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职场菜鸟还是职场女王,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小编说:
她考名校化学系是为了把初恋男友变成“奥特曼”,她隐姓埋名到家族企业是背负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她要继承企业却因此站在公众的准星内。 平凡与无奈的职场菜鸟,高高在上的企业女王,哪一个才是角色扮演? 你是集不安、压抑于一身的有为青年,你有能力差、脾气大的顶头上司,你半生不熟的技能尚不足以驾驭职场,你望着“高富帅”“白富美”荷尔蒙蠢蠢欲动。 平庸的日子里你渴望传奇,这是非分之想,还是有望成真的理想? 你是谁?你在哪?你要找寻什么? 错误的坐标系,如何到达理想的彼岸……
第一章秘密行动(1)

  早起的时候,周大禾的两根手链断了。他有点心惊。
  他很久没有醒这么早了,公司的会议都会将就老板的时间,他说几点开那就几点开。他自认为“色厉内荏”,员工却很怕他,说他还未走近就能听到他的两个睾丸叮当作响,有一次开会,一个部门经理迟到两分钟怕当众被骂,生生没敢进来,宁愿结束了之后唯唯诺诺地到老板的办公室专门被骂。
  老婆鲁颐以前总是当着孩子的面夸他,你们看老爸的身体能打老虎!周大禾吃的多、精力旺、绝少生病。不过这些年鲁颐的态度变了,语带奚落又含蓄:人不服老不行,该养生的时候就要养生。
  他逞强,养生不是老年人的意识形态么,什么时候见过年轻人早早上床的。女儿周小苗说过“青春都是耗过来的”!老子已没了青春,可我还有精力耗!
  他昨晚和还在读大学化学系的周小苗聊得很晚,自从他用了微信,周小苗和他的交流就多了起来,不似以前发短信,根本都不大理会,难怪电信干不过腾讯,原来和年轻人沟通,只要换成他们的方式就可以,不就是换一种介质吗!
  最近周大禾还真是感觉越来越疲倦,尤其是会阴部经常会痛,那可是要命的地方,他偷偷上床早睡,醒来时还是发现精力不济。他又背着鲁颐偷偷去了医院,他怀疑是不是那里使用过度出了问题。鲁颐和他同一屋檐下但基本分居,没有矛盾没有原因,就那么自然地分开睡了,不能让她怀疑他作风上出了问题。
  他背着她干过一些事,他怀疑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女人即便不掌握事实,凭直觉也能意会到很多东西,如果放到前几年,她会翻天覆地,如今她是否已经越来越懂得装聋作哑?那是宽容还是放弃?
  或许因为这疲倦和多虑,早上醒来拿手机,意识不清碰到了床头柜?总之,那么结实的手链还是断了。
  手链一根是女儿周小苗送的,一根是苏秀丽送的。他一并戴在手腕上,老婆可能以为那都是周小苗送的,并不曾过问。
  周小苗说她的手链是贺兰石的,说不上是褐色还是绿色,她说是在宁夏旅游时花一百块钱买来的。周小苗经常送他粗犷的手链还有夸张的骷髅项链,他想怎么男人喜欢送女人首饰,如今女人也喜欢送男人首饰?
  “你不能送我一块表啥的?”他问周小苗。
  “我买不起!”
  “切,你怎么还有个有钱的老爸吧!”
  “我可不能乱花你的钱。”
  周大禾对周小苗还是非常满意的,这孩子淳朴节俭,这品质在富二代身上快绝迹了,这点很像他。看到他总把旧东西留着不让扔,苏秀丽经常撇着嘴说:“节俭真是个坏习惯!”
  长子周小斐可不一样,从来都要最好的东西,幼儿园的时候玩的都是车模,那时周大禾还刚创业,一看鞋拔子大的缩微汽车就要上千块,当时就拒绝他。周小斐哭闹,他一巴掌甩过去。鲁颐则会偷偷买给他,以后周小斐从不在周大禾面前哭闹,他只跟他妈闹。
  好在周小斐长大后一表人才,没混球到玩“车模”的境地,他说他感情上还是有洁癖的。
  他有一次当着周小苗的面呵斥周小斐:“你得向你妹妹学习!别什么奢侈要什么!”
  周小斐没说话,周小苗则护着哥哥:“老爸,你不懂,哥哥他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像我,和孔融似的,明明喜欢大梨却拿了最小的,你们还表扬我鼓励我。”

书名:伪妆

作者:易楼兰

状态:已完结

人气:1.3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