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伐纣

小编说:
骨,一个从麻风村走出来的懵懂儿,为了寻找“会说话的骨头”,只身向未知的王城进发;井,一个从甲骨巫师沦落成奴隶的断手者,为了躲避神罚,只身逃离王城。两个孤独的人在神性让位于人性的革命洪流中萍水相逢,一次次的危机与挑战让他们选择了不同的人生道路,骨从奴隶变成了英雄,井却从奴隶变成了魔鬼,在他们蜕变的路上,有女人的柔情诱惑,有疯狂的活人祭祀,有部落战争的无情裹挟,事件与情感的叠加最终在武王伐纣这一巨大变革中陡然爆发……
第一章 骨头伐纣第一章骨头(1)

  中国文化和种族史的宏大堪与整个欧洲的文化和种族史相比拟。
  ——李济
  我做了个梦,梦见从树上掉下来,一睁眼,我在树上挂着呢。按你们的算法,这个梦有六千年的岁数,那时候大多数虎还不认识用两条腿走路的人,你们说的“欧洲人”脸上刚开始有了白色,被两片海水夹住的两条大河中间冒出了苏美尔人的城子。用你们的说法,这是个大迁徙大混血的时代,你们的两条腿比我的四条腿走了还多的路,你们从“纯种”变成了杂种,你们的时代这才算开始。
  在讲你们的故事之前,先说说我的故事。生灵里第一个会做梦的是哪个我没头绪,反正我们都做梦,猴子梦见掉下树,兔子梦见窝外有狐狸等着。你看,梦对我们多重要,它警告危险。我可不是猴子,我被一大片软软的东西抓住了,它把我提起来,提到树枝头,它真是个大力士。
  一段时间之前,狼来了。告诉你们一个窍门,和人一起追鹿吃的是狗,不和人一起追鹿吃的就是狼。它们一群一群,隔几年穿过我的树林。它们跑得真快,还能一直跑下去,追得野鸡上树麋子下河,把我的树和泥土翻到天上,把天上的风和星星拽到地下。整个树林心烦意乱,吃食们不断地跑,不停地换地方。我熟悉我树林的每一个角落,知道每一群鹿的下落,了解每群野牛来我的河喝水的时间,我只做挑选。通常我绕着被选中的家伙兜圈子,找到通向它的好路,然后它就在我爪下了。真不愿意承认,靠追逐,我是永远填不饱肚子的。
  狼来后不长时间,我就抓不到吃的了。所有东西都不在本来该在的地方,我找不到也追不着,我又饿又累,只能离开树林。树林外当然还是树林,只是我不熟悉它,它自有它的主人。如果我运气好,可能碰上无主的鹿群,如果运气坏,可能要用牙和爪子大干一场,谁想到我竟被抓到了树上呢!那时候我只知道吃和被吃,爪子的胜利和失败,还不知道一个生灵能成为另一个生灵的财产,这种事只有你们干得出来。后来我知道了,抓我的树林早没了主人,罩我的网子也罩住过他,我迟早是要面对人的。
  我要讲的就是人的故事,没有什么比你们更奇怪,你们和其他所有生灵都不一样,你们是自然的异端。故事从东方的一个村子开始,人的村子就像狼的群,有种你们叫秩序的东西管着,这村子离你们三千年,离我也三千年,在时间的中点。那时候你们已经有了最强大的三样东西:说话、种能吃的草、有魔力的符号,你们像春天的大树一样疯长,我们像冬天的杂草丛,在你们的粗根子旁干瘪。
  村子南边是一片林子,几百年前最早到的一批人建了它。他们挖了老大老大一个深坑,连阳光都照得进来,坑的四边掏出洞子,人就住在洞子里。他们是一群不一样的人,有的没有手指头,有的没有脚指头,有的连腿也没有,脸上找不出眼睛鼻子嘴,即使有眼睛也闭不上。用他们的话说,这是遭了诅咒,他们的神不要他们了;用你们的话说,这是麻风病。我更喜欢他们的说法。
  故事发生的时候,村子已经大得多了,谁也没想到这些缺胳膊缺腿的人能生出孩子,一代又一代,像野地里的瓜秧子没完没了。他们生下来啥都不缺,可长着长着就掉下一个指头,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直到整个胳膊没有了。除了一个人,他长到二十岁还是全的,村里人都说他从不盖水坛盖子,所以神喜欢他。水在林子边缘的小河里,打水不是件容易事,可水装在坛子里自己就会变少,因为鬼神也要喝水,于是村里人用木头的、草的、陶的盖子把水藏起来,神就不喜欢他们了。

书名:伐纣

作者:安拔

状态:已完结

人气:0.6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