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腹黑宰相PK蛇蝎美人,强强相遇,到底鹿死谁手?

小编说:
赵国有美人桃花,命运坎坷,远嫁魏国,一心想保住小命往上爬。 魏国有俊朗宰相,心狠手辣,口蜜腹剑,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谁的命也不疼惜。 桃花觉得,是个人都有爱美之心,怎么说也不能说灭了她就灭了她啊! 沈在野微微一笑,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不是人。 “你有本事放箭让我一尸两命!”桃花梗着脖子吼。 “好的,一路走好。”沈在野淡定地挥手下了令。 羽箭从耳畔划过去,冰冷的感觉袭遍全身,姜桃花才发现,沈在野真的没开玩笑。 他真的会杀了她。 “你的命是我的,我想什么时候拿都可以。”沈在野慢条斯理地说着,目光落在她身后,陡然凌厉了起来: “但也只能我来拿!” ······ 这是一个男女主痛快过招,激(gou)情(xue)撕逼的精彩故事,沈在野有一百种方法能杀了姜桃花,姜桃花有一百零一种方法能让他放过她。老狐狸不一定能赢,小白兔也不是绝对会输。 春日江山秀丽,这万里山河,到底鹿死谁手?
第1章 丢失的新娘

  大魏真是一个危险的地方!
  姜桃花一边抱着喜服的长摆往前狂奔,一边皱着脸在心里咆哮,就没见过哪个大国的国都街上会出现野狼的啊!她是过来和亲的,又不是来喂狼的,这国都禁卫还能不能好了?简直都是饭桶!
  “公主您先走!”青苔焦急地看着后头狂追上来的狼群,小脸都吓白了:“奴婢带护卫们断后,您去找个安全的地方,最好是高处,躲起来,等会奴婢再带人去接您。”
  “好嘞!”一点没犹豫,姜桃花跑得飞快,街上百姓四散,噼里啪啦的全是关门关窗的声音,她跑累了想去敲门让人救个命吧,没人开门。
  真是个人心凉薄的国度啊!
  头上的金冠死沉死沉的,身上的衣裳也是巨大的障碍,十分不利于逃命,桃花干脆就将它们一股脑塞进街边堆着的竹筐堆里,只着一袭白底红边的桃花暗纹裙,轻松地继续往前跑。
  狼嚎声越来越远,眼瞧着四周都没人了,她终于停了步子,靠在一个院落的后门上。刚想喘口气,背后的门冷不防就打开了,重心失衡之下,姜桃花就以狼狈的滚球姿势,跌进了人家的院子。
  在一个时辰之前,她还是从赵国来的高贵的公主,仪态万千地被送上嫁车,即将嫁给魏国的南王。万万没想到一个时辰之后,她就这么滚泥带灰地摔进了不知名的鬼地方,眼前全是小星星。
  缓了一会儿抬头,她还没来得及看看情况,就见面前的人表情惊愕地瞪着她,随即朝院子里大喊:
  “找到啦!这小蹄子在这儿呢!”
  这嚎叫声穿透力极强,没一会儿就有几个人哗啦啦地跑了过来,完全不给人解释的机会,一巴掌就拍在了姜桃花的后脑勺上。 
  疼啊,这是真疼!可是疼就算了,打的位置不对吧?她没有眩晕的感觉啊! 
  瞧这情况反正也是逃不掉了,为了避免被人补一巴掌,姜桃花干脆就装晕,任由他们将自己架起来,往不知道什么地方带去。
  路上桃花还想伺机逃跑,然而周围的人根本没给她半点机会,推门进了屋子,就有人捏着她的嘴灌了汤药进来。
  按理说这种效用不明的药,她是应该吐了的,但是莫名的这汤药跟银耳粥一样甜,落进嘴里,让她这个一整天没吃饭了的人,下意识地就是一咽。
  咕噜。
  完蛋了。
  后悔地吧砸了一下嘴,姜桃花懊恼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就看见有几个丫鬟过来扯自己身上的衣裳,还有几个胖女人在她身边转来转去,火急火燎地喊着:“快点,快点,要来不及了!” 
  赶着去投胎啊?
  她很想告诉她们这多半是认错人了,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汤药的原因,四肢都使不上力,想张口都觉得困难。身上的衣裳都被扯了,换了件儿艳俗的大红绸袍,然后几个丫鬟就齐心协力将她抬到了一旁的大床上,盖上了被子。
  门吱呀了两声,屋子里的人鱼贯而出,整个世界突然就安静了。
  姜桃花年芳十八,也算是个嫁人的好年纪,本有青梅竹马的恋人,奈何缘分不深,被自己的皇姐勾搭走了。赵国皇帝年迈,新后干政,欲立皇长女为帝,以致朝野纷争不断,民心惶惶,国力衰退。她和皇弟无依无靠,唯有她远嫁大魏这一条出路,或许能换得一线生机。
