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宠夫上瘾:呆萌少爷易推倒

小编说:
“乖乖上榻暖好被窝,不然本姑娘就强了你!”土匪窝的女贼手拿皮鞭,盯着某男正直的脸死不松手。 这年头少爷有三好,好颜,好材……好推倒。 面对风骚凛凛的女土匪,战家三少爷两眼一翻,毫不客气的往后一倒:“来吧!” 女土匪vs战少爷,打是亲,骂是爱,爱的太深用脚踹。 n多年后,某女哭诉:“王八蛋,说好什么都听我的……” “夫人,为夫自然什么都听你的!” 某男抱着某女上了美人榻:“这不是给你暖被窝了吗?” 某女:“蛋王八,不要弄太久……唔……”
第1章 人不可貌相

  清晨,露气在晨光中蒸腾成一片氤氲,笼罩着整个牛头山山谷,树影绰绰,鸟鸣声声,万物正在苏醒。
  山崖上,一棵巨树坚如磐石的屹立着,斜伸出来的粗大树枝上,花意涵娇小的身子惬意的侧卧其上。
  巴掌大的小脸满是稚嫩之色,黛眉两抹,眼眸轻合,睫毛卷翘浓密,如两排小扇子一般,秀鼻挺直,不点而朱的唇,花瓣一样美好,看起来十一、二的年纪,却是十足十的美人胚子。
  她就静静的睡在那儿,垂下的裙摆在山风的吹拂下,轻轻飘扬着,仿佛误落凡尘的精灵仙子一般,那画面,美得让人窒息。
  巨树下,数十个身材彪悍、手拿武器的汉子呈保护姿态矗立着,虽然没人说话,但是,每个人的眼睛都在发光,一脸兴奋之色,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这时候,一个精瘦的人影快速的奔过来,飘忽的身形如风一般轻盈,正是山寨的探子,瘦猴。
  花意涵忽然睁开了眼睛,那眼中仿佛坠了满天星辰一般,亮得耀眼。
  下一刻,裙裾飞扬,她已经从树枝上飘然落下,姿态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淡声问道:“来了?”一脸刚睡醒的懵懂,那小嫩脸让人禁不住想上前捏一捏,可是,周围的汉子却一脸恭敬之色,不敢有丝毫逾礼。
  “大当家。”瘦猴对着她弯腰拱手,笑道:“来了,已经到谷口了。”
  花意涵点点头,“去看看。”说着,领着众人,往山腰走去。一群孔武有力的壮硕大汉,簇拥着娇小玲珑的少女,那画面,怎么看怎么怪异。
  “已经进山谷了。”瘦猴站在她身边,指着下面谷口的位置,殷勤的说。
  花意涵极目远眺,早晨有雾,但是,她还是看到了谷口那一大队人马,大红的颜色尤其醒目。
  “知州嫁女儿就是不一样,嫁妆真多。”身后一名汉子禁不住感叹。
  “那是,干了今天这一票够我们山寨吃喝一年了。”另一名汉子嘿嘿笑道。
  议论的话音才落,山谷中忽然传来嘹亮的鸟鸣声,接着,箭雨如蝗,瞬间笼罩了那支长长的队伍。
  刹那间,鲜血飞溅、惨叫声、马儿的嘶鸣声此起彼伏,山谷里一片惨烈。
  可就在这样混乱不堪的场面里,却有一人镇定自若,他一身滚金边的黑袍,威风凛凛,策马护卫在新娘的马车边,手中一柄大刀挥舞得密不透风,指挥众人隐蔽的同时,还不忘四下里观察地形。
  “那是谁?”花意涵看着那个马上的人影,好奇的问。
  “是战家的老三,战天行。”
  “战天行……”花意涵轻声呢喃,脑海中出现一张正直无比的英挺面孔。
  因为有战天行在,惊慌失措的送亲队伍慢慢的镇定下来,表现得训练有素起来。
  “还有两把刷子嘛。”花意涵嘴角勾起,撩了撩头发,懒懒的说。
  “大当家放心,有二当家亲自出马,就算是战家人,也讨不了好。”瘦猴恭维着说。
  花意涵听了,嘴角的弧度又大了几分,非常认同的模样。
  这时候,山谷中再起变化,箭雨方歇,一声呼啸响彻山谷,接着,一群衣着不同的人高举着武器将狼狈的送亲队伍围了起来,当先一人,白衣飘飘,身形修长,在一群壮硕汉子里,看起来非常单薄,正是瘦猴口中的二当家。
  此刻,二当家已经拔剑,悍然迎上了马背上指挥若定的战天行,其他人也一哄而上,很快和送亲队伍打了起来。
  这是一场奇袭,开始得太过突然,送亲队伍被刚才的一场箭雨弄得措手不及,遍地的尸首和刺鼻的血腥气刺激着人的大脑,凄厉的惨叫和飞溅的鲜血让人心生绝望……
  双方交手不到一刻钟,就呈一边倒的局势了,一会儿功夫,送亲队伍,除了战天行和马车里的新娘,就再没有活口了。
  而二当家和战天行依然打得难解难分,短时间里,分不出胜负。
  “二当家的今天没吃早饭吗?”花意涵不耐烦的懒懒说道,左手一伸,立刻,一对峨眉刺放在了她手上。
  “都下去收拾残局吧。”从怀里掏出一副面具往脸上一套,接过身边递来的黑色披风往肩上一披,花意涵纵身一跃,从山腰上直直的落了下去,轻盈的身子仿佛没有重量一般,在几棵大树顶上点了点,落了下去。
  近了,花意涵才看到那战天行果然是个厉害角色,刀法娴熟,大开大合,攻,雷霆万钧,守,滴水不漏,功力深厚,再加上一把名刀刑天,那威武的模样简直和记忆中,一模一样。
