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屯兵百万,鏖战群雄,东方铁骑横扫大陆!

小编说:
唐亮意外穿越三国,附身在一个年轻小将身上,他收猛将,招谋士,训练死士,特种兵,屯兵百万,鏖战于群雄之间,平定四方蛮夷,恩惠于天下,成为冷酷无情的霸主,同时还是民心所向的帝王!俘获美人心,携美远征海外,横扫大陆,他的东方铁骑所向披靡,建立新帝国的无边霸业!
001醒来

  西边的天空中,晚霞像道道血痕紧紧压着大地,莽莽的荒原渐渐黯淡,在暮色中显得更加孤寂与凄清,空气也似乎凝固不动了,只是其中充斥着一股呛鼻的焦臭与浓重的血腥味。
  几只刚刚饱食的肥硕乌鸦,绕着一颗已经枯朽的大树飞了两圈,落在调零的枯枝上,用带着残余血迹的利啄,漫不经心地梳理着羽毛,不时打着饱嗝,似乎在嘲笑着这片土地。
  这里没有炊烟,没有人声,只有一座座被捣毁点燃的房屋,只有尚未熄灭的火光与浓烟,只有狼藉遍地的尸体,是人的尸体。
  尸横遍野,堆积如山。
  鲜血几乎浸透了村庄的每一寸土地,形成了一大片令人作呕的暗红色泥沼,无数残缺不全的肢体、碎裂的头颅横七竖八地散落在暗红色的泥沼四周。
  夕阳沉入了云层,天色也渐渐地暗淡了下来,乌鸦拍打着翅膀,盘旋在村庄的上空,形成了一个队列,像是打了一次胜仗一样,缓缓地向着将要黑暗的天空飞走了。
  血色沼泽的边缘,一个少年从尸体堆里爬了出来,大字型的躺在那里,胸口的一起一伏,代表着他还活着。
  在火光的映照下,那个少年的手指微微地动了一下。浓郁的烟味里夹着着一股血腥,扑面向他袭来,呛的他轻声咳嗽了几声,让昏睡中的他渐渐有了意识。动了动僵硬而又酸麻的手臂,试图撑地而起,却感到双臂传来了阵阵犹如针刺的疼痛,他咧了嘴,呲着牙,“啊”的一声轻叫,便坐了起来,同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了周围的一切,脸上立刻现出了一阵惊恐,不自觉地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发现自己的半个身子都沾满了血色,他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周围是遍地的尸体,他全身颤抖着,迈着颤巍巍的双腿不住地后退,脸上的表情已经僵硬了,面部更是一阵抽搐,是害怕。
  他注意到了地上躺着的人大多都是头裹黄巾的人,他还来不及细想自己身在何处,便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微微地颤动了起来,紧接着滚雷般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地传入了他的耳朵!
  他回过头,却无法再黑暗中看清到底来了多少人,也无法辨认是什么人,他唯一的的想法就是躲,躲到一边去。
  恐惧中,他看见不远处有一道低洼的土沟,便毫不犹豫地跳了过去,将自己的身子蜷缩在土沟下面,露出两只惊恐的眼睛,注视着那片马蹄声传来的黑暗。
  砰!砰!砰!
  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感受着自己的心脏越来越快的跳动,就连自己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而那阵滚雷般的马蹄声也越来越近。
  只片刻功夫,一队骑兵驶入了他的视线。骑士们头上戴着铁盔,身上披着铁甲,手中举着长枪,整个人的要害部位都被包裹在坚硬的铁甲里面,头盔下面露出了两道闪着森寒目光的眼睛,其中一个骑士手中举着一面大旗,黑暗中他无法看清旗帜上面的标志。
  “停!”领头的一个骑士勒住了坐下的马匹,将左手抬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九十度的直角,大声喊了出来。
  骑士们都停了下来,并列成了一排,森寒的目光从头盔里面扫视着外面的一切。
  “都下马,四处搜寻搜寻,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领头的骑士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朗声说道。
  “诺!”
  骑士们都陆续翻身下马,拿着手中的长枪,迈着沉重的步子,向前面的那片血沼搜索了过去,每走向前走一步,身上就会发出金属碰撞的脆响。
  低洼的土沟下面,他正默默地注视着这群由二十个人组成的骑兵队伍,在火光的映照中,他看清了那面大旗,橙红色的大旗上面绣着一个金色的“汉”字。
  “汉?难道我到了汉朝?是西汉还是东汉?” 他的心中充满了疑问,又继续看了过去,见那些骑士在尸体堆里摸索着钱财,便暗暗地想道,“他们好像是在死人堆里找钱……那些被杀的人都头裹黄巾,难道……难道是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吗?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那我是谁……”
  低下头,看了看手、脚,惊奇地发现身体居然并不是他自己的,粗壮的手臂,宽大的手掌,以及身上的这身和那帮汉军一模一样的衣服,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完整无缺的铠甲,头上还顶着一个沉重的熟铜头盔。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出了车祸被救护车拉到医院里了吗?难道……难道我已经死了?那我现在……灵魂附体?”
  脑海中突然闪出了死前的记忆,他叫唐亮,一个公司的老板,为了业务上的应酬喝了酒,醉醺醺的开着车,在回家的路上,在冲过十字路口的时候,他没有看见红灯的亮起,就那样的快速地飞了过去,不幸的是,一亮重型卡车也几乎在同一时间从侧面撞了过来……
  月亮拨开了厚厚的云层,慢慢地爬了上来,用他皎洁的光芒普照着大地,大地迅速被笼罩上了一层银灰色,也使得黑暗的夜里有了微微的亮光。