  然而,这一线生机,似乎也在今日被掐灭了。
  屋子里香气缭绕,桃花觉得身子里像是突然干涸了,从腹部开始,一直蔓延到喉咙口。努力睁开眼想找点水喝,可是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幅春宫图!
  “花娇难禁蝶蜂狂,和叶连枝付与郎。”
  上头男女**,画面靡靡不堪。能挂这种图的,除了青楼也没别的地方了。那她这个样子被搁在青楼里,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姜桃花是有点绝望的,虽然贞节对她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但是,她还没进南王府的大门就没了这东西的话,那再想进去,可能就难了。
  这到底是个误会,还是有人存心要跟她过不去? 
  屋子里有轻微的响动,层层叠叠的纱帐外头,好像有人来了。
  姜桃花的理智还是在挣扎的,但身子却诚实得很,像想吸人家阳气的妖精,期待地看着伸进纱帘里来的那只手,随时准备扑上去。
  那真是很好看的一只手,修长白皙,指腹上好像有薄薄的茧,但丝毫不影响它的美观。轻轻落在她裸露的肩头上,冰凉冰凉的,叫她忍不住就侧过脸去蹭。
  “还真是难得的美人。”
  低低沉沉的声音,带着些她听不懂的情绪。姜桃花有些茫然地抬头,朦朦胧胧间只看清了来人的轮廓,像雨后清远的山,带着湖上清冽的雾气。
  “你……是谁?”
  那人坐在了床边,一只手随她蹭着,另一只手优雅地将衣袍都解开,脸逆着烛光,表情完全看不清楚。
  “我吗?”他好像轻笑了一声,然后道:“大概是个恩客吧。”
  姜桃花:“……”
  这回答还真是简单直接,也让她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堂堂赵国公主,要是在青楼被人给玷污了,等这消息传回国,叫长玦如何还抬得起头来?
  不行,她得拒绝!
  这样想着,姜桃花用尽了全力,想将面前靠过来的人一把推开,谁知手落在人家**,竟然变成了拉着人家衣襟往自个儿这边拽。
  这药也太不要脸了!竟然这么烈!
  眼睁睁看着面前这人慢慢压了下来,姜桃花内心在咆哮,动作也有些僵硬。感觉到这人的呼吸落在了她的脖颈之间,酥酥麻麻的,下意识地就皱眉别开了头。
  “既然饮了销魂汤,那就别白费力气了,那汤药效很强,没有女人抗争得过。”身上的人慢慢将锦被掀开,贴上她的身子,呼吸霎时沉重了不少,语气里却满是调笑:“听闻会媚朮的人,遇上这销魂汤,会更加要命呢。”
  瞳孔微缩,感觉到自己滚烫的身子被这人冰凉的身体完全覆盖,姜桃花倒吸了一口凉气,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你怎么知道我会……”
  “嘘,别说话。”这人伸手,带着薄茧的手掌在她的肌肤上**,声音放轻了些:“女人话多可不是好事,今夜你只要伺候好我即可。”
  伺候你奶奶个腿儿啊!姜桃花忍不住破口大吼:“你不要命了!本宫是赵国公主……唔。”
  话没说完,嘴巴就被他给死死捂住了。风从窗户吹进来,床边点着的灯突然熄灭,屋子里顿时一片黑暗。 桃花皱眉,只看得见这人一双微微泛光的眼睛。
  “要听话才行啊。”他道:“想当活人伺候我,还是想当死人被我**,你二选一?”
  **的燥热已经是抑制不住,脑子还想多思考一会儿,身体却已经朝这人贴了上去,滚烫的身子蹭到些清凉,桃花忍不住就**出声。
  这声音软绵绵的,像猫爪子似的挠在人心上。
  身上的人一顿,接着就轻笑了一声,开始肆意地在她身上流连。 
  赵国的女子,无论平民还是皇室,都会自及笄起习媚朮,所以姜桃花很懂如何在床笫之间取悦男人。一般人学媚朮也就学个皮毛,只求让日后的夫君满意。但是桃花不同,她学得深,目的就是为了以后能控制男人,为她所用。
  面前这个人是她的第一个猎物。
  但是,情况和她想的好像不太一样。

书名:桃花折江山

作者:白鹭成双

状态:已完结

人气:13.8万

分类:古风古韵

作者的其他书籍

风月不相关

作者:白鹭成双

分类:古风古韵

  梦回楼里都是何种人?   天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