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国公府的嫡七小姐错信姨娘庶姐,错爱渣男真心错付

小编说:
她顾锦念,本是怀国公府的嫡七小姐,却因上一世大脑进水、小脑养鱼而错信姨娘庶姐,错爱渣男。 真心错付,换来的是被羞辱致死。 重活一世,她定要斗死姨娘,让她折磨致死,人人诛之。 重活一世,她定要玩死庶姐,让她容貌尽失,声名狼藉。 哦,还有小渣男,呵,那就成全小渣男和小渣女这对野鸳鸯,祝他们长命百岁、孤独终老,生不如死,断子绝孙。 至于这位混不吝的傲娇小王爷……,这,艾玛,快放本小姐的手,本小姐才不愿意和去你王府做别的事儿……
第1章 庶姐来了

  崇德十八年的冬天就这样悄然而至。
  前几日还艳阳高照,隐约的飘着淡淡的秋海棠味儿,现在却冷风瑟瑟。丝丝凉意让好不容易老老实实趴在软塌上的顾锦念不禁哼唧了两声。
  旁边烧的火炉也应景的发出‘呲呲’声,让顾锦念越发的心烦意乱了。
  这是顾锦念重生后的第三天。刚开始的彷徨无助、焦躁惶恐,最终都化成了几丝窃喜。
  顾锦念苦笑,没想到在有生之年,她竟还能看见这轻纱摇曳,蔓蔓罗帐。
  这是她的闺房,也是前世今生,承载了最多欢乐的地方。
  “小姐,您好好养着,别乱动!伤口还疼不?要不要让奴婢在给您抹点‘竹青’?这‘竹青’可好了呢!听说是宫中……”
  丫头平平聒噪却暖心的声音突的传入耳中,也让陷入深思的顾锦念蓦的一惊。
  上一世的执念太深,仇恨太深。
  她忘不掉,被她一手推上皇位的霍朗竟然亲手杀了她和她腹中的骨肉,只为博得顾梦蝶一笑。
  她忘不掉,眼睁睁的看着怀国公府五百二十条人命在菜市场斩首示众的那种绝望和哀死。
  她忘不掉威武将军府的一片凄凉,只因为一个莫须有的‘叛国通敌’罪,她永远都忘不掉爹爹眼底的不甘,以及胞姐望向她的憎恨、绝望眼神……
  她忘不掉,只因为这么多年的仇恨早已深入骨血,化为血肉,日日夜夜,无休无止。
  还好苍天有眼,让她重生回到了十年前。趁现在,她还可以改变这一切。
  她发誓,上一世的悲剧,绝对不能重蹈覆辙,绝对……
  “小姐,五小姐来了。”
  平平声音刚落下,五小姐顾梦蝶已将门推开:
  “好妹妹,你怎的又受伤了?让姐姐心疼的紧,快让姐姐看看这次又伤到哪里了。”
  顾锦念不禁冷笑,姐姐?呵,装得还真像!她的这位好姐姐可是让她苦等呢,此时此刻,她真是恨不得亲手杀了她,以报血海深仇。
  “妹妹怎么这般的看我,可因我身上的汗味熏到你了?”
  说着,顾梦蝶抬起衣袖闻了闻,懊恼的拍了拍额头:
  “这汗味真是有些刺鼻。都是我不好,刚从大安寺祈福回来,一进院子便听到你又被三皇子的侍卫打了出来,便直奔念园来看你了。你这个小没良心的,竟然还嫌弃起姐姐了。”
  直奔念园?是想过来看笑话吧?还是想看看自己这次被打的有多惨!
  顾锦念冷眼轻瞥了顾梦蝶一眼,若是眼神能够杀人,恐怕她早已死千百次了。
  “锦念无碍,倒是感谢庶姐舟车劳顿后来念园看我。”
  庶姐?
  顾梦蝶眼眸流转,仿若没有听到那一声让她刺耳的‘庶姐’二字。
  “好妹妹,这次可见到你那未婚夫婿了?快和姐姐说来听听。姐姐这次去大安寺祈福,还求了你和三皇子的好姻缘,日后若是大婚,你定要好好感谢我。”
  若在上一世,顾锦念一定会对顾梦蝶心存感激,恨不得待她如同嫡姐那般好。
  可现在,顾梦蝶还拿自己当傻子那般戏耍吗。
  顾锦念冷笑,接着用不冷不淡的声音说道:
  “庶姐要我说什么?我见没见到三皇子你不是一清二楚么。”
  顾梦蝶微微一怔,接着仿若是听到什么笑话似得,“呵呵”的笑了起来,声音依旧如平常似得温软:
  “妹妹你这是说的什么气话,你和三皇子之间的事儿,我又怎么会知晓。”
  顾锦念冷笑:
  “怎么?难道姐姐忘了,三天前的晚上,你和三皇子在荷花塘亲亲我我了?”
  顾梦蝶一惊,‘亲亲我我’和‘荷花塘’让顾梦蝶一个趔趄差点没有摔倒,哪里还是刚刚那不急不缓,柔柔娇娇的声音:
  “顾锦念,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怀国公府出了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小姐本就毫无脸面,你还要让我跟着你一起丢人?你少在这血口喷人。”
  见顾锦念没出声,她又心虚的喊了起来:
  “顾锦念,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是你自己不要脸,爬墙去三皇子府邸,屡次被侍卫用棍棒撵出来,你自己活该被打,关我什么事儿,你拿我撒气做什么。”
  这就恼羞成怒了?
  顾锦念抬起头,挺直身板儿,愤恨的看着顾梦蝶。身上的伤口有多痛,她就有多想拆穿顾梦蝶伪善的面具。
  “既然庶姐还是这样装无辜,那我就直说了。庶姐你啊,根本就没去大安寺祈福。你去三皇子府和霍朗鬼混了三日,顾梦蝶,我这样说的可是明白。”
  顾梦蝶本就心虚,来不及想顾锦念是如何知道的,刚想否认,只是在盯着顾锦念那如同嗜血似的双眸时,千般否认竟换成了:
  “你怎么知道……”
  又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得,顾梦蝶拼命的摇头,甚至还带着点哭腔,仿若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念念,我知道三皇子就是你的命,姐姐又怎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这样说,着实伤了姐姐的心啊。”
  不得不让顾锦念佩服的是,这朵白莲花变脸的本事,还真是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顾梦蝶,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不是想要证据么?好,平平,扶我去祖父书房,我让你亲眼看看什么叫做证据。”
  哪怕疼死,她也要和顾梦蝶做个了断。
  见自家小姐难得的如此决绝和硬气,平平此刻的腰板儿也挺的倍儿直:
  “小姐,您慢点走,咱们手中有证据,不急这一时半刻的,身体才最重要。”
  顾梦蝶才不信顾锦念有什么证据,要是有证据,这三天早就拿出来了,还用得着像烂泥似得趴着三天。况且,顾锦念明显长了一个没智商的脑子,既然顾锦念想玩儿,她倒是想看看顾锦念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昭文轩。
  这是顾锦念重生以后第一次来祖父的书房。
  一排排青松,如同祖父的背影似得挺拔高大,淡淡的松香味儿,也是她怎么闻都闻不够的。
  “七小姐,您不好好在念园好好养伤,来昭文轩可是有要事?”

书名:战王霸宠:刁蛮王妃要爬墙

作者:乐乐小乐

状态:连载中

人气:3.2万

分类:古风古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