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阴错阳差救了一个大人物,三无青年卷入商战阴谋

小编说:
他不是商人,为什么能在商界呼风唤雨,他不是黑道人物,为什么能制造一场场腥风血雨。倒霉鬼陆鸣一个瞌睡把自己打进了监狱里,在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之后住进了监管医院,阴错阳差救了一个大人物,没想到竟重获自由。可他万万没想到,自由的背后却处处陷阱,步步惊心。
第1章 你想立功吗

  半夜三点钟的时候,一阵刺耳的警铃声在B市看守所的监管医院骤然响起。
  关押在病号里面的犯人都惊慌失措地爬起来,把眼睛凑到铁门的小窗口,看见医生和护士在走道里跑来跑去,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九号病室总共住着五名等待判决的嫌疑犯,四个人都已经从病床上爬起来了,只有靠近最外面一张病床上躺着的一个年轻人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仍然躺在那里,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
  “李科长,看看怎么回事?”睡在最里面一号铺位的一个六十来岁的老汉小声说道。
  只见他隔壁三号铺位上一个三十多岁的病犯踮着脚悄悄走到铁门边,然后打开探视窗的铁板朝外面偷窥。
  “五号的灯亮了,动静这么大,会不会是有人越狱了?”
  一号铺位的老病犯摇摇头,很有经验似地说道:“不可能,看管这么严,哪这么容易越狱……说不定又死人了……睡吧,少管闲事……”
  说着,瞥眼看看躺在那里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年轻人,笑道:“这小子倒沉得住气,既然睡不着就起来给我捶几下背……”
  年轻人似万分不情愿地爬起身来,跪在老汉的身后开始在他的肩膀和脊背上敲打起来。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个男人的大声喝斥。“看什么看?都老老实实睡觉去……”
  正趴在小窗口朝外面看的“李科长”赶紧离开铁门,踮着脚走到床边躺下来,说道:“老赵,让你猜着了,好像是财神出事了……应该还没有咽气,推到贵宾间去了……”
  老赵一边眯着眼睛享受着年轻人的服侍,一边有点幸灾乐祸地说道:“我看他快顶不住了,说不定是自残呢……如果财神死在这里,我看王大麻子这个院长也就别相当了……”
  “赵叔……这里还有贵宾间?”年轻人奇怪地问道。
  老赵黑暗中摸出一支烟点上,老气横秋地说道:“有啊,怎么?难道你想住进去?”
  坐在二号铺位另一个四十多岁的病犯轻笑一声,悄声道:“小子,别异想天开了……知不知道医院的ICU重症室?我们这里叫贵宾间,不过,进了贵宾间的人基本上跟死人差不多了……”
  只听“李科长”叹口气说道:“这就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都爬到行长的宝座上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竟然一下就搞了几十个亿……”
  老赵骂道:“你小子站着说话不腰痛,你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房产局的科长,前途无量,怎么就为了几十万块钱把自己弄进这里来了呢……谁还会嫌钱多啊……”
  正说着,只听外面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然后脚步声就在九号病室门前停下来。
  老赵急忙伸手一推年轻人,悄声道:“有人来了,快回自己床上去……”
  年轻人几个跳跃,就灵巧地回到了自己的铺位上,他刚躺好,只听铁门哐啷一响,过道里的灯光照了进来。
  “陆鸣,出来?”一个穿着制服的管教站在门口大声说道。
  年轻人慢慢在床上坐起来,哆哆嗦嗦地问道:“干……干什么……是不是要送我回号子去……”
  老赵好像是这个病号的头目,管教还没有出声,急忙说道:“陆鸣,干部让你出去,你就出去,怎么这么多废话?”
  陆鸣一脸惊惧的模样,拿起一件橘红色的马甲穿在身上,一步一回头地走了出去,铁门哐当一声在身后关上,锁死。
  外面过道里灯火通明,几个护士跑来跑去,神色匆匆,穿着制服的值班管教守在每个病号的门前,防止里面的人朝外面偷窥,气氛显得很紧张。
  “陆鸣,我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你要不要?”
  一走进办公室,正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的监管医院王院长就大声问道。
  陆鸣显然被搞糊涂了,好在他也不算“新兵”了,在来监管医院“看病”之前,已经在看守所的号子里历练了三个多月,很清楚“立功”是什么意思。
  只是,他搞不清楚自己有什么立功的机会?按照他的理解,所谓立功就是检举揭发他人的罪行,可他压根就不认识什么罪犯啊。
  当然,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也算是立功情节,可问题是,他除了被莫名其妙地按上“破坏工厂生产线”这个罪名之外,确实没有干过其他违法乱纪的事情。