  土沟上面,那群骑士还在尸体堆里四处搜索着钱财,忙得不亦乐乎。
  土沟下面,他转过了身子,背靠着黄土,抬起头看着夜空中高高挂着的月亮,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
  叹息声很低,加上那群骑士每走一步都会发出一点声响,将这声十分轻微的叹息声给完全地遮挡住了。
  垂下眼帘,他举起自己的沾满血迹的双手,又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觉到了疼痛,不是在做梦。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伤,猜不透被自己附体的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就在这时,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一段本不该属于他的记忆,他清楚记得自己的名字叫高飞,是北中郎将卢植帐下的前军司马,他率四百骑兵前来追击突围的黄巾贼兵,不料自己寡不敌众,反被贼兵包围,他拼命的杀啊杀,越杀贼兵越多,越杀身边的人就越少,终于,他力竭而死。
  两种记忆,却拥有着同一个身体,他突然感到头很痛,两种格格不入的记忆硬生生地碰撞在了一起。一个是公司的老板,有妻儿,有事业,另一个则是率领千军、征战沙场的年轻小将……他的思想混乱着,他必须用自己的意志使得这两种记忆中和。
  微风拂面吹来,空气中还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他靠着背后的土堆,注意到自己的正前方的那片树林,从草丛里涌出来了几头眼睛冒着绿光,张开血盆大口,露着白森森牙齿,全身毫毛竖起的野狼,正紧紧地盯着他看。
  他看见那几头狼露着锋利的爪子,向着他快速地奔跑了过来,还发出了一声尖锐的狼嚎。他情急之下,再也顾不得自己到底究竟是唐亮还是高飞,本能地爬上了土坡,大声喊道:“有狼!狼……狼……救命啊!”
  野狼的嚎叫声惊动了正在搜索尸体的骑士们,他们一转过身子,便见浑身血迹的人没命地朝他们跑来,身后还跟着受惊的马匹,以及追来了四头张牙舞爪的野狼。
  “这帮畜生!”领头的那个骑士将自己手中的长枪插在了地上,右手从腰中悬挂着的剑鞘里抽出来了一把长剑,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向着身边的骑士使了一个眼神,其他骑士便纷纷效仿他的动作,抽出了自己腰中的长剑,寒光闪闪的白刃对准了将要前来攻击的野狼,并且将奔跑过来的高飞和马匹给遮挡在了身后。
  野狼突然向前猛地扑了过来,只见骑士们熟练地挥动手中的长剑一阵乱砍,便将几头野狼瞬时间剁成了肉泥。
  领头的骑士退后了一步,将长剑插入了剑鞘,急忙回转了身子,看了一眼奔跑过来的人,脸上还带着一丝惊喜,急忙抱拳拜道:“大……大人……属下卢横,参见大人!”
  “参见大人!”其余骑士也都纷纷插剑入鞘,齐声拜道。
  他听到那些人的叫声后,没有说话,凭借着高飞的记忆搜索着眼前的这个领头的骑士。
  卢横见高飞一脸的木讷,表情还有些惊恐,便道:“大人,属下找寻了整个战场,都没有能找寻到大人,还以为大人已经……现在大人逢凶化吉,大难不死,想来是上天的安排。大人,我等奉中郎将卢大人的命令前来掩埋我军尸体,没有想到遇到了大人,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卢横,幽州上谷人,高飞部下的屯长,同时也是他的亲兵。他记起了眼前的这个人,打量着卢横,只见他二十六七岁模样,中等身材,浑身肌肉绽露,异常结实,一双深陷的眼睛透出智慧与精明,双鬓长着细密而又卷曲的胡子,给他添加了几分成熟与老练。他的脸庞与身架都像刀削斧砍一样,轮廓分明,显示出一种力量与意志,站立在那里矫健挺拔,真是铁铮铮的一条汉子。
  他打量完了卢横,笑道:“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卢横和另外一些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完毕,只听卢横道:“大人,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尽快处理完这些尸体吧!”
  他点了点头,随即吩咐了下去,再次看看自己的身体,他的心中想道:“没想到我居然来到了东汉末年,在这个战火不断,群雄争霸的年代,我必须要有自己的一番霸业。唐亮已经死了,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那就让我高飞在这个时代掀起一次浪潮吧!”
  高飞和卢横他们一起将汉军尸体找寻了出来,在附近挖了一个大坑,将尸体掩埋了下去。之后,他们将黄巾贼的尸体全部堆积在了一起,用火将其焚毁。忙完了这一切后,高飞便让卢横在前面带路,随同他们一起回营。
  高飞骑在马背上,本是初次骑马的他却是如此的熟练,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颠簸。他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世:高飞,字子羽,凉州陇西人,自幼弓马娴熟,十五岁选为羽林郎,黄巾起义之后,十八岁的他因为朝廷缺少下层军官,便破格提拔羽林郎为各部的军司马,他便是北中郎将卢植帐下的前军司马,受卢植节制,前往河北讨伐黄巾军,而他所在的位置,则是在广宗城外。
  路上,高飞仔细地回想起了自己的一切,以及和这个时代所有有关联的一切……

书名: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作者:我的伤心谁做主

状态:已完结

人气:50.8万

分类:历史军事

标签: 三国

作者的其他书籍

贴身神医

作者:我的伤心谁做主

分类:都市校园

神刀门传人叶寒,刑满释放重获自由,一统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