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我想要的一天

小编说:
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理想与现实总是貌合神离。都市深圳,小城留州,来来去去着或得意或失意的人,然而不管谁,都各有各的挣扎。蔡东的小说以城市书写为主,对城市文明展开反思,致力于对城市经验的开掘和表达。她的作品显示出一个年轻作家的深度、情怀和艺术才华,是当代城市文学领域的丰美收获。她将短篇小说的“精深”发挥得淋漓尽致,透视着人心和人性的丰富、幽暗与曲折。其写作立场是知识分子式的,既有对人物现实困境的精准描画,又有对生命绝境的形而上的思考与叩问。她书写的并不只是此时此地的现实,她在努力切近我们的精神疑难,切近那些深夜里我们孤独一人时的辗转反侧。
我想要的一天(1)

  一
  戈壁里的路,像一道蜡白色的凹痕,蜿蜒着伸向远方。路消失的地方,就是玉门关。八月,麦思开着租来的车,沿着戈壁公路跑了两个钟头,来到这座著名的关塞。
  除了颓圮的关楼,地面上空无一物。四野空寂,风横着刮过来。天地一阔大,风就起来了。
  关楼早给风削去一大半,只剩黄胶泥层层夯实的基盘,孤绝而奇异地存留了下来。时间绵延不绝,它迟早也要被风剥蚀吹散,麦思心里空落落的,并没察觉到此行最重要的一个瞬间,正在前方等候她。
  从关楼残骸里出来,麦思无意中向北一瞥。只一眼,她就失了神,神魂像一缕轻烟,随着风,向北面飘过去。
  大片大片凝固的苍黄中,世界忽地鲜艳了起来。她看到一条河,河边生长着雪白的芦苇和碧绿的青草。不知名的小花高低错落,风一吹,就有了生动的姿态。水鸟伶仃着细脚,轻盈地跃过水洼。河流丰美自足,流淌于坍塌的古长城一侧。
  这是把人从现实拉向梦境的一幕,沙棘、骆驼刺和黄沙统御的荒漠,突如其来的意外的绮丽,湿地妩媚,草木葱茏。原来,老天把一切安排得如此精妙。
  硕大的夕阳在她身后缓缓沉降。
  暮色从天空中跌落下来,周围一下子黑了,囫囵地黑了。麦思张开手指,似乎触到板结成块的黑暗。
  春莉的电话就是这时打进来的。
  春莉说,我在深圳。麦思问,你真这么做了?春莉的声音很平静,是,三天全部办完。
  这不可能。麦思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此情此景而接到春莉的电话,似乎是冥冥中的天启神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命定的没有风景的人生里会流过一条梦幻的河流。
  休假和旅行结束了。第二天晚上,麦思把行李往家里一丢就赶去酒店见春莉。大堂白亮的灯光下,麦思很用力地“认”,这才认出春莉。春莉的两腮起来了,往外突,国字脸雏形初现,这是女性不再柔软娇嫩的标志之一。麦思拉着春莉的手,意识到,自己也老了。人都是看不到自己的,什么时候看到一起长大的伙伴,觉察出他们的老,才知道了自己的老。
  循例先回忆。回忆起那个难熬的夜晚,依然唏嘘感叹。那晚,她们得知翁美玲早已不在人世,共同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回忆起2000年的欧洲杯,她们都热爱因扎吉,那个面庞清秀、气质癫狂的蓝衣前锋。激动地说着说着才猛然惊觉,她们都不知道因扎吉现在怎么样了。
  眼看就要没话题了,麦思提议,春莉,聊聊现在吧。
  春莉的眼睛湿漉漉的,她身体往前一送,说,接下来,我想写点东西。
  麦思愣住了,写点东西?
  春莉点点头,她倚靠在狭长的过道里,双臂环抱,做作地,一字一句地说,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命运。
  麦思愕然地盯着春莉看,女孩堆里一贯平凡的春莉,大学读“行政管理”的春莉,周身没有多少书卷气的春莉,她能写出什么东西来?怕是中了邪吧。
  麦思只记得春莉爱哭,从小就爱哭。看见水塘边单只的鸳鸯哭,看见小孩子皴着脸练杂技哭,小学五年级春游,春莉看到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刨地种庄稼也哭。就说前两年吧,她们几个开裆裤朋友约在北京小聚,吃海底捞火锅时,春莉见服务员弓着腰服务,就拼命眨眼把眼泪眨了回去,还低声说,他们不用这样的,不用这样的。
  然而,这仍然是一个毫无征兆且过于剧烈的转折,拐过去是什么,尚笼在烟里看不真切,麦思不能违心地表示期待,只好说,你试一下吧。声音温和,既不热烈,也不冰冷。

书名:我想要的一天

作者:蔡东

状态:已完结

人气:0.6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