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一张符,生死人肉白骨,一双妙手,回春医世间

小编说:
一张符,生死人肉白骨,一双妙手回春医世间, 十张符,上补天下镇地,一颗真心飘荡在万界。 历尽千重罪,练就不死心。 他是在红尘俗世中摸爬滚打的一个小小打工仔,他更是上古灵修的现世传人。
第一章 小贼哪里跑

  第一章
  2005年,江东省楚州市,夏日天气热的焦躁,太阳的照耀下,地面上隐隐约约泛起一阵阵扭曲了光线的热气。
  楚州市的招聘会现场,在烈日的笼罩下,显得气氛更加热烈。数千平米的会场,熙熙攘攘都是求职的人。密密麻麻,摩肩接踵的全是黑压压的人,大门外还有不少的求职者拿着简历涌了进来。
  刘泽宇背着背包,手里攥着简历,望了一下这庞大的人海,叹了一口气,垂着双手朝门外走去。
  自从大学扩招以后,原本仿佛天之骄子般的大学生越来越不值钱,就业形势一年比一年严峻,待业人数越来越多,大学毕业生的就业问题一夜之间成了最尖锐的社会矛盾。
  刘泽宇只是一位中专生,在学校学的是电子商务,可是中专学的电子商务与没学又有什么区别,毕竟电子商务这种热门专业,实力强大,待遇好的公司有大把的本科、研究生学历的求职者打破头也只为争一个实习的名额。所以他比起他们来说,形势更加严峻。
  离开会场之后,空气都变的湿润清新起来。刘泽不禁长舒一口气,回望了一眼一家摆在门口的招聘摊。摊位上竖起一块牌子,写着公司需要的人数,岗位,以及招聘的要求,其中招聘要求的第一条就是“全日制大学专科以上学历”。
  现场数百家单位的招聘要求中,绝大多数都有这项要求。
  刘泽宇觉得那行字特别的刺眼,心理也非常无奈,因为他学历不够,只是一个中专生。就是这简单的一行字,仿佛一道门槛,把他无情的挡在了求职的门外。
  一个上午过去了,刘泽宇总共投出去五份简历。也并非刘泽宇不想多找几家,只是招聘单位的人看到他的中专学历就直接拒绝了。
  走出会场,刘泽宇望着头顶的烈日,伸手摸了摸只剩下一百元的口袋,心里不禁有了想要动用灵术先赚点钱解决燃眉之急的念头,但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
  “看来只能回到工地搬砖了。”刘泽宇心理一阵无奈。
  刘泽宇是不愿意重新回到尘土飞扬,脏乱危险的工地的,但他更不想让他的师父失望,一位德高望重的灵修失望。
  生活所迫之下,刘泽宇还是顶着骄阳,快步的朝着城北走去,那里刚刚审批了几大块地,现在正在大搞开发。
  刘泽宇之前曾经在那工作过一段时间,对那一带比较了解,也认识了几个包工头,只要你有力气,在他们那找一份搬砖类的工作还是比较简单的。
  刘泽宇虽然学历低了点,但是他的身体非常好!力气非常大!
  正午时分,太阳炙烤着大地,路上人丁稀少,各个行色匆匆。
  刘泽宇正走着,准备去坐公交车,经过一条小巷子时,忽然看到一位年轻女子,撑着太阳伞,手上拎着一个亮蓝色包包,穿着清凉的高跟鞋,正一摇一摆的朝巷子外走来。
  女子穿着粉红色的花裙子,两截白白的胳膊在阳光下泛起耀眼的光芒。青春的气息迎面扑来。
  美女总是引人注目的,刘泽宇刚刚二十来岁,正是对异性充满了好奇与渴望的年纪,看着漂亮的女子走来,自然忍不住多看两眼。
  就在他忍不住的回眸时,女子突然一个趔趄,“哎呀”一声,竟然一屁股摔倒在地。包包也摔了出去。
  女子摔倒后,连忙就想站起来,结果起身到一半的时候,又一个重心不稳,竟然又坐下去了,原来是左脚崴着了。一时间站不起来了。
  刘泽宇见状不禁有一丝踌躇,不知是自己应该上去帮忙还是装作没看见直接走了算了——毕竟自己已经快揭不开锅了!再不找工作怕是要饿死在街头了。没时间再耽误在陌生人身上。
  就在刘泽宇一直天人交战之时,巷子里跟在女子身后一个流里流气,贼眉鼠眼的男人见女子摔倒了,仿佛没见到一样,低着头的往前走着。
  说时迟,那时快!那个男人路过女子旁,趁着女子摔倒了包包飞在一旁,拿起包竟然掉头就跑!
  巷子本来就是一条线,也不是很长,出去就是几条岔路口,如果给他跑了,那可真是天高任鸟飞了!
  女子反应倒是快,见有人抢包,立马大声喊:“抢包,有人抢包啊!”
  刘泽宇见状不禁叹了一口气:“这怕是不想管,也要管了。”
  虽然心理想是这么想,但手上的动作可一点都不慢,他立马转身跑向了受伤的女子,蹲在她面前,准备查看伤势。
  这一蹲下来,刘泽宇这没近距离看过异性的初哥瞬间刺激的面红耳赤,原来女子的粉色连衣裙本就不是很长,站着的时候也才堪堪盖住了膝盖,结果她这么一坐下来,裙子收缩上去,在阳光下闪着光泽浑圆丰满的的大腿瞬间就暴露了出来。
  “你,你怎么样了?”刘泽宇面红耳赤的对着女子说道。
  “我的脚扭到了,但是我的包包被人抢走了,你先别管我了,去帮我把包包抢回来好不好,我可才发了工资呢,全部都在包里,要是被他抢走了,我可没法活了!”女子见刘泽宇过来询问,竟然要他不要管自己,先去抢回自己的包包。许是想到这个月可能要白干了,女子说着说着竟然带上了一丝哭腔:“你看……他都要跑掉了!你快去呀!”
  刘泽宇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哟嚯!那男子这点时间已经跑到了巷子尾,眼睁睁的看着他已经跑掉了。
  其实刘泽宇是不担心小贼逃跑的,毕竟他身为灵修,一身法术惊人,只是听闻师父的教导不好暴露,不过女子显然是不知道这些事的。
  见刘泽宇只是抬头看着没有一丝想追的意思,气不过的自己拿起高跟鞋往小贼逃跑的方向一扔——那当然是扔不到了。
