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爱过就好

小编说:
“不必说再见,因为我们还相爱;不得不分离,因为你已不再属于我” 人的一生追求的是什么,爱情?婚姻?财富?这些不过是过眼云烟,经历过和拥有过就好; 人的一生追求的是活出自我,为自己而活才是最明智的; 但道理人人懂,做起来谈何容易!
第一章

  杨玲子提着黑色行李袋回到所谓的“家”,这是一栋位于上海市徐汇区中心的中高档小区,一百二十平方,在上海这寸土寸金的城市,除非是富人,穷人恐怕是一辈子望尘莫及。装修风格以黑色和白色为主,简单得来又显得高贵,可以看出这房子的主人品味高雅。这样的房子一家几口住刚好,如果是一个人住,则显得非常空旷,说话都有回音。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人越来越喜欢在城市里买房子,而且是越大越好。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在郊区置一间五十平的房子,一房一厅一厨,和自己爱的人一起住在那里,足够温暖。她抬头望了一眼四周,无限感慨,就是在这间空旷的房子,自己一个人住了将近一年的光景,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现在是时候结束了。
  想到此,她把手里的行李袋放下,刚想走到沙发上坐下来喘喘气,手机声却在此刻响起,拿出手机一看,屏幕显示“母亲”二字,果然够准时,母女之间真是心有灵犀,她笑了笑之后接通了电话。
  “玲子,你和玉成玩得开心吗?”母亲的语气里显示着不错的心情,想必是认为自己的计划十分完美,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很开心。”只是这一趟旅游玩得开心,无关其他。杨玲子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沙发上坐下,望了望摆放在沙发柜上的结婚照笑了笑,可是,为什么会笑呢?明明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说吧,去旅游会缓和夫妻的感情,你又不信,以后要跟玉成多点去散散心,钱方面不用担心。”母亲那边舒了一口气,像是提心吊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安心了。
  杨玲子沉默了一会儿,决定跟母亲摊牌:“妈,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有事?有什么事?母亲忽然警觉,语气也变得紧张起来。
  虽心中不忍,但事情还是早点解决早点好。杨玲子深呼吸了几下,然后吐出心里想说的话:“我决定和戴玉成离婚。”
  “什么?你说什么?“母亲在那头不可置信地大声喊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会弄巧成拙,她预想的结果可不是这样的。
  不过,杨玲子母亲钟如知女士可是久经沙场的人,最明白夫妻之道,她很快镇定下来:“怎么回事?这次旅游你们两个吵架了。夫妻嘛,吵吵架是很正常的,我和你爸也是经常吵,这几十年还不是这样过来的,人生只不过匆匆数十载,忍忍就过去了。”
  忍忍就过去?也亏钟如知女士说得出来,一辈子这么长,如何去承受?她可不想成为望夫石,亦不想成为怨妇。
  杨玲子立刻否认:“不是这样的,我们并没有吵架。”
  她与戴玉成都没有见面,何来的争吵!对了,她与戴玉成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十天前,半个月前还是一个月前?她不记得了,对于不关心的人和事何必费尽心思去记住,否则痛苦的可是自身。
  “不是这样?是那样?你说你三十三岁才结婚,结婚才不到一年就要离婚,我和你爸什么面子都没有了,亲戚朋友会怎么样看我们。”钟如知女士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大声吼起来。
