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偏安泪

小编说:
本书以宋朝第十一代皇帝孝宗赵昚、第十二代皇帝光宗赵惇为基本主线。高宗赵构于绍兴三十二年禅位给孝宗,直到淳熙十四年才过世,而淳熙十六年年初,孝宗便再度禅位给自己的儿子赵惇,直到绍熙五年辞世。这两朝里,无论是孝宗赵眘还是光宗赵惇,都处在上面有个太上皇的非正常状态里。不仅如此,高宗赵构的皇后吴氏直到光宗赵惇禅位时依然健在,形成了一个十分复杂的皇家权力架构。 孝宗在位之初,正是金国新帝完颜雍刚刚即位。完颜雍即位后,虽然对宋朝态度仍十分强硬,但毕竟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有足够的力量再对宋朝开战,加之亲眼目睹了好战给本国带来的灾难,所以在固守旧疆的原则之下,没有进一步主动进攻宋朝,这就给了孝宗喘息之机。孝宗又是个颇有大志的帝王,即位后一心想夺回失去的中原、河北等地,因此下了*的决心,在整饬吏治肃清贪腐的同时加紧训练军伍,培养将帅。 赵惇是个并无大志的帝王,加之娶了军阀李道之女悍妇李凤娘为妻,心情一直受到压抑,即位两三年后,因李凤娘滥杀宫嫔,致使赵惇患上了精神性疾病,从此失去了帝王威权,朝政渐显杂乱。忠臣赵汝愚力挽狂澜,救大宋朝于危难之际,与高宗老皇后吴氏联手设计,利用赵眘大丧之礼赵惇拒不参加的机会拥立赵惇之子赵扩为帝,强行把赵惇废为太上皇,从而使杂乱无章的朝廷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赵惇在位虽仅有五年,但因为政无方,使孝宗尽其半生打下的良好基础遭到了严重的毁坏,所以《宋史·光宗纪》说:“及夫宫闱妒悍,内不能制,惊忧致疾。自是政治日昏,孝养日怠,而乾、淳之业衰焉。”其实“衰焉”的岂止是孝宗乾道、淳熙之美政?可以说大宋朝经过赵惇这短短几年的放任,内政日昏,官吏日怠,向后数十年里,虽也曾有过昙花一现的繁荣和富强,但气数将尽,大势将颓,人心日散,外敌日强,继体的几代帝王很难再有大的作为了。
第一回 新官家初登大宝 老丞相面陈心声(1)

  这是大宋朝历史上第二次禅位,但与第一次徽宗赵佶把帝位交给其子赵桓全然不同:金人攻到了汴京城外,贪生怕死的赵佶为了逃命,才急匆匆将那张龙床让出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他儿子赵桓冒死去拦阻已然根本拦阻不住的金兵。然而天理昭昭,赵佶最终没有逃过金人的魔掌,在北国受尽非人所能忍受的苦难后惨死在五国城,连个完整的尸身都没能保留下来。
  这一次赵构禅位与赵佶全然不同,一是绍兴三十二年的宋朝,正当金主完颜亮暴死于扬州、金国内部乱作一团、金国大军全线撤兵的当口儿;二是赵构这年六月才刚刚过完五十五岁生日,身体还十分康健,威望也正在如日中天之际,完全找不到需要禅位的理由。更加不同的是,传承了真宗赵恒、仁宗赵祯、英宗赵曙、神宗赵顼、哲宗赵煦、徽宗赵佶、钦宗赵桓和他赵构八代帝王的太宗血脉,终于回到了太祖一支——太祖赵匡胤驾崩后一百八十六年,大宋朝的江山社稷才在天意的支配下,在哲宗皇后孟忠慧的安排下回到本源,而这时的宋朝,却只剩下了不足一半的疆土。
  不管怎么说,新皇帝赵眘总算重新接过了太祖的神器,此时他岂止是百感交集?他不能不感谢“父皇”赵构,他深知太上皇赵构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相当地难能可贵了。他也在为太祖皇帝感到庆幸,毕竟他在天之灵见到了他的嫡远孙重新登上了皇帝宝座,他老人家可以释憾了。这几天赵眘只要一闭眼,脑子里便会交替闪现出两张面孔,一个是太祖赵匡胤,他似乎听到了太祖的殷殷嘱托,希望他继承的不仅仅是皇帝之位,更重要的是要继承太祖所向披靡的神勇,成为一代有为之君,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中兴之主。另一张面孔是禅位给他的先皇帝赵构,他历尽艰难曲折,九死一生才保有了江淮以南的半壁江山,他似乎又听到了赵构的殷殷嘱托,希望他能继续保有这片来之不易的江山,希望他和他的子孙千万不可率性而为,一定要把这片江山传之无穷。赵眘很清楚,赵匡胤的嘱托和赵构的希冀完全不同,唯其不同,他才更加纠结,不知道“忠”、“孝”二字应该如何从他的所作所为中全方位地体现出来。他现在虽然已经成了大宋朝的皇帝,但他很清楚,太上皇赵构就住在不远处的龙德宫,他想皇威独断完全不可能,更何况赵构移居龙德宫时他曾信誓旦旦地表示:五日一朝龙德宫,一应朝廷大事,皆须得到太上皇恩准方可施行。赵构和吴皇后移居龙德宫已经半月有余,这半个多月里,赵眘不管多忙,每隔一两天都要抽时间到那里去一趟,昨天和前天因夫人夏玉兰病得厉害,高热不退,所以没能出宫,今天无论如何也必须前往龙德宫,否则连他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了。
  他来到夫人夏玉兰宫里,恰好另一位夫人谢苏芳正在这里伺候夏氏。躺在病榻上的夏氏见赵眘前来,挣扎着要起身,被赵眘一把按住:
  “好好躺着吧云姑,今天觉得怎么样?还在发热吗?”
  赵眘出于宠爱而称夏氏为“云姑”并不是没来由,因为她十几岁入宫前小名一直叫云姑,进宫后在韦太后宫里伺候,韦氏觉得“云姑”这个名字显得辈儿太大,自己身为太后,称呼她时却要叫“姑”,感到别扭,见她生得粉白娇嫩,于是为她赐名“玉兰”。赵眘起初也没拿她太放在心上,后来发现此女虽然出身微贱,心性却很灵透,不但写得一手好字,还能画上几笔,什么翠竹啊,荷花呀,竟然栩栩如生,很快便喜欢上了她。赵眘问她何以把花竹画得如此生动,她回答说:“自小在乡村里长大,竹子和荷花都印在脑子里,想画得不像都难。”又对赵眘说起小时候的往事和小名,所以“云姑”这个小名不但被赵眘记得牢牢,而且总以云姑称之。夏玉兰能体会到赵眘所以如此,完全是出于对她的宠爱。她固然珍视这份宠爱,但决不恃宠任性,特别是名分和物欲方面,从来都不主动提及,这或许也是本性使然吧。

书名:偏安泪

作者:李之亮

状态:已完结

人气:0.4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