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赠我一世蜜糖

小编说:
祝海雅三岁被收养,却被祝家父母作为与谭家联姻的筹码。海雅本就爱慕谭家独子谭书林,可谭书林对联姻非常不满,屡次口出恶言,彻底伤了她的心。大学时,她偶遇一个叫苏炜的神秘男孩,为了逃离被摆布的命运与他交往,却渐渐陷入恋情中不可自拔。不料,祝家剧变,父亲重病。在母亲的哀求下,海雅忍痛与苏炜分手,选择留学。五年后回国,她再也找不到苏炜的踪影,原以为可以放下,却收到苏炜五年前就意外死亡的消息…… 谭书林:“祝海雅,你不过是死命巴结我家,那一家无赖的养女!” 他是盛夏阳光里*绿*嫩的那片叶子,却纨绔张狂,撕碎她初恋岁月的所有美好。 可是后来他说:“海雅,我努力变得更好,如果没有两家欠债,你还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苏 炜:“海雅,我等你到20岁。20岁就嫁给我,不许逃跑,不许反悔。“ 他们是两颗流星的艳遇,不问彼此的过往,她向他索取宠爱与温柔,放纵困在壳中十九年的寂寞灵魂。 可是后来他说:“我不是好人,不是你心里想象的白马王子,如果你没发现,我会瞒你一辈子,但现在你发现了,我也不会为了你回头是岸。“
第一章 一切都不算太坏(1)

  她也会偶尔想起十五岁的那个谭书林,站在门外,穿着蓝色T恤,清爽俊俏,像盛夏阳光里最绿最嫩的那片叶子,实在令人难忘。
  下午五点半左右正是地铁的高峰期,海雅在拥挤的车厢里被挤得叫苦不迭,早知道她真应当听杨小莹的建议打个车,来N城上大学前就对地铁的拥挤有所耳闻了,偏这次还给她赶上高峰,待会儿到站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
  不过好在下一站是中转站,车门一开,人群呼啦啦把她冲出去,一路再冲上自动扶梯,等海雅感觉双脚落地的时候,已经到了地铁附近的地下商业街。
  这条街在冬天最是人潮汹涌,暖气充足,美食和各类小商品也是琳琅满目。海雅刚买了一串丸子准备塞嘴里,就见谭书林牵着一个漂亮女孩儿迎面走过来。
  为防止认错,她还特地仔细看了几眼,不过说真的,想要在人群里把谭书林认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他身高腿长容貌俊俏,走哪儿都像个发光体。
  谭书林一点儿都没变,身边永远带着个女孩,时常换,大多清纯靓丽身材娇小,他以前就喜欢这种类型的,不过这次他品味似乎有了变化,与他黏在一块的女孩身高腿长,有着超乎年龄的美艳。
  海雅想假装没看见,不过好像迟了,谭书林早望见她,嘴角那么一勾一扯,就露出个她熟悉的嘲讽的笑。
  “一个人啊?吃丸子呢?”
  他的声音很好听,语气却很不好听,把“一个人”三个字咬得特别重,对比他香玉在怀,她的孤家寡人看着就分外可怜。
  海雅只好点头:“你好你好,好久不见。”
  谭书林上下打量她,神态里还是有些轻蔑,大约还掺杂了些同情?他说:“过两天就圣诞节了,你还一个人?”
  海雅实在不想跟他多说,随口应付:“是啊一个人。”
  “找个男朋友吧,不然给你介绍个?”他开玩笑。
  海雅干笑:“多谢,不劳你烦神。”
  谭书林揽着漂亮姑娘走了,没几步又想起什么,回头说:“对了,你妈说你寒假不回去,寄了点年货到我那边,你有空来拿,我的手机号码没变。”
  海雅点点头,隐约听见他身边那漂亮姑娘有点不悦地问:“她谁啊?”
  “哦,死命巴结我家的一家无赖的养女。”
  送进嘴里的丸子顿时有点发苦,海雅再也吃不下去,直接丢了。
  她自己也没想到,暌违小半年,还是遇到了谭书林。他们最后一面闹得比以前任何一次都僵,起因就是她居然和他在同一座城市上大学,虽然不同校。谭书林那次真的被激怒了,当着所有大人的面发火,指着她的脸咆哮:“你他妈知不知道我烦死你了?!你还要赖着我到什么时候?!”
  后来报到的时候,他故意退了沈阿姨买好的高铁票,单独一人坐大巴走了,充分用行动表明他的不满与不屑。不过想想也是,高中被烦了三年,本以为大学可以自由清净点,没想到牛皮糖还是粘着不放,换谁都郁闷。
  海雅回到合租屋的时候,杨小莹正在做饭,顺手指着茶几上一封信:“海雅,好像是你家里寄来的信。”
  信封上的回执地址就是她家,署名是妈妈,她明明知道自己在N城的地址,却还故意要把年货寄到谭书林那里。实际上这套二室一厅的房子也是他们给买的,奶奶不许她跟人合住宿舍,怕她被“乱七八糟的人”带坏,所以在大学附近买了这套房子,还请了保姆。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找了杨小莹来合住,只怕又是一场暴跳如雷。

书名:赠我一世蜜糖

作者:十四郎

状态:已完结

人气:4.8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的其他书籍

三千鸦杀

作者:十四郎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朝阳台上,帝姬一曲东风桃花,艳绝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