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一朝踏入皇家,最终就败在了这份敬重和本分上

小编说:
人只有死过一次,才知道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特别是在争斗不休的后院! 完颜婉兮选秀前也是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宝,选秀后,一朝踏入皇家,她谨记母亲的教诲,敬重福晋,凡事谨小慎微,不出头,可谁曾想到她最终就败在了这份敬重和本分上。 重回进府之初,名份已定,毫无选择的她再不想重蹈覆辙,既然敬重和本分得不到应有的待遇,那就索性做个恶人,快意恩仇。
楔子

  婉兮一直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明明她凡事谨小慎微,恪守本分,说是最佳小妾也不无不可,可为什么最终却落得这般群起而攻之的下场 。
  “格格,该喝药了。”高嬷嬷端着药碗站在床边,轻声劝道。
  “还喝什么药,不过就是早和晚的关系。”婉兮倚在床头,面色苍白,形销骨立,却不难看出往日的风采。
  “格格,你何苦呢?”高嬷嬷眼眶一红,一脸哽咽地道。
  都到了这番地步,福晋还不肯放过自家格格。此时新帝登基,九爷忙于公事,这两个月未进后院,福晋便纵着那些贱人一起作践自家格格。
  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嬷嬷,若我去了,你和听竹便拿着妆奁里的身契银子,带着听雪一起离府过自己的日子去吧!”婉兮望着门外,目光迷离,说不出是心灰意懒。
  往日她这小院不说门庭若市,却也极其热闹。如今,门庭冷若不说,就连她身边的丫鬟小厮不是投靠了别人就是被人找了借口,一个一个地磋磨至死。
  这般境遇到底是那些人的心太狠还是她为人太好欺负。
  “格格,你一定会好起来,等到爷回后院,一定会来看你的。”高嬷嬷被婉兮直白的话吓到了,双腿一软,就这样直直地跪在床榻边,轻声哭喊,似想给她活下去的希望。
  婉兮轻轻摇了摇头,她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她这病不过是普通风寒,只要细细将养,也无大碍,可福晋容不得她,后院的女人也不想让她活下去,便硬生生拖到这般田地。
  懂医理的听兰被乱棍打死了,管膳食的听雪也被找由头打得躺在床上,现在都还起不了身,剩下的高嬷嬷和听竹,两人就是再小心再谨慎又能防得了多少。
  “嬷嬷,我心里清楚,这些人怕是不会让我活着见到爷了。”好几天前她就喝出来了,这药跟之前的不一样,可不一样她又能怎样?
  恨自己明知福晋面慈心狠依旧恭敬,还是恨她明知后院那些贱人无心,依旧忍让。
  “格格,你莫说这种丧气话。”高嬷嬷到是想劝,可惜福晋董鄂氏及其府里格格侍妾们严防死守,他们费尽心思也未能见到主子爷,就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家格格一日一日地憔悴下去。
  “嬷嬷,你听,这催我上路的人就要来了,呵呵……咳咳……”撕心裂肺的咳嗽过后,婉兮苍白的面容上到是多了一丝红晕,看起来显得极其娇艳,仿若回光返照一般。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院外传来一阵细碎而略显凌乱的脚步声,显然来得人并不少。主仆俩不由地对视一眼,瞧见守在屋外的听竹慌乱地跑了进来,就知道那些人到底是等不及了。
  莺声燕语伴着甜腻腻的娇笑声由远及近,思懿居这段时间的冷寂也因此被打破,高嬷嬷走到屋外,看见那一众远远走来的美人们,慌忙回首,“格格……”
  婉兮伸手捋了捋耳边的长发,嘴角微扬,“嬷嬷,听竹,替我梳妆。”
  “格格……”高嬷嬷想劝她顾着自个的身体,可触及婉兮眼中的决然,一度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高嬷嬷和听竹扶着婉兮,更衣梳妆,一袭桃红色的旗妆衬上她苍白的面容,显得病态未消,不过介于她样貌向来出挑,到也没让人觉得憔悴难看,反而多了一丝楚楚可怜之姿。
  当那些莺声燕语出现在屋里时,婉兮轻轻抬眸一扫,嘴角便露出几分嘲讽的笑容来。瞧这阵仗,这后院有子有女的怕是都来了。