  好在二当家的早有准备,不然,今天的情况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看了一眼被二当家缠着的战天行,花意涵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毫不犹豫的弯腰举臂,银光一闪而逝,接着,车厢顶部碎裂声和女人的尖叫声同时响起……
  战天行想要救援,却鞭长莫及,只看到一个黑色身影裹着身穿嫁衣的新娘眨眼间消失在山林里。
  这么一晃神的功夫,战天行只觉得手中一麻,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掉一般,他难以置信的捂着胸口,看着前面气定神闲的白衣男子,狠声道:“你用毒?”说着,就从马背上栽倒下来。
  看着着了道的战天行,二当家走过去,想要看看那把闻名天下的宝刀,可是,战天行虽然中毒昏迷,但是,手却紧紧的握着刀把,二当家怎么拽都取不下来。
  瘦猴见状,窜了过来,“二当家的,要不,将他的手砍下来?”
  二当家的瞪了他一眼,“你别那么粗鲁好不好?我们是斯文人,怎么能做那么残忍的事?”
  瘦猴:“……”二当家,我们是山贼好不好!再说,这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是谁造的?
  聚义厅里,花意涵翘腿坐在上面的虎皮椅子上,手中拿着糕点慢条斯理的吃着。
  一身淡蓝色的裙装,十指纤纤,水葱儿一般,稚嫩的小脸上全是满足之色,那可爱无敌的娇俏模样,活脱脱一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子,在这匪气十足的山寨里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下面坐着山寨里的大小头目,正在议论刚才那漂亮的一仗,闹哄哄的大厅简直和菜市场有的一拼。
  吃完糕点,花意涵拍了拍手,下面顿时安静了下来,人人端坐如钟,目光敬畏的看着上首的可爱少女。
  不是一群大老爷们儿没种,甘愿俯首听命于一个黄毛小丫头,实在是这三个月来,那些不服的,都已经被眼前这个可爱少女的魔鬼手段给收拾了。
  这三个月来,大家森森的记住了一句话,人不可貌相!
  “今天大家辛苦了,活儿干得很利索。山谷那边派人清理干净,不要留下一丝痕迹。两名俘虏我会亲自招呼,这次抢到的东西,纪师爷,你派人清点一下,今天出活儿的兄弟按规矩领赏,剩下的,放仓库。”花意涵有条不紊的安排着,说完之后,目光扫了一圈儿,“二当家的呢?”
  “嘿嘿,二当家的那么爱干净,肯定回屋换衣服去了。”瘦猴笑着说。
  花意涵点点头,这二当家的是她四师兄,最是爱干净,刚才干架弄脏了衣服,回来肯定第一时间洗澡换衣服。
  安排好其他事宜之后,花意涵这才下令散了,大家有序的离开,片刻之后,刚才还闹哄哄的大厅就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花意涵疲惫的躺在椅子上,脑子里还有点儿恍惚,三个月前,她和师兄抢了这个山寨,控制了这里的几百号人,为的就是今天的这一次抢亲。
  上一世,她是送亲队伍的人,这一次,她却成了抢亲的人。
  她告诉自己,她这样做,只是为了自保,并没有真的想去报上一世的仇,可是,今天山谷里那尸横遍野的惨烈场景还是刺激到她了。
  她摊开双手,看着细嫩的掌心,心中有点儿不确定了,好不容易重生一回,她为什么不好好的过日子,为什么还要让双手沾满鲜血?
  可是,转瞬她又将这个想法抛之脑后了,有些人、有些事,不是她想躲就能躲开的,既然躲不开,那么,她自然要先下手为强。
  想到这里,她深吸一口气,缓缓起身,走出了聚义厅。
  知州嫁女,自然陪嫁丰厚,今天这一票下来,寨子里所有人都在忙活,花意涵四处看了看,找到师兄和纪师爷又叮嘱了几句,最后,忽然想到什么,转身去了关押俘虏的地方。
  这一次的俘虏身份特殊,加上花意涵也另有目的,所以,新娘子和战天行并没有被关押在地牢,而是在一所有门无窗的石头房子里。
  她想看看战天行的那把刀,顺便给他把毒解了。
  刑天是一把有灵气的兵刃,只有在它真正认可的主人手里,才会发挥真正的威力。上一世,她和战天行并没有太多的接触,所以也没有机会好好的看看他的那把绝世名刀,今天倒是个难得的机会。
  石屋子里,中毒的战天行还昏迷着,但是,手却死死抱着他的刀,一副刀在人在,刀亡人亡的模样。
  花意涵凑过去,一双大眼睛在男人的脸上溜了一圈儿,嗯,还挺帅的,脸上的轮廓很深,眉宇间一股英挺正直的味道。肤色很白,花意涵禁不住伸手摸了摸,很光滑,禁不住意外,不是说战家三公子十三岁就上战场了么?这久经风沙的脸怎么还这么嫩?
  摇摇头,花意涵伸手摸向了那把绝世名刀,谁知,本应该昏迷的人却忽然睁开了眼睛,没有丝毫懵懂与迷茫,锋利的眼神儿直直的对上花意涵震惊无比的双眼。
  花意涵淬不及防,吓了一跳。
  下一刻,脖子就被对方狠狠的捏住了……

书名:宠夫上瘾:呆萌少爷易推倒

作者:忘川哑鱼

状态:已完结

人气:3.1万

分类:古风古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