  刘泽宇见状微微一笑:“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帮你把包拿回来。”说完朝着小贼逃跑的方向追去。
  女子却没见到刘泽宇一边往前跑,嘴里却一边念念有词,眼睛里露出一阵奇异的光芒。
  却见那个小贼跑出巷子之后,左拐右拐,不知又穿过了几个巷子,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人追上来后,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停了下来,蹲下来将包放在地上掏出了钱包,沾了沾口水开始笑嘻嘻的开始数钱。
  “哟,看样子收获不小嘛!”在小贼开心的数钱的时候,小贼旁突然传出了一阵讽刺声。把小贼吓了突然站了起来。
  刘泽宇晃晃悠悠的朝小贼走了过去。
  小贼见有人追过来,光天化日之下抢劫,本来还是略有害怕,但是只见刘泽宇一个人过来,竟然壮起胆子喝到:“小子!不要多管闲事!老子是强哥的人!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说完也不等刘泽宇回答,竟然抬起右手一拳就攻了过来!
  “强哥?我还真不知道谁是强哥,但是今天我要让你知道谁是宇哥!”
  刘泽宇见小贼一拳打了过来,侧身躲开拳头,右脚脚尖颠一个狠狠小石头往前一踢,小石头直接命中小贼膝盖,小贼突然左膝一软,顺着他自己右拳出击的动作,猛的一下竟然单膝跪了下来。
  这一下动作太猛,水泥地太硬,膝盖太软,小贼吃痛之下歪在一边,抱着膝盖喊道:“哎哟,我的膝盖!”
  刘泽宇这才慢慢的走过去,一巴掌打在了小贼的脑门上,打的小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一脚使劲把小贼给踩倒躺在地上。
  刘泽宇先把女子的包捡起来,接着竟然蹲下身子从小贼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钱包!
  “我去,就这么点钱?”刘泽宇打开钱包,翻了翻,竟然只有一百块,心里一阵无语。
  他本想的是这小贼干的无本买卖,没想到这口袋里的钱,竟然比自己这无业游民还要少。
  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再说了现在不管多少钱都通通来者不拒,所以刘泽宇倒也没有半点迟疑下手了。
  谁让这个倒霉家伙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趁人之危呢!
  小贼见自己本来要抢包的结果反被别人抢了包,还被人嫌弃包里的钱少!小贼心理倒是委屈的不行了!
  因为刘泽宇击打他膝盖那一下比较重,还被刘泽宇踩在脚下,尤其是这种小偷小摸的人最怕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逮住,眼睁睁的看着刘泽宇伸手拿走了他的包之后,居然自己主动伸手将自己脖子上的“金项链”扯了下来:“兄弟,宇哥!你大人有大量,这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二两黄金还值点钱,我上有老下有小,你可千万别报警呀!”
  “算了吧,二两黄铜值什么钱。自己留着吧!”刘泽宇心理一阵郁闷,这小贼居然还想用黄铜来糊弄我,不禁恼怒到用手上的简历夹拍了一小贼的头。
  小贼听闻傻眼了,他心理肯定清楚自己的项链是假货,可没想到自己这点小心思居然一下就被看穿了。
  刘泽宇见小贼傻眼,翻了一下白眼,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一名灵修,虽然世间少有听闻灵修的存在,可是这看相算命,捉鬼驱邪,行医炼药却也都是拿手好戏,怎么会连小小的一点黄铜和黄金都分不清楚。
  只可惜自己修炼进度太快,师傅生怕自己心境跟不上修为,害怕自己因为年轻尝到了钱财与权力的滋味后误入歧途,祸国殃民,不允许自己利用灵术赚钱。否则,自己何苦需要在这尘世中东奔西走为斗米折腰呀!
  嗨呀!越想越气,刘泽宇又伸手使劲用简历夹狠狠的拍了一下小贼:“今天小爷心情好,放你一马!下次再让我碰见,可就没你好果子吃!”
  刘泽宇转身离开了巷子,朝受伤的女子走去。
  女子此刻已经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捡起来凉鞋往脚上一套。
  女子见刘泽宇手上提着她的包包,心理却也是一阵激动,三步并作两步向刘泽宇走来,忽然之下不记得自己脚踝有点受伤,走路一使劲,一阵刺痛从脚踝传来,疼的女子“哎哟”的一下又摔倒了。
  刘泽宇走到女子跟前,看到她近在眼前,粉色的连衣裙,白嫩的胳膊,因为扭伤而略微有点充血反而透着点点粉红的玉足,年轻的小伙子不由的一下忘了扶她起来。
  “看够了没有啦。扶我起来啊!”女子见刘泽宇无动于衷,不由一脸羞红的喊了一声。
  刘泽宇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急忙的拉着女子的翠生生的手臂,将她扶了起来。
  接着问了句:“怎么样,脚疼不疼,要不要我帮你看看吧?”
  “你?你会看么?”女子借着刘泽宇的力站了起来。白了刘泽宇一眼道。

书名:都市逍遥小符医

作者:孤城叶落

状态:连载中

人气:60万

分类:都市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