  果然,这些人生怕她死得晚了,还有翻身的余地呢!
  “完颜妹妹,福晋这日理万机的,就不来送你最后一程了。不过福晋吩咐了,让我们这些姐妹一起来送妹妹最后一程,想必妹妹也该心满意足了。”领头的不用看就知道是同年进府却不如婉兮受宠的兆佳氏。
  “不来也罢。这虚情假意看你们就够了,再多一人,也不过是让人更为恶心罢了。”婉兮坐在主位上,手里捧着茶盏轻呷一口,入口的茶水让她冰冷的身体瞬间有了一丝暖意。
  话音一落,屋里那些嬉笑的美人们瞬间都安静下来,目光一致投向婉兮。
  对于婉兮的变化,众人均是一脸的诧异。
  往日的婉兮太过规矩也太过本分了,一个从不拉帮结派亦不张狂嚣张的人突然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到也让人颇为意外。不过仔细想想,若非爷太过宠她,宠得他们心惊胆颤,宠得他们不得不团结一致,要她性命,她该是这后院最安静的存在。
  “完颜妹妹,你一向心思灵敏,有些话说得太清楚了反而无趣,面前这三样,妹妹今日无论如何都得选一样。”兆佳氏边说边示意身后的丫鬟将托盘放到主位上。
  婉兮抬首望去,只见托盘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白绫、匕首、毒药,不由仰头大笑,“你们到是准备的齐全。”
  兆佳氏看着不为所动的婉兮,面露得意地道:“好歹是送完颜妹妹最后一程,事情总得办得周全一些。”
  婉兮闻言,不由地沉默了,目光静静地盯着手中的茶盏,语气淡漠地道:“想我完颜婉兮,进府以来,敬重福晋,恪守本分,从不与人针锋相对……却不想做到如此地步,你等还是容不得我。”
  “废话少说,完颜姐姐若是拿不定主意,不如妹妹帮你挑上一样吧!”婉兮话音刚落,兆佳氏身旁的一位美人就已经站起身来了,此人正是前段时间颇为受宠的刘氏。
  都说同行是冤家,涉及宠爱,后院的女人们可不只是冤家,还是仇家。
  众位美人见状,纷纷起身,明明都是明艳照人的模样,可落在婉兮眼里却宛如妖魔一般,好似下一刻就要把人吃了。
  “够了,你们这般也不过就是想要我的命罢了。”‘咚’的一声,婉兮重重地将手中的茶盏嗑在一旁的几岸上。
  “完颜妹妹明白就好。”兆佳氏娇媚地以帕子掩嘴轻笑两声,语气冷冽地道:“完颜妹妹还是自行动手的好,也免得连死都死的不体面。”
  “是吗?兆佳氏,你在这里面充当着什么角色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我死了,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冷笑一声,婉兮伸手拿了托盘里的匕首。
  “格格——”高嬷嬷和听竹看着这一幕,心神欲裂,被粗使婆子压制住两人一阵哭喊,却怎么也脱不了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婉兮抽出匕首,刀刃上反射出来的寒光让屋内不少人的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兆佳氏看着拿着匕首的婉兮,身子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可目光却紧紧地盯着她道:“完颜妹妹既然已经选定,那就上路吧!”
  “不错,若是姐姐不肯,自有人愿意代劳。”
  面对这些咄咄逼人的嘴脸,婉兮银牙暗咬,目光冷厉,“上路,呵,可不就是上路么?这一世,我遵循额娘教诲,谨小慎微,敬重福晋,从不与人为敌,真可谓处处忍让,却没想到最终却落得这般下场。若有来世,我定不会再如这般识大体懂规矩,我要让你们这些贱人们眼睁睁地看着我一枝独秀,宠冠后院。”
  婉兮咬牙说完这些话,目光看向努力挣扎的想往她这边扑来的高嬷嬷和听竹,淡淡一笑,手起手落间,粘稠的血液一下子喷涌而出,她的纤细的脖颈上瞬间便被红色的血液所覆盖。
  “格格——”
  婉兮的身子自坐椅上摔下,面目朝上,血液喷涌,死不瞑目。

书名:宠妾作死日常

作者:月下微尘

状态:已完结

人气:15.1万

分类:古风古韵

标签: 宅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