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孤星满月

《孤星满月》

小编说:
贪狼族的最后一根血脉在一次家变中只留下了池小月,这个刚满十岁的小女孩。她是如何通过自己的的能力一步步成长,最后报家仇的呢?在揭开最后秘密的时刻,上天还能留给了她什么?亲情,友情,爱情,最后陪伴自己的还剩下了什么?
第1章 贪狼族

  1923年腊月十六,沈阳。
  这一年,雪下得特别大,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早已干枯的树杈上裹着一层厚厚的雪,就好似在这腊月里,穿着一身雪白的新衣裳准备迎接新年一样。就连城东的一条老胡同里,都是一片雪白。好在,每家每户的窗台前都挂着一些冻梨,冻柿子,否则,真分不清哪里是大门,哪里是窗台。
  地上的积雪没及小腿,家家户户各扫门前雪,整个胡同倒是显得清爽整洁。许是大雪掩盖了世界的声音,偶有不远处大街上传来喧闹的鞭炮声,也好似在那千里之外。
  然而,安静的老胡同里最东边那一家,却传来一阵火冒三丈的训斥声:“池小月!你去哪里撒野了?!”
  池小月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抿着想笑的嘴,一把拉着她爹的手,一边来回摇着,一边装作无辜地撒娇说:“爹,不要生气嘛!西大街上有一家灯笼店,里面有好多漂亮的灯笼哇,我回来的时候就看了两眼。”
  池小月的爹,池正远是东北大学俄文系的老师,学校已经放假,今天只是让她把翻译好的一部分文稿《战争与和平》送到学校去,顺便路过邮局,把一封平安信给寄出去,这家与学校之间也就十分钟的路程,可这小丫头片子竟然去了两个多小时!这会太阳都快偏西了,能不让人生气吗?
  池正远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用手轻轻捏着她肉呼呼的脸蛋,问:“灯笼店里也卖羊肉串吗?满身的羊肉味!”
  池小月一愣,赶紧双手捂着嘴巴,跳到床边,对她娘说:“娘,我就吃了一串儿,你跟爹说说,看在弟弟刚出生的面子上,让他不要生气嘛!”
  “看你那贪吃的样儿!”池小月的娘洛冰樱坐在床上,刚生了个大胖小子的她身子有些虚,她用手指点了点女儿的眉心,笑着说。
  “我的文稿你送到学校去了?”池正远无视女儿的撒娇接着问。
  “送去了送去了!”
  “我让你寄的信呢?”
  “寄去了寄去了!”池小月眼珠子一转,问:“爹,收信人牧竹之是谁啊?”
  一句话勾起了池正远的回忆:“你牧叔叔是我在上海最好的朋友,还有你简伯伯和卢叔叔,这封平安信,就是跟他们说一声,我们在沈阳过得很好,又给你添了个弟弟。”
  “你该顺便给他们寄些特产送去的。”洛冰樱轻轻拍着襁褓,提议道。
  “对啊对啊,沈阳的羊肉串儿可香啦!不比新疆的差。爹你应该寄点过去的!”池小月在一旁插嘴道。
  此话刚出,池正远的心中又是一阵火烧:“我跟你说了多少次,每年的腊月是我们贪狼族的贪狼月!是要禁食肉类一个月的!今天又是腊月十六,更是我们贪狼族的……”
  “满月节!”池小月抢着回答。
  “你知道还吃羊肉串儿?”池正远一脸严肃地走过去,说:“你都快十岁了,怎么还不听话呢?!你过来,今天非把你的屁股打开花不可!”
  池小月咯咯地笑着,手脚着地,跟小狼一般,在屋里上蹿下跳地跑着。看到她爹一副抓不住她的样子时,又以极快的速度跳到一旁的椅子上,两脚一蹬,双手一攀,一个挺身就上了屋里的房梁,两条腿晃晃悠悠地在空中荡来荡去,得意地说:“爹,我对咱贪狼族的忠诚是放在心里的,不是挂在嘴上的,贪狼星在天上那么闪亮,是可以看到我赤忱的心呢!”
  “赤忱是要从点点滴滴做起,而不是你在那找借口!”池正远气喘吁吁的说:“罢了罢了,今晚礼仪之时,你给我对着满月跪到天亮,以此惩戒!”
  “是!”池小月笑着答道,她摸摸肚子里装了满满的羊肉串儿,心想,早知道多吃几串就好了。
  “礼仪之时,你不准这么嘻嘻哈哈的没个正行知道吗?今天天气这么好,晚上的满月光与贪狼星光汇聚,将形成千年难遇的贪狼月,传说,那贪狼月光是可以更改人大运的。”
  池小月摇头晃脑地望着他,问:“爹,这贪狼月光能更改人大运,有什么科学依据吗?你不是说,做学问就要讲究个真材实料吗?”
  “你!”池正远被这机灵鬼女儿气得头痛:“我平日里是做学问,可有些东西那是民族的精神传承。这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