看来惶恐不安,牙关上下打架,脸色比沙子还黄,“死的是、是人!”
  “人?”邓清风一愣,有点没反应过来,“死人了?什么人?”
  “旅客,十多个昨天刚刚住进来的旅客,”老板带着哭腔喊道,“他们全死啦!”
  “全都死了?”邓清风脑门上立马汗珠滚滚而下。能一气杀死十多个人的罪犯必定穷凶极恶,就他手底下那几块料,怎么可能捉得住?
  幸好老板接下来的那句话让他吃下了定心丸:“不是……看上去都是自杀的!”
  自杀那就好办多了。但毕竟十四条人命非同儿戏,邓清风还是得亲自过去瞅瞅。十四个外乡客衣着寒酸、行李简陋,但从头巾可以看出都是读书人。此刻他们一个个横尸于狭窄的客栈房间中,口鼻流血,显然中了剧毒。
  “鹤顶红,一人几滴就够了。”仵作汇报说。

书名:九州·登云

作者:唐缺

状态:已完结

人气:0.9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的其他书籍

九州·戏中人

作者:唐缺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 一款名为“九州”的网络游戏,玩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