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小执着

小编说:
《小执着》以一对性格迥异、有巨大年龄差的姐妹作为主角讲述了一个突破常规的现代都市爱情故事。负面传言缠身的“剩女”姐姐事业精彩,御姐范儿十足,遭遇英俊邻家小弟忽然告白;沉溺二次元的叛逆妹妹,性格古灵精怪但十足是个学渣,英语四级屡考不过,却爱上了带着儿子独自生活的高科技精英大叔。而当姐姐的职场生涯遭遇*危机,当妹妹的学渣本性让她在学神大叔那儿举步维艰,人生如何破局?还好有爱不孤单。
第一章 葬礼上的不速之客(1)

  归真园,C市最高端的陵园,得水藏风,三山护卫,明堂开阔,号称寸土寸金的“终极住宅”,能最终落地长眠于此的非富即贵。
  一辆亚灰改装牧马人驶进停车场外沿,精准地一把倒入边角仅余的小车位,司机是个三十出头的长腿美女,MaxMara的黑呢大衣帅气简洁,将她身段包裹得修长利落,浓墨长发、黑色长靴,站在车边相当夺人眼球。
  她叩着车门,并没有拔钥匙,收音机里正放着一首很应景的歌: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若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
  “老姐!老姐!快接我电话!老姐!老姐!快……”
  突兀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沉思,她叹口气接了起来:“小汐,你昨晚又录怪铃声,还偷偷给我换了?”
  电话那头的姑娘嘻嘻直乐:“姐,你在哪儿呢?昨晚才到家,现在不会真赶去送那人渣了吧?”
  “人都走了,留点口德。”
  “切,还不是贱人自有天收……不是,你真去了?”
  “嗯。”
  话筒那边一串乒里乓啷,然后是姜凌汐的哀号:“姜艾,你有没有搞错!蒋超然这种人有什么值得去的?何况杨伊梅那小贱人肯定也在,这要打起嘴仗来,你铁定吃亏,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我有分寸。”
  “你有个毛线分寸,不就端着你那高冷范儿一言不发,随她满嘴喷shit……对付杨伊梅这种小贱人,就得是我和许嘉言这种嘴炮,分分钟秒得她成渣。”
  姜艾的眉头皱了起来:“小汐,你满嘴脏话的习惯得改。”
  “改什么改,都学你被人问候完祖宗十八代,还端坐得跟人家祖宗似的?”
  “我记得你今天重考四级,再不过,你还要不要毕业证了?”
  “……”
  “好好考。”
  姜艾收了线,把手机丢进包里,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戴上墨镜,抬脚往长梯走去。
  据说归真园墓地的价格,是随着位置的增高呈几何递增的。姜艾在门卫处打听到具体位置后,还听那小年轻嘀咕了几句有钱人死都死得这么金贵的感叹。
  有钱人……蒋超然这算不算得偿所愿?
  当姜艾找到262号墓地的时候,仪式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她安静地站在人群外围,看余下的全程,看着众人的真悲假戚,神情漠然。
  照片上的蒋超然停驻在他的三十二岁,浓眉大眼,笑意阳光,貌似无害良善。姜艾想起那个曾经骑着单车吹着口哨来接她的白衣少年,给她唱着好听的情歌,说着动人的情话,那些你侬我侬的甜蜜,那些冷酷残忍的欺骗,在此地都化为尘土。
  山风凛冽,几只黑鸦落在墓旁的老松枝头,将松枝压得很低,像一丛瘦骨嶙峋的鬼爪。在神情肃穆的亲友中心,蒋母佝偻着腰,头发斑白凌乱,瘦成了欲折的纸片,而杨伊梅,杨氏集团的太子女,此时也两眼红肿脸色灰败,往日的妖冶像经水洗涤的虚影,浮在她蜡黄的面孔之上,瞧着倒像换了个人,颇有几分楚楚可怜。
  她扶着婆婆,向围拢在棺椁旁依次放下手中白菊的亲友微微行礼,有时浅浅交谈几句,声色喑哑虚软无力,更招人心疼。
  姜艾无声叹了口气,不管杨伊梅为人如何,对蒋超然却是全心全意的,以她的丽景酒店太子女的身家和跋扈的性格来说,着实难得,这点姜艾自认比不上。
  落土那一刻,蒋母挣脱了搀扶,扑在儿子的灵柩上哭得声嘶力竭,快要晕过去。杨伊梅流着泪,招呼外围的几个黑衣下属过来帮忙搀扶,却在抬头的瞬间,看到了远站在人群之外的姜艾。

书名:小执着

作者:微凉维夏

状态:已完结

人气:3.9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