  杨玲子叹了一口气,这次真的决定了,无论钟如知女士怎么劝,她都不会改变主意。她觉得以钟如知女士这般观念守旧的人,一时半刻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这虽然是一场长久之战,但她已经做好充足的思想准备。
  “妈,我累了,有事明天再谈吧。”现在的玲子只想洗个澡然后饱睡一顿,什么都不要想。
  “不准离婚。”临挂电话时,钟如知女士仍在电话那头不忘再次警告。
  杨玲子心中甚是慨叹果然上一代的人都比较迂腐,思想难以转化。
  她挂了电话,再次出神地望着摆在沙发柜上的结婚照,照片中的她如其他大多数新娘子一样喜笑颜开,在白色婚纱的映衬下仿佛是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可谁又知道,拍照的那天,戴玉成竟然把新娘认错。他们统共才见面三次,玲子不似二十岁的年轻女孩,明明是白嫩嫩的一张脸,非要抹上一层厚厚的粉底,显得苍白异常,还自认为美。她经常是洗完脸擦了些面霜就出门,化淡妆也是为了遮盖本身的精神不足。那天拍婚纱照本不愿意化浓妆,可摄影师说不化浓妆就难以拍出好的效果,会毁了他的声誉,让她另请高明。她只好遵照摄影师的要求,涂上一层层厚厚的粉底,结果是导致戴玉成认不出她,把同时段拍照的另一个新娘当成她,多可笑!这恐怕也是人类有史以来认错自己新娘的新郎了。
  照片中的戴玉成身穿合身的白色西服,打着粉红色领带,虽然三十四岁了,但看起不足三十岁。男人的年龄你是永远猜不到的,因为他们不显老。不似大多数的女人,虽然是三十岁的年纪,却有着四十的面孔。就是这样一个好看又相处舒服的,谈不上喜欢也不会感到厌恶的男子,自己那时才会一时冲动与他结婚。
  婚后钟如知女士来过几次,每次戴玉成都不在家里。钟如知女士是何等精明的一个家庭妇人,她已经忘了自己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大学教授,她的精明在于生活上和家庭上有一丝蛛丝马迹便会立刻察觉。所以她知道了她的女儿女婿婚姻出现问题。为了女儿女婿的幸福,便自作主张地帮杨玲子和戴玉成报了飞往泰国五天四夜游玩的旅游团。如玲子所预料,当玲子把这件事情告诉戴玉成时,他借口公司事情忙,没空去。听听,不知何时起她如牛鬼蛇神般令他惧怕。她也乐得高兴,志不同道不合的,就算在一起呆着半分钟亦会让人十分尴尬。最后杨玲子叫上好友一同前往,反正也是钟如知女士出钱,不去岂不是白白浪费!
  一日,她问同年龄的好友:“你为何不结婚?”此好友唯一令杨玲子敬佩的地方是她是一个不婚主义者,不做一个依附男人的女人。
  好友白了她一眼,满不在乎地说:“为什么要结婚?我现在自养自活,不知多潇洒。”
  杨玲子又问:“你打算长此下去?”
  好友反问:“有何不可?”
  “事事亲力亲为,病了没人陪去医院,累了没有可以依靠,哭了没人可以安慰?”是了,这也是导致她仓促结婚的原因之一,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她是到死也不会进入到婚姻的“围城”的。钱钟书先生曾经这样写道:“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她却对这围城丝毫不感兴趣,婚姻也罢,职业也罢,她只想快快乐乐的过完这一世,不被任何事,任何人牵绊着,可世事往往不是想像中的那样简单,俗世人有俗世人的压力,而当事人往往无力抵抗。
  好友说:“男人都不需要,女人何尝需要。改革开改几十年女人还没有学会独立自主?一如既往地像古代的女人那样为了男人而生存,要做到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那样的人生不是很可悲吗?”
  玲子想了想觉得好友有些道理,于是问:“很多人认为婚姻是人生一重大事情,没有了婚姻就没有人生乐趣。你呢?你认为你人生最大的乐趣是什么?”
  好友不假思索地回答:“也许是我的人生还没有过完,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人生的乐趣是什么。”
  杨玲子顿时说:”没有人生乐趣的人生很可悲吧?“
  “结婚了才是最可悲的,就如你。“
  “那你觉得人生怎么样做才是最有意义的?“
