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学霸王妃重生,恰美人年少,风华正茂……

小编说:
沈清薇上辈子入女学、当学霸、什么都掐尖,强到自己嫁不出去,最后被皇帝收编,一道圣旨把自己招进后宫做了贤妃,闲着闲着就把自己闲死了。重活一世,沈清薇只想当一个小女人,可那前世短命的王爷,怎么凑上来了?救命……我还不想当寡妇!
第一章

  京郊,卫国公府别院,梧桐上的知了正叫的欢实,莫名就让人多了几分烦躁。
  卫国公世子夫人谢氏这会儿正蹙着秀美,身后跟着一行人往别院的后花园去,前一阵子她的心肝宝贝乖女儿忽然病了,因为京城炎热,所以谢氏带着她往这京郊的别院来避暑,谁知道她那发热的病症才好,却又染上了别的病了。
  “萱萱,你一会儿可要劝劝你薇薇姐姐,自她病好之后,连一日的书都没有翻过,平常她一日不看书,都睡不着觉的人,这会儿只顾着在花园里吃喝玩乐的,倒是有点你二哥哥的做派了,真真是让人担心了起来。”谢氏说着,只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姑娘。
  这是卫国公府的四姑娘,以前最喜欢跟着沈清薇屁股后面跑,压根不是个读书的材料,因为两人年纪相仿,今年一起考上了女学,所以谢氏也只能央着她来给沈清薇做做思想工作。
  不远处的水榭里头,鲛绡纱正随风飘动,梨花木的美人榻上,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正慵懒的躺在上头。
  那眉宇虽然青涩,可动作见却又着让人难以言喻的风韵,仿佛她天生就有着那股子让人迷醉的慵懒。
  沈清薇翘着兰花指,从一旁的掐丝珐琅黄底红花的碟子里捻起了一颗红的发紫的葡萄,丢进嘴里嚼了两口。
  “清风,再让厨房送一碗绿豆汤来,这种日子应该喝些绿豆汤才舒畅。”沈清薇挥了挥手,让身旁服侍着的丫鬟去准备吃食。
  在京城的贵圈里面,没有人不知道这卫国公世子嫡出三小姐的名声的,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她身边有四个丫鬟,分别叫:清风、明月、良辰、美景。这四位佳人,不光名字美,人更是出落的好。沈小姐更是不顾犯了自己名字的忌讳,准了那丫鬟喊做清风。
  小小的丫鬟就有这样的姿色,那沈小姐更是不用说,定是这世间少有的绝色佳人。且她不光容貌国色天香,更出众的是她的才华,小小年纪,经史子集无一不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多少才子曾因此望而却步,堪称她惊才绝艳,也是不为过的。
  不过……这些都是前世的沈清薇,如今想想沈清薇都佩服起当年的自己来了。自从发现自己重生到了自己十二岁的时候,沈清薇觉得,这辈子她不要再那么过了。
  大周女学兴旺,女子除了不能入朝为官之外,所有的教养都是和男子一样的。
  上辈子的沈清薇才色绝佳,结果眼高于顶,看上的不来求亲,来求亲的她看不上,最后便宜了皇帝老儿,去后宫走了一遭,误了卿卿性命。
  “三姐姐,你的病好了吗?”
  “一早就好了,你怎么有空过来?”沈清薇从榻上起身,招手招呼她这个四妹妹过来:“这儿有新鲜的葡萄,听说是西域进贡来的,我爹才托人送来的,一起吃吧。”
  沈清薇捏了一把沈清萱的小脸蛋,见她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当真是可爱的不得了。她前世只顾着自己要拔尖要强,把姐妹们都看着了地上的泥土一样,从来不放在眼里,即使是这位长辈们最喜欢的小妹妹,她也从来没放在眼里。总觉得长的漂亮又不能当饭吃,脑子是一团浆糊,也不过就是被人当摆设罢了。
  不过这位美得可以当摆设的妹妹命倒是不错的,沈清薇进了宫,一入宫门深似海,能见到的家里人不多,这位妹妹倒是经常去宫里探望她的。因为她后来嫁的人是平宁侯府的嫡长子,她们的表哥谢玉。
  沈清薇经历了一辈子,算来算去,这位迷迷糊糊的妹子,却是命最好的人,自己一世要强,最后却病死在了深宫内院,想想也真是扼腕。
  “三姐姐病好了怎么不去女学上课呢?无音先生还问起了我,说上次她教的那一首春江花月夜,只有姐姐弹才最有韵味,眼看着马上就要金秋会了,姐姐不弹,没有人敢上去呢。”沈清萱是典型的乖乖女,几个孙女中,卫国公夫人最喜欢的就是她。就连沈清薇这个世子爷嫡出的孙女,在卫国公夫人的眼中,只怕还没这小孙女儿让人疼呢。
