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暗药师

《暗药师》

小编说:
历史上有一种从来不为人知的职业,他们以人为药之容器,以人炼药。
吃人(一)

  马染尘在悦来饭馆吃饭的时候,听到邻桌两个猥琐的男人正在偷偷讨论刚刚进来点了一碗清汤面的女人。
  那女人很有几分姿色,这已经让饭馆里的所有男食客纷纷侧目了。但在这战乱的年代,一个很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孤身一人来到饭馆吃饭,并且身上背着一包行李,看起来不是本地人,这就更加让人好奇。
  可是马染尘的心思不在那个女人身上,而在旁边这两个男人身上。
  别的男人见色起心,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顶多说一些淫言秽语,在嘴上占个便宜,但是这两个男人的对话让马染尘打了一个激灵。
  马染尘瞥了一眼邻桌,那两个男人一个脸上有道刀疤,一个食指和中指少了半截。
  刀疤脸垂涎欲滴地看着正在吃清汤面的女人,低声说道:“兄弟,这个女人可是百里挑一的!你看她背着一大包东西,看来是出远门,在这里无亲无故。等她吃完出去,我们就跟在后面,到了人少的地方就下手!”
  马染尘心想,这是要谋财还是谋色?
  断指男夹了一片清炒的白菜叶,说道:“妈拉个巴子,十多天没有沾荤了,天天吃白菜萝卜,这次可得开开荤!”
  马染尘还是没有听明白。开荤在这个地方有两种意思,一是吃肉,一是床笫之欢。这断指男说他十多天没有沾荤,可能是身上没钱,十多天没有吃到肉了,也可能是十多天没有碰过女人了。
  如果仅仅听到这些话,他也就不会觉得奇怪,不会关注这两个猥琐男人了。可是接下来的话让他后脊背一阵凉意。
  刀疤脸听了断指男的话,笑了笑,脸上的刀疤如蚯蚓一般扭动起来,呲着牙说道:“何止是开开荤,这女人身上的肉肯定味道好得很!你看那脸,又白又嫩,像豆腐一般。你看那手,又细又长,像小葱一样。”
  断指男扭头看了看那女人,迷茫道:“大哥,照你这么说,她就是小葱拌豆腐?”
  刀疤脸一筷子敲在断指男的寸板头上,发出“嘣”的一声响,仿佛敲木鱼一般。
  “你他妈傻啊?小葱拌豆腐不还是素菜么?还开个屁荤哪?”刀疤脸骂道。
  断指男双手捂头,疼得嘴角抽搐。
  刀疤脸将筷子往桌上一放,以命令的口吻说道:“待会儿吃她的时候,你可要把她的脸和手指留给我。”
  断指男被打得害怕了,急忙用力地点头。
  听到这里,马染尘浑身一颤,额头冒出汗来。这两人原来既不是谋财,也不是谋色,而是要把她吃了!
  刀疤脸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继续说道:“我说了多少遍,吃要有吃相。”
  断指男立即坐正拿好筷子。
  “我不是说现在,我是说待会儿吃她的时候。每次你都饿狼一样,胡乱啃一番,选好的吃,又不把骨头啃干净,既浪费又引人怀疑。一看就不是正常死亡。要不是现在世道乱,你早就被枪毙一百遍了!”刀疤脸将声音压得更低。
  但马染尘还是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
  断指男用断指挠挠脸,露出羞愧难当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