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我不代表真理我只代表你

小编说:
转型时代,如何转身?侯虹斌冲破舆论迷阵,点醒困顿中的大众。我们只能继承贫穷吗?凤凰男得罪了谁?全民催婚是“维稳”……厘清社会热点之核心,道破舆论的双重标准、悖论及洗脑套路。不憎恨生活方式的多样性,不拒绝人生的可能被拓宽,一个社会正因有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才能稀释我们的现代性焦虑。
CHAPTER 1 虽然你长得丑但你想得美啊(1)

  中国男人为什么这么丑
  那些人到中年,略微有点权势有点金钱的男性,即便身着名牌,也是一副精神委顿的模样,仿佛不管外界如何花俏,他也能随身携带着一个丑陋的世界。
  2014年3月,历史学界大学者史景迁去北京做讲座,我在广州无缘得见,心情澎湃。崇拜他有无数个理由,至少我认真读过他的多本著作,他对历史的洞见和才华令我的景仰之情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然而,不能不说还有一个理由:因为他帅。
  有一期《南方人物周刊》的封面人物专题就是史景迁,封面上,史景迁雪白的头发雪白的胡子,在光影中凝视着幻灯屏幕上的中国古碑拓片,那专注的神情仿佛有圣洁的光。当时有一篇网文,题目就叫作:《史景迁:可能是历史学界里最帅的文艺青年》。除了对其学术地位和师承进行了深入浅出的描述之外,还对这位长得跟老版007肖恩•康奈利几乎一模一样的老头子的外貌来了这么一段话:“我们评过最帅汉学家,史景迁毫无悬念地遥遥领先,甩开第二的卜正民和第三的安克强几个身位。至于卜正民和安克强长得什么样子,这么跟你说吧,一个是苗条版施瓦辛格一个是矮胖版布鲁斯•威利斯……”
  其实,仪态万方的西方学者很多,上文提到的安克强,据说来中国的高校开讲座的时候,百来人的报告厅里,无论男女,都被其风度所深深折服。
  反观我们的一些中国学者和作家呢?
  这里不想谈学术成就学术影响和作品水准写作情怀,说起来太复杂了;但能否长得好看一点点,在你们的文章不忍卒读的时候,至少模样能让我们养养眼?
  这方面,中国学者、作家和西方(包括日本)学者作家的差距,只怕比作品的差距还大。
  不是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吗?不是“书中自有颜如玉”吗?以前,我真以为多读书人自然就会漂亮一点气质好一点呢,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书多读一点,明理的可能性大一点(也仅仅是可能性而已),但除了让自己变成四眼妹之外,对外貌毫无裨益。坦白说吧,在老天赐予了自己一副尊容之后,要想好看一点,尤其是三十岁以后,别无他法,只有靠运动、锻炼、坚持用好的护肤品、挑贵的衣服、多跑美容院;再加上天资和好品位。
  近年来的诺贝尔文学奖的西方男性获奖者,从奈保尔、库切、帕慕克、克莱齐奥、略萨等人,无不风度翩翩,各有风度擅场,个个都堪称老帅哥。并非西方人天生就一定比东方人好看,如果拿中国最出挑的那一拨影视明星来比较,只怕东方美人容貌的保鲜期还超过西方明星。这说明,只要东方人费心打扮、注重仪表,并没有先天劣势。但为什么咱们这些不靠外貌吃饭的普通人,尤其是中年以后的男人,对自己的形象如此不顾惜,丑,就让它丑到底呢?
  我特意以学者和作家为例,是因为他们本该是智识的精英,有品位有文化,经济上即便不是大富大贵也断不至于匮乏;如果连他们都任由自己蓬头垢面、挺着怀胎六七个月的大肚子,穿着城乡接合部的不合身老头衫,脚踩一双一百年没有擦过油的皮鞋——那么,平常的男性就更等而下之了。
  唉,你们就非得让人一点想象的余地都没有吗?
  刘晓庆抱怨说,中国的女人太早放弃自己了。为了表示不放弃自己,刘晓庆使出吃奶的劲儿来捣饬自己。她不知道,中国的女人虽然已经够不注重外表了,穿着花睡裤、从不做头发就敢上街;可男人比女人还不如,他们也穿着花睡裤,不梳头就上街。是啊,怎么着,这是我的自由,你奈我何呀。

书名:我不代表真理我只代表你

作者:侯虹斌

状态:已完结

人气:0.3万

分类:散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