  好友摇摇头:“人生要慢慢体验才能真正明白生存的意义,如果你叫一个算命师一下子将你的下半辈子的生活状况算出来,你觉得有意义吗?”
  杨玲子立刻明了:“你是说体验不同的人生才是最好的,千万不要如其他人一样,过着如前人般循规蹈矩的生活,否则了无生趣。”
  好友点点头,随即大笑:“所以说这么多年来只有你一人是我的知己。”
  一生得一知己足矣,何需理会其他无谓之人。
  说也奇怪,那一日之后她突然想通了,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离婚。此举绝不是赌气,而是经过深思熟虑,人需知错能改,切莫一错再错,否则难以回头。
  第二天,杨玲子起得很早,化着淡妆,穿着一件蓝色牛仔裤和白衬衫,想着今天要去律师那里拿离婚协议书然后再找戴玉成一起去民政局签字,那么就可以结束这段无结局的婚姻了。好友说得没错,如果你在大街上大声说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估计百分之九十的年轻人会嗤之以鼻,现在的时代真的不同了,放在八十年代以前,相识是通过媒婆介绍的,结婚之后无论喜不喜欢都要相处一辈子,没有人想过离婚这回事,所以导致很多成婚男女凑合地、相敬如冰地过了一辈子。
  杨玲子刚梳洗完毕,门铃声就响起了,她想这么早谁来了呢?戴玉成?不可能。钟点工?现在才七点钟,钟点工一直是准时八点钟到。那会是谁呢?
  正在想着的杨玲子开了门,是钟如知女士和她的妹妹,也就是杨玲子的小姨,只见钟如知女士沉着一张脸,杨玲子知道钟如知女士肯定是来要求她不要离婚,一部分是为女儿操心,但更多的是为了保存她颜面,她不想被别人知道,培育了这么多的成功人士,却培育出了一个失败的女儿。而小姨却滿脸笑容,看,幸灾乐祸的人表面功夫做得如此差劲。
  “妈,你怎么这么早来了。”杨玲子把自己的钟如知女士迎进客厅,倒了两杯茶,一杯给钟如知女士,一杯给小姨,之后坐在沙发上,静观其变。
  钟如知女士环视四周不见戴玉成踪影,当下命令杨玲子:“叫玉成起床,我要好好的跟你们谈。”似乎是有备而来的。
  叫戴玉成起床?那真是难为杨玲子,一个几乎从不回家的人如何叫他起床,恐怕戴玉成现在搂着一个绝色美女在上海市的某间酒店睡得十分香甜呢,她可不会不识时务去打扰别人,否则就真是罪过了,杨玲子只得说谎:“妈,玉成刚去公司,这时候叫他回来恐怕不妥吧。”
  钟如知女士的脸色更加难看,冷声说:“都要离婚了,他还有心情去上班。”
  “谁离开谁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他不去上班怎么养活自己呢。”杨玲子觉得钟如知女士说得话甚是好笑。
  “总之我不管,上少一天班又不会活不下去,最多我给他一天的工资,打电话叫他回来。”钟如知女士态度非常坚决,活活一个地主的模样,而杨玲子就是一个听从命令的农民。
  杨玲子轻轻说:“妈,这件事我们已经决定了,你叫他回来也没用,何必呢!”
  是啊,有何用呢?何必自找其辱。虽然戴玉成从不提过离婚两字,但他的行动已解释一切,恐怕他比自己还想早点结束这段不幸的婚姻。
  在一旁的小姨忍不住在一旁扇风点火,笑意盈盈地说:“玲子,你就叫玉成回来,不然怎么解决事情。”
  钟如知女士见杨玲子迟迟没行动,脸色越来越黑,二话不说,手迅速地伸进自己的包包,从包里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戴玉成。
  杨玲子索性坐下来,望着钟如知女士的动作,让她觉得十分滑稽,好像离婚的不是她,而是钟如知女士。
  才几秒时间,戴玉成那边就接通了,钟如知女士语气平静地说:“玉成啊,你现在回来一趟家里,妈有事跟你和玲子说。嗯嗯,好,待会见。“
  杨玲子以为戴玉成会推托,想不到他会这么爽快的答应钟如知女士。这样也好,快点摊牌对大家都好处。

书名:爱过就好

作者:华梦笙

状态:已完结

人气:9.2万

分类:都市情缘

标签: 爱情

作者的其他书籍

第一女律师

作者:华梦笙

分类:都市情缘

初到律所时,她受尽冷眼相待,但她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