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夜郎阴阳倌

小编说:
"夜郞自大,讲的是汉朝时西南蛮夷之地一陨的夜郎国国王狂妄自大,把自己小小的夜郎国与汉朝相比,有一种米粒之珠与日月争辉的感觉。 虽然曾经夜郎国的疆土和汉朝疆土比起来确实相差太远,但是夜郎的有些东西确实是当时的汉朝所不能比的,这东西就是巫术。我敢这样说,那是因为,我生活了十八年的家乡,就是曾经的夜郎,虽然已经过去数个朝代,但那些鲜为人知的巫术一直被传承下来……"
第1章我的身世是个谜

  夜郞自大,讲的是汉朝时西南蛮夷之地一陨的夜郎国国王狂妄自大,把自己小小的夜郎国与汉朝相比,有一种米粒之珠与日月争辉的感觉。
  虽然曾经夜郎国的疆土和汉朝疆土比起来确实相差太远,但是夜郎的有些东西确实是当时的汉朝所不能比的,这东西就是巫术。我敢这样说,那是因为,我生活了十八年的家乡,就是曾经的夜郎,虽然已经过去数个朝代,但那些鲜为人知的巫术一直被传承下来。
  如今的夜郎,就在川滇黔三省交界一带,严格来说,夜郎具体位置是在黔西北,是的,我生活的地方就是黔西北,现在叫毕节市。
  我叫陈半山,一个很土的名字,据说是因为老爸当年在半山腰上拣到我才取的这个名字,不过这似乎不是真的,因为听村里有人说我并非老爸拣来的,而是亲生。这个问题在我小时候曾经问过二叔几次,但是二叔每次都咬定我是老爸在半山腰上拣到的弃婴,问多了都是同一个答案,最后我也不再去问。所以十八来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土里蹦出来的还是天下掉下来的。
  我二叔叫陈全刚,是老爸的一个堂兄弟,我自小就是跟着他生活,这些年来,是二叔二婶把我带大,因为我那个不负责任的老爸陈全柱在我五岁时外出,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老爸一去不回的事情,二叔也从来不告诉我原因,只是说老爸外出寻找爷爷,找到了就会回来。
  我爷爷叫陈万博,偶尔在村里老人摆龙门阵时得知,爷爷是个传奇人物,会不少的巫术。据说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掀起文化大革命运动,破四旧立四新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破除封建迷信,爷爷是封建迷信的捍卫者,当场施展巫术证明巫术真实存在。
  这样的结果就是爷爷被严惩劳动改造三十年,当时此事传出去十乡八里,人尽皆知。
  我爷爷也是个苦命人,这一去劳动改造,就再也没有回来,据说当年在山西挖煤劳改,死在山西一个叫临渭的劳改所。
  每每听到这些,我就纳闷了,爷爷死了,老爸为什么还要去找?而且这一找就是十几年,他都不回来看我。
  其实我知道,我那可怜的老爸多半是死了。
  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小时候我根本就不信鬼神,更不相信爷爷因为巫术被劳改,而且二叔也极力否认,所以我也没当一回事,认为不过是那些村里人编慌话来逗自己而已。
  长大后的我依然不相信,但是当我高考结束,做了一个怪梦之后,我开始相信,并且走了一条异于常人的路。
  故事得从2015年夏说起,高考结束之后,我大包小包的来到县城车站,坐上班车回家。
  山路崎岖,颠簸不已,虽然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却坐了将近六个小时才到镇上,之后我徒步回家。
  两个小时之后,满头大汗的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和行礼终于回到生我养我的落崖洞村。好久没见,二叔还是一副农村汉子的形象,很纯朴,二婶还是一个地地道道妇道人家,见我回来,他们高兴极了。
  一阵问长问短之下,二叔道“半山,考得如何?”
  问这个问题,我沉默,因为我早就想好不上学了。生在大山里,本来就过得很拮据,这些年为了供我和堂弟上学,二叔也欠下不少的债,要是再上大学,岂不是要了二叔的命。
  深深吸了口气,我道“二叔,考得不好,大学是上不成了,我准备出去打工。”
  二叔听了之后,并没生气,他道“考不好就再上个补习班嘛,打工有哪样前途?”
