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一地红妆

《一地红妆》

小编说: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石小野是土生土长的渔村农家女。由于父亲重男轻女,自打出生后一直被家人冷落,高中没上完就辍学了。   过早的步入社会,石小野做过各种工作,甚至为了生计做了陪酒女郎。之前的青梅竹马发现了这个秘密后,以此要挟石小草,各种无理要求,最后石小草越陷越深,等她想回头时,却发现屠刀在手,无法放下,也无岸可以回头。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第一章 青梅衔竹马

  石小野的出生多少带点传奇,也可以说是她命大。自打还在娘胎时候就差点被自己亲妈干掉,因为石小野在娘肚子里不安分,折腾的亲妈十个月里面孕期反应很大。别人是早晚吐两口就算了,石小野的妈是除了睡着的时候,喝一口水,吃一口饭都会吐的七荤八素不省人事。于是石小野妈决定除了这个孽障。
  那会儿已经过了晚秋,天色入凉,石小野的妈挺着大肚子蹒跚而行,来到镇上的卫生所告诉医生想把肚里的孩子拿掉,原因是妊娠反应大的快吃不消了。
  医生扶了扶眼镜,道:“这么大肚子,几个月了妹子?”
  石小野妈回道:“快二十五周了。”医生听后摆摆手:“那现在做不了人流了,坚持要做也只能引产,很危险我们这也做不了,妹子你还是回去考虑一下吧。”
  过了一个月,石小野的妈躺在床上,靠打葡萄糖的点滴维持必要的营养需求。石小野的爹看到床上自己女人瘦的快脱了相,心想再这样下去别孩子还没出生,人就快不行了。
  石小野的爹摁灭了烟头,似乎走了一次二万五千里长征,终于下定了决心:“这娃不能要,我驮你去县里医院打掉他!”
  那会儿石小野的爹做点小本生意,有个二手的幸福牌250摩托车,当几个人七手八脚帮石小野的大肚子妈弄到摩托车后座上时候,初冬的月份,远处的天边竟然“轰隆隆”滚起了几声闷雷。
  眨眼的功夫,黄豆般大的雨滴从天上倒了下来,这大雨一下就整整下了一天,愣是下到了医生下班的点才停住,天边虽放晴,已是无限好的黄昏,这要是再赶到医院指不定要到多晚,而且石小野家处海边,路上崎岖不平,交通不发达,晚上摸黑去医院也不安全,无奈,石小野的爹只好作罢,谢过了前来帮忙的乡亲,遣散众人后关上门,自己蹲在房里抽闷烟。
  一直拖到寒冬腊月,都快生了,石小野的妈最后一次想把石小野给做了,就在夫妻两人穿戴好厚厚的御寒衣服,一推门,三尺高的白雪封住了石小野家的大门。人在雪地上深一脚浅一脚举步维艰。
  “昨天晚上睡觉前还没下雪呢,咋一夜雪都快有人高了?”
  “唉,回去吧,再忍忍,我算了下日子,也差不多就这几天,娃就出来了。”石小野的妈噙着泪,点点头回了家。
  终于等到了那一声啼哭,呼啦啦一下子围过来一波人。大眼、小眼、双眼皮的单眼皮的都紧紧的盯着刚坠地的石小野身上的某个部位出神。
  石小野的奶奶脸色是第一个拉下的,叹了口气,推开病房的门就往外走。
  有人叫住了她:“妈,你去哪?”
  “回家喂鸡,家里今天还一大堆事要忙活,这边有你们守着就成。”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石小野的爹抱着小野小心翼翼的跟一个老头子说道:“爸,孩子生了,您给瞅着取个名呗?”
  一张僵硬的老脸,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女娃,呵呵,野草一样不值钱,就叫小野把。”
  等石小野到了五六岁,懵懂开始记事的年纪,有天正蹲在家门口玩着贝壳,这些手里的贝壳都是石小野小小的个子,一个人提溜个篮子到家后面的海边上挖过来的,用来当作自己的玩具。
  石小野正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一声怒吼,吓的她手一哆嗦,怀里的贝壳摔倒了地上,碎成了四五瓣。
  一个男人揪着一个女人的头发从屋内拎小鸡儿搬拎出了门外,男人的左手才松开,右手顺势就是一个耳光狠狠的朝女人扇了过去。
  女人顺势跌坐在地上,石小野傻傻的愣在了原地,只晓得裤裆里一阵发热,那个男人正是自己的亲爹,坐在地上披头散发的女人是自己的妈。石小野还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爸爸又在打妈妈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每一次爸爸下手,小野都会很害怕,她很担心哪天爸爸下手重了,自己就会失去自己唯一的庇护。
  “没用的女人,除了张嘴吃吃吃,还能替老子干什么?老子不就赌输了几个烧纸库(方言,代表钱),用你唧唧歪歪多嘴,钱是老子挣的,我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关你屁事,跟老子过不下去就滚。”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