  难道自己在网络上写小黄文的事情被公安局发现了?
  由不得陆鸣多想,王院长那双锐利的眼睛盯得他心惊胆战,急忙稀里糊涂、战战兢兢地说道:“我……我愿意……”
  王院长很满意,点点头,说道:“刚才一个病犯自杀,失血过多,从别的地方调血浆来不及了……我查了一下,你们的血型一样,都是AB型,我希望你主动献800CC血液……”
  “800CC?”陆鸣吃惊地问道。
  他倒是有点这方面的知识,知道正常人献血一般是400CC,现在一下让他献出多一倍的血液,忍不住心里有点发憷。
  说实话,如果在平时,献出800CC血液也许对身体没有什么大碍,毕竟还年轻,可问题是,他在看守所关了三四个月了,每天除了一顿三个馒头之外,就只有一碗菜汤,经常饿的前心贴后背。
  尤其是刚进看守所的一个星期,别说吃饱饭了,每天不挨打就算是幸运了,并且,身上的伤口刚刚痊愈,现在身体正是虚弱的时候,一下献出800CC的血液,肯定吃不消。
  王院长显然看透了陆鸣的心思,严肃地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是医生,不会害你的,年轻人献800CC血液对身体不会有大碍……
  完事以后,我特批给你加营养餐,也不用你付钱,当然了,如果让你献个200CC血的话,那还算什么立功啊……”
  陆鸣很想问问自己立功之后会有什么待遇,幻想着能不能在判决的的时候给自己来个“从轻”之类的,可在威严的王院长面前问不出口,也有点不好意思问。
  王院长见陆鸣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心里暗自焦急,可这种事也不能强迫,忽然心中一动,说道:“对了,我听说你很害怕回到看守所,那里的条件确实没有这里好……起码不用‘坐班’,住宿和伙食条件也比那边好,最重要的是这里没人欺负你……
  我看这样吧,根据你的情况,可能判不了多长时间,如果是一年两年的话,到时候我就把你留在监管医院食堂……
  这里的条件和正规监狱比可是天上地下啊,我相信你们号子的那些苍蝇已经给你介绍过基本情况了吧,对监狱的生活多少有些了解吧……”
  王院长话音刚落,只见陆鸣一咬牙说道:“王院长,我……我愿意立功……”
  世上再也没有比陆鸣更倒霉的男人了。
  在他25年的人生中竟然想不起一件让人感到幸运的事情,也许,父母把他生到这个世界上算是一个例外,可在很多时候,他恨父母让他来到了这个世界。
  有关小时候的倒霉事就不多说了,包括父母离异在内,有太多的不幸,以至于现在都想不起来了,反正,能想起来的一切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悲催的童年。
  都说知识改变命运,陆鸣原本以为上了大学之后,人生可能多少会有所改变,可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一系列的倒霉事就是从他考上这所名不见经传的三本学校开始。
  这一系列倒霉的事例包括:他原本报考的专业是市场营销,满以为自己以后可以成为大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可学校莫名其妙地把他调剂到了让他最讨厌的财会系。
  这还罢了,想到自己将来能当个会计师或者银行的白领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可没想到在大四那年,眼看着就要毕业了,却在一次考试中因为给一个同学传递纸条当场被抓,结果这门成绩按零分计算,最后只拿到了一个肄业证。
  由于羞愧,他没有参加班里面举办的告别晚会,甚至那张肄业证也不要了,而是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悄悄卷起铺盖卷,像一只丧家之犬一般溜出了校园。
  当然,他更没有脸把这件事告诉含辛茹苦、望子成龙的母亲,而是撒了一个弥天大谎,直到今天,他可怜的母亲都不知道自己儿子四年大学几乎白上了,连肄业证都没有拿到手。
  不过,好在陆鸣从小就倒霉习惯了,有着顽强的抗击打能力,在这座大都市的一个地下室里舔舐了几天伤口之后,马上就开始了自我心理安慰。
  哼,文凭算什么?不就是一张纸吗?这世上大老粗发家致富的人多了去了,就不信自己没有时来运转的一天。
  他暗自发誓,不混出个人样子就不回家见自己的老娘,即便做不到光宗耀祖,起码也要衣锦还乡。反正,在他生活的那个小地方,口袋里有几万块钱就算衣锦还乡了。
  可没多久,陆鸣就发现霉运并没有离开自己,在这个充满机会的大都市里处处碰壁,尽管他把就业的条件一再降低,可还是整整三个月都没有找到一份工作,要不是母亲每个月寄给他生活费,几乎就要沿街乞讨了。
  其实,找不到工作的原因很简单,他自己也很快总结出了症结所在,说白了,就是手上没有那张纸,现在他才知道被自己鄙视的文凭有多么的重要,它就像一块敲门砖,手里没有这块敲门砖,哪家公司的大门会为他敞开呢。

书名:非法继承人

作者:超级码农

状态:已完结

人气:41.6万

分类:都市校园

标签: 复仇 宫斗 宅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