  “不了!”我道:“二叔,我自己的情况我知道,再补习,最多也是个末流专科,我不能再浪费你们的血汗钱。”
  二叔知道我成绩一直都很好,听我这么说,他沉默了许久之后,最后搪塞我,道“一但出去打工,有的是你累,在家玩一段时间再说。”
  我本来想说什么,却恰逢堂弟放学回来,二婶借机大家到齐让吃晚饭,这才避开了我上不上学的问题,只不过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很沉默。
  吃过晚饭,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家房屋和二叔家相连,是那种很旧瓦房。躺在床上,我一直思考如何说服二叔。
  思考着思考着,什么时睡着的我都不知道,一直到半夜,我做了个怪梦,在梦中被吓醒过来。
  醒来之后,我迷迷糊糊的,梦里的内容已经记不清楚,只记得在梦中仿佛有个人在给我指示,指引我去曾经老爸睡过的床。我半坐在床上,感觉到怪怪的,心里惦记着梦,我无心再睡,便去老爸曾经睡过的床看一看。
  老爸的床很旧,因为常年没人睡,还有些潮湿,我在开始在床上翻了起来,到最后,竟然发现有一块铺床的木板中间有个暗盒,发现这个情况,我心跳越来越快,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东西,难不成是一大笔钱?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镇定下来之后,打开了暗盒,这一打开,里面只有一本书,并没别的东西。
  虽然只是一本书,但我很快被这本书吸引,这是一本很旧的书,纸张是那种很黄很粗糙的草纸,我迅速把书拿出来,打开来看,上面的字迹是手写上去的,并不工整,而且大部分是繁体字,这一看之下,我的双手颤抖起来,上面记录了一些什么‘走音’‘放鼓’‘杏子假尸术’等等的东西。
  这一刻,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字——巫术。
  这些年来我也听说过一些茅山道士、湘西赶尸、苗彊蛊女之类的故事,不过我从来都不相信,然而看着手中这本巫术手写本,我开始觉得这些东西似乎都是真的,同时我十分的好奇,顿时就开始看一看具体讲什么。
  这一看,我就入迷了,天天呆在家里看,除了吃饭的时候,很少出门,也没有再和二叔说打工的事。
  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我终于把这本巫术研究透彻,这样的我原以为自己将成为茅山道士或者阴阳倌,然而没卵用,因为我发现要拜师入门得三清祖师承认才算茅山正宗弟子。而我们夜郎当地,也要经行内人开光之后,才能成为一名阴阳倌。
  在我们这里,阴阳倌也有不同的叫法,有的叫谜拉,有的叫铛公,铛公有的地方又叫丧葬法师,如果是女的,还会叫神婆。总之,都是和鬼打交道。
  研究巫术之后,入茅山或者开光成了我最大的梦想。然而梦想太美好,现实太残酷,我到哪里找人为我开光。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我准备吃完饭就给二叔说打工的事情,然而还没吃完饭,隔壁张大伯急急忙忙到我家来告诉我们,张麻子被鬼打,快要死了,赶紧去看看。
  没有人不死,哪家都会遇到白事的一天,所以你帮我、我帮你大家都相互帮忙,这不是规矩,但胜似规矩。
  当即之下,二叔叫上我和堂弟,一起去张麻子家坐夜,看一看。人不死图个人气,人死了也好帮忙。
  匆匆吃完饭,我和堂弟陈华与二叔一起赶往张麻子家,堂弟特别胆小,他是那种起夜都不敢到茅房去,找个袋子在家中解决,第二天再扔出去那种人,听说张麻子被鬼打,更是怕得不行。
  渐渐接近张麻子家,我开始感觉到有些不自在,夜色下的空气有些幽冷阴森,让人有一种阴风惨惨的感觉,路边的老树上,不时有乌鸦撕心裂肺地叫,那叫划破阴森的夜空,仿佛是从地狱传来的催命音符,听了让人渗得慌。想起张老伯说张麻子是被鬼打死,我也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书名:夜郎阴阳倌

作者:疯儿

状态:已完结

人气:18.3万

分类:悬疑灵异

标签: 道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