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绣宫春

小编说:
宫女韶光是朝霞宫的近侍宫婢,因为皇后薨逝而进入司衣房。   司衣房内部暗流汹涌,七品典衣芣苡因爬墙,被送去与大太监对食,锦瑟取代其位。锦瑟与麟华宫掌事李绣田发生摩擦,李绣田被赶出宫。   太后安排下一场比试,嘱言谁取胜,就是司宝房下一任司宝。钟漪兰给韶光下了死令:必须在比试中夺魁。   赛前,韶光串通司衣房和司宝房两房宫人,最终取得胜利。当晚,韶光去绣堂取白天留下的证据时,却误打误撞地遇上进宫行刺的人,她被胁迫为人质。   晋王赶到,韶光获救,她做手脚的证据却在慌乱中遗失。韶光担心是行刺之人拿了,于是混进私牢——   韶光离开牢房时,给刺客留下一柄短刀,意欲令他逃跑,然后被乱箭射死,以掩盖自己的秘密。却不料,刺客逃脱,引发了一连串的事情……
第1章:落魄之境

  韶光站在梦境尽头,回望,迷雾中一个蓬头垢面的伶仃女子。
  氤氲的烟气弥漫着碧落,那一张满是血泪的脸,辨不出面目,熟悉,却又分明陌生。女子光着的脚,脚踝勾连着冰冷的铁锁,脚下,殷红的血随之蜿蜒而来。在刹那飞逝的烟影中,仿佛有什么从眼前呼啸而过:囚牢、锁链、暴室、私刑……
  “啊……”昏迷许久的人失声叫了出来。
  在床边照顾的绣儿闻声去看,一触手,额间滚烫。
  “还以为醒了,原来又是在发梦。”桌案旁,青梅正绣着花样子,颠了颠膝盖上的针线笸箩,“能否待长还是两说,何必去管她。”
  绣儿换过毛巾,正偷偷将一枚玉佩从榻上女子的内衣夹层摸出来,闻言惊了一下,回头见没人瞧着,又讪讪地笑了,“不过是看她可怜。”
  “暴室是什么地方,捡条命回来就不错了,”那厢,宁霜略带嘲讽地抬头,“你当是皇后娘娘在世的时候,丧期都过了,还巴结她作甚?要我说,钟司衣将她放到我们屋,可不是让你去伺候的。”
  同屋的三个人都是尚服局司衣房里最普通的宫婢。终日埋头于布帛的织染活计中,卑微艰辛,难得与那些品阶尊贵的女官接近,如今得见,却还是个被谪罪贬职的。
  屋院外,乍起了一声惊雷。
  春寒已过,天气却依然料峭,细密的雨丝裹挟着寒意刮了下来,一阵猛似一阵。青梅伸手将支窗放下,摇头道:“又下雨了,后院的布帛还没干,这下又得发潮。”
  这时,躺在床榻上的人呻吟了一声。
  绣儿下意识地将袖口攥紧,“你醒了?”
  韶光醒了。
  雪亮的闪电,在一刹那,将阴暗的屋院照得亮若白昼。女子睁开眼,目光流转,一瞬间,眸子里似有无尽锋芒在凝聚翻滚,纠结着。绣儿惊疑地张大嘴,还来不及捕捉,须臾,那眸色就转入沉寂,像一汪死水,深邃、黯淡,再无一丝涟漪。
  绣儿眨眨眼,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你……觉得怎么样?”宁霜的声音有些颤抖,就连青梅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呆愣愣地瞅着从床榻上慢慢坐起的人。
  “这是什么地方?”
  一梦醒来,犹如死而复生。坐直身子,却发现睡的不是那又潮又脏的通铺,屋院明亮整洁,青色挂帘泛着淡淡馨香。韶光有一丝迷惑。
  “回……回姑娘的话,这儿是……”
  没等青梅说完,宁霜使劲杵了她一下,“韶姑娘问这是哪儿?司衣房下等婢子的屋院啊!怎么,看着不自在么?”
  简单却细巧的挂饰,妆奁和床铺的摆设方式,确实是六尚下属四司女婢的住所。韶光扶着床榻下地,随即感觉到肩胛处一阵阵撕扯的痛楚。里衣和外衣也都被换过了,绢料干净柔软,比起暴室破旧的麻衣,不知舒适多少。
  “你叫绣儿,对么?这衣裳,也是你为我换的?”
  绣儿咽了口唾沫,点点头。
  “多谢几日来的一番照顾。这臂环,是对你的报答。”女子说罢,从胳膊上撸下来一枚雕工精致的纯银臂饰。
  宁霜和青梅惊诧地张大了嘴巴,而后宁霜咬了咬嘴唇,狠狠剜了绣儿一眼。
  “这臂环送给你,可那玉佩,却要还我……”
  韶光凑到绣儿耳畔,状似亲昵,幽淡的声线却化作了森寒之音。绣儿打了个哆嗦,咬着唇,眼底露出一抹委屈和羞耻。半晌,颤颤巍巍地从袖中掏出了那枚玉佩——坠子散了,丝绦都打了结,玉上的凤凰暗纹却依然栩栩如生。
  “多谢。”
  韶光按着绣儿的肩膀,隐在袖中的另一只手,将玉牌握紧。
  青梅和宁霜从背后看不见绣儿的脸,嫉妒的心思,先入为主地以为是因那首饰。宁霜愤恨地啐了一口;青梅却抬起头,偷眼打量这总在流言中出现的女子。
  韶光——是宫掖内的一个传奇。

书名:绣宫春

作者:水未遥

状态:已完结

人气:3.4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