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战火中的生死恋

小编说:
一九四四年,秋风瑟瑟,花木萧疏。乌云低垂,空气沉闷得令人窒息。
黑影(1)

  一九四四年,秋风瑟瑟,花木萧疏。乌云低垂,空气沉闷得令人窒息。
  深夜,日伪统治下的南京死一般沉寂。偌大的城市只有稀稀落落几盏鬼火似的路灯照明。大街小巷店铺闭门,行人难觅。偶尔从谁家传出来老人喘咳声或婴儿啼叫声,才打破这难耐的寂静。
  浓浓夜幕中,隐隐响起咯噔咯噔皮靴声。少顷,一队荷枪实弹的日本巡逻士兵自远而近穿过钟鼓楼,走进丹凤街。随着皮靴声渐渐远逝,小巷里突然闪出一个黑影。他敏捷似猿,行走无声,瞅准四周无人,迅速从兜里掏出一条标语,用浆糊刷在鼓楼广场水泥墙上,旋即幻化成一道烟云,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又一小队鬼子兵逡巡过来,看见广场上赫然入目的“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标语,顿时气急败坏,满口“巴格牙路”。小队长福田一面吹响警笛,一面歇斯底里狂叫“抓住他!抓住他!”。
  尖啸的笛声刺破了夜的宁静,正在附近巡逻的一队伪警察循声赶来。顿时,奔跑声、警笛声、吼叫声在鼓楼广场杂乱地交织在一起,奏响了追捕黑影的“战斗进行曲”。
  黑影左躲右藏,身捷如燕。三蹦两跳,七绕八拐,早已踪影全无。
  一辆满载日本宪兵的警车,闪着贼亮贼亮车灯,驶出日本宪兵司令部,风驰电掣,穿街过巷,勾魂摄魄的尖啸声响惊醒了酣睡中的居民。有那胆大的扒着窗户隙缝朝外看,被惊吓的婴儿刚一发出“哇”声,年轻妈妈便将乳头塞进婴儿口中,同时轻轻拍打哄睡。
  警车驶入鼓楼广场戛然停住,鬼子宪兵迅速跳下车来,队长川濑匆匆扫视一下标语,怒气冲冲地撕下,随即命令士兵和伪警察沿广场四周追捕黑影。
  黑影何许人也?
  他名叫钟成,生于辽宁沈阳一个工人家庭。父亲是位机械工,虽是家境清贫,读书不多,却极富民族自尊心和爱国心。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东北三省沦陷铁蹄之下,钟成一家饱尝欺凌屈辱。正读小学的钟成因在课堂上拒绝学读日语,被日籍老师打得鼻青脸肿,罚跪在地。倔强的孩子不吭声,不掉泪,目光如电,甘冒不韪,放学回家也不告诉爸妈和弟妹。
  那日下午,几个烂醉如泥的鬼子兵突然闯进家门,钟成的母亲吓得魂不附体,全身颤栗,双手紧紧抱住年幼的弟妹,蜷缩在屋内旮旯里,她顿感将会发生可怕的事情,心中默默祈祷上苍保佑。
  一个醉鬼满嘴喷着恶臭酒气,歪歪邪邪朝年轻母亲走来,钟成妈本能地避让着,挣扎着,恳求醉鬼放过她。鬼子见她面色红润,肤白似藕,丰满的胸部富于性感,便嬉皮笑脸上前摸摸捏捏。钟成妈忍无可忍,右肩用力一推,竟将那鬼子推得趔趔趄趄,最后倒在地上。鬼子军曹见状,一声暴喝蹿跳过来,先将两个孩子扔开,继而如饿虎扑食般将钟成妈按倒在地,扒去衣裳……
  军曹强奸后,两个鬼子又先后进行轮奸。女人满腔含恨,欲哭无泪。正在这时,丈夫下工回家。目睹此状,怒火冲天,万念俱灰。随手抄起一把锋利菜刀朝军曹砍去,军曹正在为大日本的淫威而发出狰狞邪笑,猛然听见身后有人走动,正欲转身查看,骤然有一股嗖嗖冷风吹到后脑勺。说时迟,那时快,闪着寒光的菜刀正砍在他后脑右侧,由于用力过猛,锋利的刀刃从右耳上侧一直砍进颈项,顿时,血如喷泉,脑浆飞溅,军曹倒在血泊之中,其余鬼子暴跳如雷,酒醒大半,举枪对准钟成爸连开数枪……

书名:战火中的生死恋

作者:张定国

状态:已完结

人气:3.3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