  不过沈清薇前世却从来不重视这些,自己够强大就好,小姑娘家家的,才让人疼呢。
  可那一世的事实又证明了,做女人还是得让人疼啊!老皇帝曾经很直接的跟自己说了些话,言下之意就是:你太厉害了,这世上没人敢娶你了,没办法我才把你收到宫里的,不能让你老爹没面子啊!好歹他也是我的国之栋梁。
  老皇帝还给了她一个封号叫贤妃,果然是很闲很闲的。想想让人蛋疼的前世,沈清薇决定,这辈子她也要做小女人。
  如何才能做一个小女人呢?沈清薇看了看眼前的沈清萱,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明白了。眼睛一亮道:“萱萱,你的发簪正好看,是在哪家买的,告诉我,回京我也打一套去。”
  沈清萱差点儿就要被沈清薇的反应吓的掉下巴了,以前的沈清薇,那从来都是眼睛长在头顶,朝天看的。别人头上就是带一高耸入云霄的金冠,估计她也是瞧不见的,怎么今天一反常态,居然问起了这些?
  沈清萱觉得,二伯母说三姐姐病了,果然没骗人,这哪里是病好了,分明就是越来越重了!
  “这个……是珍宝坊的首饰,上次二姐姐要三姐姐跟着我们一起去的,可惜三姐姐要练琴,所以不高兴去,不过里面还有很多品种,比我头上的还要好看,三姐姐一定会喜欢的。”沈清萱看着沈清薇,有点不大确定的回答。
  “是吗?珍宝坊有这样的货色,我怎么没瞧见过?”沈清薇饶有兴趣的继续打量沈清萱头上的发簪。沈清萱缩着脖子,默默道:三姐姐你从来不逛首饰店,还说有这时间闲逛,都可以多读几篇文章了……
  “三姐姐,迎新会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沈清萱眨了眨眼睛,强调了一下她此次来的主要目的。
  沈清薇仰头躺倒在贵妃榻上,捻了一颗葡萄吃了起来,顺手接过清风端上来的绿豆汤,稍稍的喝了一口,笑眯眯道:“你回去告诉无音先生,总要留些机会给新人,今年我便不弹琴了。”
  沈清萱咽了咽口水,继续问:“那妙舞先生说,若是三姐姐不弹琴,可不可以当一次领舞?”
  沈清薇面无表情的继续喝绿豆汤,想了想,勉为其难道:“我大病初愈,只怕领舞没有那个体力。”
  “那……书绝先生说……”
  “告诉书绝先生,清薇这一病一个月没有练字了,只怕到时候丢了他的面子,今年的花名册还是让别人写的好。”沈清萱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沈清薇给堵了回来。
  沈清萱这下彻底没辙了,只撅着小嘴问道:“三姐姐,那这次金秋盛会,你打算做些什么呢?”
  沈清薇想了想,放下喝空了的成窑五彩小盖盅,看着沈清萱无辜的表情,捏了捏她的鼻尖道:“我就跟你一样,坐在下头,看着人家表演就好了呀。”
  沈清萱的劝慰宣告失败,无精打采的去向谢氏汇报道:“大婶娘,三姐姐的病,我看还是另请一个高明一点的大夫过来瞧瞧吧。”
  “怎么?你也觉得她不太对?”谢氏听沈清萱这么说,只急得从青鸾牡丹团刻紫檀椅上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她面前问道:“她今儿都跟你说了些什么?怎么比你从前见她还更无精打采一些?”从前沈清萱见沈清薇无精打采,是因为处处被她打击,感觉自己简直是一无是处,可今儿沈清萱无精打采,是忽然发现那个喜欢处处打击自己的三姐姐忽然不见了。沈清萱默默说服自己,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可这特么的实在看起来不像是一件好事儿!
  卫国公府,老太太住的福雅居里,沈清萱把今天在别院的见闻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只耷拉着脑门道:“我问了三姐姐要不要跟我一起回来,她说还想再那边住一阵子,那里人少,住着自由又清静。”
  这时候厅里坐着几个人,分别是大房的媳妇小谢氏,三房的媳妇林氏,大房的五姑娘沈清蕊。
  原来大房是卫国公的庶长子,配的是谢家庶出的二姑娘,也就是沈清薇母亲的二姐,可惜二姨娘在生国公府大姑娘的时候难产死了,沈家的人怕其别家人对大姑娘不好,所以就又纳了谢家庶出的四姑娘做续弦,也就是如今的小谢氏。

书名:妻闲夫贵

作者:轻夏

状态:已完结

人气:26.4万

分类:古风古韵

标签: 宠文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