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锦绣嫡女重归京都,阴差阳错嫁“杀王”

小编说:
他是令天下闻名丧胆的“冷面杀王”,常年戴着一柄面具,天下人传他丑陋如鬼,凶恶如兽,以人头喝酒,坑杀百万降俘,是天降恶神。她是养于深闺的纤弱女子,被父所弃,一朝被接回京都,沦为所有贵女的笑柄。他亲自接她而回,却是她名义上的“三叔”,他护她于腥风血雨,护她于阴谋诡计,长伴于她身侧,令她一缕情丝深陷,最后却阴差阳错嫁于“杀王”。当面具揭开的那一刻,她迷惑了,他究竟是谁?是她的三叔?还是她名义上的“夫君”?
第一章 婚事

  第一章 婚事
  “淮楚贡橘,又被称作金丝蜜橘,其小如龙眼,皮光肉薄,汁水甜浓如蜜。我们大小姐说了,这可是只有宫里的娘娘们才吃得到的好东西,所以特地吩咐奴婢拿过来,给表姑娘尝个鲜。”
  穿藕荷色长裙的丫头款款说着,面上笑吟吟的,弯眉俊颜,却带了一丝显而易见的倨傲。
  顾锦珠目光看着手里的书,眼角都没向她瞟上一眼,只淡淡道:“放那儿吧,替我谢谢你家小姐。”
  那丫头看着她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神色间有些不甘心,又接着道:“大小姐说了,这橘子趁新鲜时吃着最好,这可是咱们姑爷大老远从楚淮带过来的,用八匹快马日夜不停的送往驿站,这才能保持得这么新鲜。”
  她的语气在“咱们姑爷”四个字上咬得格外重,眼中隐约有一丝得意。
  顾锦珠眉头一皱,还不待她说话,从屋里拿了披风的贴身丫头碧菀走了过来,把缎青色蜀锦的披风披在她肩头,轻言细语的道:“小姐,这儿风凉,不如我们进屋去吧。”
  顾锦珠点点头,碧菀正要扶着她起身,目光一瞥,看到了站在下首的送橘子丫头,立刻不客气的道:“东西我们小姐心领了,谢谢大小姐好意了,不过——”
  她话声一转,带了一丝鄙夷道,“贡橘虽然难得,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先前在国公府时,我们家小姐不知道吃过多少呢,也只有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才会拿这当个宝。”
  “你——!”那丫头立刻怒了,一张脸涨得通红,正要反唇相讥,却见顾锦珠蹙了蹙眉,不悦的打断道:“够了!”
  她的声音不大,却自有一股威严气度,两个丫头立时噤声。
  捧着橘子的丫头满脸愤愤,嘴唇嗫嗫半天,但觑了一眼淡淡坐在树下手执书卷的少女一眼,终究没敢做声。
  时值初秋,杨府蔷园里的花木都半是凋谢,高大的树木上叶子半黄半绿,衬得一汪蓝天愈发明净高远。
  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晶晶点点的落在树下的少女身上,她一头如墨的青丝就如同上好的缎子一样发着光。她只着了一件月白色的拢花长裙,袖口用青色丝线勾织出半开的蔷薇花苞,腰间被素带一勾,只显得纤纤袅袅,说不出的干净素雅。
  那丫头有些艳羡的看着,心下却在奇怪,这表小姐比自家小姐还小着两岁,如今也不过十三四岁光景,可这通身清贵的气派,却一点不敢让人小瞧了去。
  相比之下自家小姐虽也容貌出挑,但这气质可就差得远了,怪不得大小姐凡事都要压着这表小姐一头。
  她想起来时大小姐的吩咐,将橘子放在旁边的石桌上,笑道:“既然东西已经送到,奴婢就不多留了,今儿前院大喜,大小姐那边少不了人手,这橘子就请表小姐好好品尝吧。”
  她说着就径自转身,甚至都没向顾锦珠施礼告退。
  碧菀气得面色发红,咬牙怒道:“不懂规矩的东西,也不知大小姐是怎么调教的!”
  哪知她一句话还没说完,那已经走到门边的丫头又折了回来,笑嘻嘻的道:“哦,对了,奴婢差点忘了,大小姐说今天是她和陈姑爷订婚的好日子,锦珠小姐和陈姑爷青梅竹马的,这晚宴请务必出席,小姐还说……”
  那丫头上下扫了一眼顾锦珠浑身上下素淡的衣饰,毫不掩饰目光里的轻视道,“如果表小姐没有合适的衣物,大小姐倒是可以先送你几件,以,充,场,面!”
  她最后四个字咬得特别轻,说完后也不管碧菀气得爆跳如雷,径自转身而去。
  碧菀哪容得别人对自家小姐如此不敬,一张俏脸气得铁青,立时便要冲上去扯了她回来。
  顾锦珠却是无所谓的道:“算了。”
  什么?算了?碧菀瞠大了眼眸,这么不懂规矩目无尊卑的丫头,就算拉回来让婆子教训一顿,谅大小姐也说不出个什么。
  顾锦珠却是看着她嘟着嘴,气恼不已的样子微微一笑,只低声说了句:“何苦为难个丫头。”
  她眉目长得本是清婉至极,这么微微一笑,纤眉舒展,粉唇微弯,细碎的阳光倒映在她的眸子里,晶晶亮的宛如一泓清澈溪水,连日夜陪伴在她身边的碧菀都不由一呆,情不自禁的道:“小姐,你真美,那个陈公子负心改娶杨小姐,简直就是瞎了眼……”
  她一句话未说完,就见锦珠眼里的光迅速黯淡了下去,嘴角的笑痕隐去,如同一朵瞬间凋敛的花。
  碧菀心头一慌,立时满脸焦急的解释:“小姐,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是说……”
  锦珠摆摆手,止住了她的话,声音带了点淡淡倦意道:“我累了,扶我进去罢。”说着径自起身,那一本向来爱不释手的咏瑜花集从她的膝盖上滑了下去。
  碧菀忙俯身捡书,目光一瞥间看到了石桌上那盘金澄澄的贡桔,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小姐,那这盘橘子……”
  顾锦珠头也不回,声音平静无波的道:“你和芸香拿下去分了罢。”
  这可是淮楚的贡橘啊,碧菀张大了嘴巴。
  淮楚贡橘以味肥鲜美,汁甜如蜜,香气沁脾而天下闻名,只是这种橘树性喜潮湿阴凉,只适合栽种在气候阴湿的淮楚之地,成活率极低,每年所产不过凡几,几乎全部都被送往了宫中。
  杨家大小姐说只有宫中的娘娘们才有这等口福,原也没有说错,想来此次是陈家寻到了什么门路才弄了些过来,这么金贵的东西,小姐怎么好赏了她们下人呢?
  虽说,虽说陈家出尔反尔,悔了跟小姐的婚事,但一事归一事,犯不着跟东西过不去呀。
  只是这番话她也只敢在心里嘀咕嘀咕,就算再不长心眼她也不敢到小姐面前口无遮拦了。
  眼看着小姐已经进了屋,她快速的把书捡了起来,目光却不觉一怔,书卷翻开的那一页上只有两句话,其下朱红色的划痕鲜艳刺目,宛如两行蔷薇花泪。
  共藏多少意,不语两心知。
  这是陈少爷对小姐表明心迹时说的话,只是如今誓言犹在,人却转头聘了别人。
  碧菀心下戚戚然,对自家小姐又多了几分怜惜。

书名:步步风华:嫡女锦绣重归

作者:琥珀

状态:已完结

人气:79.1万

分类:古风古韵

标签: 宅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