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解读一代帝后独孤伽罗不一样的传奇人生

小编说:
西魏时期,在经历了七百多年风雨和战乱摧残的长安城中,宇文泰意欲取代元氏称帝,却因忌惮独孤信的军功和人望,对独孤信处处算计制约。 独孤信聪慧貌美的小女儿独孤伽罗,与家将之子高颎青梅竹马。而出身低微的高颎,却一心出人头地,在功名的诱惑面前,放弃了与伽罗的爱情。心灰意冷的伽罗,接受了大将军之子杨坚的提亲。独孤信在宇文家的迫害下自尽身亡,杨坚不顾独孤家家道中落,毅然娶伽罗为妻。收敛锋芒的伽罗,能否实现自己的誓言,杀尽宇文家后人,以报独孤家的血海深仇?心思深沉、见解卓越的伽罗,能否辅佐相貌奇伟的杨坚夺得天下、成就帝王伟业? 当身处争权夺势的利益漩涡中,杨家、高家、独孤家、宇文家的后人们,还能否在和乐美满的环境中成长,是否也会如他们的父辈一般,勾心斗角、手足相残?原本只渴望相夫教子、安稳度日的伽罗,在经历了跌宕坎坷的一生后,能否看清自己的真心,在杨坚与高颎二人之中,找到自己的情感归宿?
输给仇恨(1)

  年轻时,读到《尼克松自传》里说:“切记,有人可能会恨你,但除非你也恨他们,否则他们是不会赢的。恨只能毁了自己。当你开始恨,你就输了。”感到十分不解。
  善善恶恶、快意恩仇,那才是年轻人理解的人生和人性,所以读金庸、梁羽生,会有种畅意所如的痛快感,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这是孔子也认可的道德法则。难道受人憎恨陷害,还要沉寂地隐忍并忘却?不,那不是宽恕,是懦弱。
  以践踏报复嫉恨,以伤害还击破坏,以感激回报恩德,以馈赠回应付出,有时候,甚至我们这种简单的社会行为方式已经超越了生活本身,让我们感觉到,这也是对公序良俗的守护、对普世价值的坚持,在执行天意,在推行纲常伦理。
  正如基督山伯爵在充分准备多年、复仇前夕发出的宣言:“我已经借天主之手报答了恩人;现在复仇之神授我以他的权力,命我去惩罚仇人!”他认定自己执行着神之意志,以上帝之手在复仇,在告诉世人,至真至善至美永远闪耀于人性,谁试图以欺诈取胜、损人获利,必遭报应。
  而随着年岁渐长,阅历渐多,才明白了,为什么曾经也是性情中人的尼克松在暮年时会有此感悟。
  基督山伯爵,他曾是那样一个健壮开朗、优秀出众、对爱情、对亲情、对友情充满期待的青年,年轻的唐太斯不会恨,只会爱,只看得见世上的美好与明亮。
  可他却因为优秀与幸运,不自觉地成了众矢之的,被人陷害入狱十四年,夺妻之仇、杀父之恨,令他坠落在仇恨的深渊里爬不出来,他将自己的一生用于了复仇,却忘记了,生命对每个人都分配了额度,他的整个后半场人生,都在为自己前半场的失去而感伤悲悼,所以他的一生也就成了一场彻底的失去,石铸刀刻、永不铭灭的仇恨,将他铸成了复仇之神,只有仇人的死亡和失败能带给他快意。
  其他任何得到,任何收获,都补偿不了他的痛苦、代谢不掉他的冤屈与仇恨,浸泡在仇恨里的心,再怎么张望,也只看得到黑暗,碰不见光明,学会了权谋,便放弃了自己原本坚持并相信过的真诚坦荡。
  所以基督山伯爵失去了爱人也失去了爱情,失去了父亲也失去了家庭,失去了相信也失去了本可以东山再起的人生,他在仇恨里坚持得太长久,终于把自己雕刻成了一尊手执法杖与长剑的命运之神,公开审判着义与不义。
  他不但毁了仇人,还要毁掉仇人的亲人、爱人,毁掉仇人的财富、家庭、亲情与荣誉,他夺走了仇人们的一切,却不夺走他们的生命,要眼看着他们因痛苦、因不义之举的最终失败和招灾惹祸而羞惭悔恨、痛苦失意、万念俱灰。
  他还原了古老的道德法则,将法律之光照不到的角落公示天下,正义昭昭,虽然来迟,终必不爽。
  黑与白,爱与恨,陷害与报复,在基督山伯爵的复仇世界里,一切起初很简单。而人性从来不是这么简单,连他深爱的梅尔塞苔丝,最后也在心底建起了两座坟墓,一座是初恋唐太斯的,另一座属于她的丈夫、唐太斯的仇人费尔南。
  基督山伯爵并没有任何道德污点,他的计谋与报复也是基于年轻时曾被惨痛地陷害,他的狡猾和狠毒,更是基于已经提前对仇人们进行了罪行认定。
  所以他自认会像命运一样冷酷无情,他自认以毕生之力对不义者进行复仇,是在代上帝进行审判。而最终,基督山伯爵对人生只有这样的感受:“人的天性生来不适宜欢乐,只会紧紧地抱住痛苦。”

书名:独孤伽罗

作者:陈峻菁

状态:已完结

人气:3.1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的其他书籍

千寺钟

作者:陈峻菁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北魏年间,魏宫中“留犊去母”的祖制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