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生在破日的女人

小编说:
丁玉燕的娘家在上湘西南、三县交界的云峰山区。
第一部 娘屋里冇得人(1)

  1
  丁玉燕的娘家在上湘西南、三县交界的云峰山区。
  她的祖上本姓金,经营一家占据百溪镇东边半条大街的百年染坊——金家坊。清光绪年间,金家老板娶了两房太太。其二太太本是镇西绸布庄丁老板的二女儿。只因丁家一场大火,把店铺烧个精光,为偿还债务,才不得不把女儿嫁与金家做小。据说,金家大太太婚后四五年尚无生育,正在着急时,镇西丁家出了事,大太太就主动撮合自己男人与丁二小姐的好事。这丁二小姐也确实争气,嫁过来仅一年就生下了大少爷金望来,不想在生产时她却像被落水鬼拖进江里一样挣扎几下就没了。起先,大太太把望来视若己出,可随着她自己两个伢子的降生,对望来的态度渐渐由天上落到了地下。望来清楚地记得,七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位瞎眼的八字先生,那瞎子毫无避忌地对爹说:“您这伢子八字硬,伸脚踢死娘,缩手要伤爷。若想不害亲,改姓还换名。”旁边的大太太惊叫起来:“这不是要把他送人吗?”望来爹脸无血色,哆嗦着走到门外的阶基上,双手托着脑袋注视天空,冷不防吼一声:“瞎了你的眼!”大太太仍在屋里问:“先生,你说改么子(什么)姓好?”瞎子摸起竹杖,点出屋来,口中念道:“横直难出头,单脚扭成钩。”大太太也跟到阶基上,问男人:“他讲的么子呀?”望来爹盯一眼女人,反复念了几遍“横直难出头,单脚扭成钩”,才迟疑地说:“他说的是个‘丁’字。”“‘丁’字?死去的二妹娘家不是姓丁吗?莫非是要望来跟他舅舅姓?”
  没过几天,望来的舅舅来到家里。爹把望来叫到跟前,说:“伢子,舅舅家遭火后搬到了鸟冲,都快十年了,他倒是成家立了业,还成了我们百溪有名的机匠师傅(织布匠人)。可至今仍无子嗣。俗话说,除开栗柴无好火,除开郎舅无好亲。舅舅是你亲娘唯一的弟弟,我们可不能看着丁家断了香火呀。我和舅舅已写了过继书,从今以后,你就是舅舅的崽,舅舅就是你的爹。”舅舅满脸是泪,一把抱起望来,对望来爹说:“姐夫,你的恩情,我永世不忘。伢子到我家,你绝对放得心。”又对望来说:“崽宝,听你大娘说,你就是改姓换名的命。我也想好了,以后你就叫‘丁洪福’。”
  此日正是雨水节。这天下午,成了“丁洪福”的金家大少永远离开了百溪大街的金家坊,来到了十多里外的鸟冲新家。
  百溪镇的大地名叫做百溪谷,是云峰山区最大的一块盆地。出自森森山野的各条小溪小河像受到勒令般聚集在百溪谷,经过漫长的冲洗——蕴蓄——冲洗——蕴蓄,于是就形成了汇江。昼夜不息的汇江,从镇脚蜿蜒穿过。云峰山区的山头,除了上湘海拔最高的云峰山外,绝大多数都是以飞禽走兽命名。当洪福与新爹站在一座叫鸟山的山埂上,爹指着山坡上的一带屋宇说:“上面那一带成片的房子是冯家屋里,下首独立的小屋就是我们的家。屋背后的大枫树,三个人还围不住,据说有百多岁了呢。”又说:“因为鸟山的缘故,我们这条冲就叫鸟冲。这里地势高,汇江两岸一些受了大灾的人就相继来到这里,那些零散的小屋,就是他们垒起的新家。冲里田土少,大家都不富裕。可我们手艺人,饭还是赚得到。”
  来到鸟冲不久,爹把洪福送进了靠江学堂。

书名:生在破日的女人

作者:陈真

状态:已完结

人气:9.2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