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梨花殇

小编说:
与世无争的官家女子,本可平静一生,却因为玉梨簪的出现,让她的命运骤然陷入巨浪狂澜。宿命的玄机无从道破,而她注定要经由爱情被卷入宫闱之争,在阴谋诡计中举步维艰。 而他是宫女所生的皇子,才华出众,抱负宏伟,却命运跌跌宕,但世间只有他才可以笃定地说:“你是为我而生。”他宁可被日贬九百里,宁可舍弃皇位,坚持不放弃,只为爱她。 命运翻云覆雨,躲不过的情劫,纠纠葛葛中,谁是幕后推手?爱又会何去何从?浩瀚花海,如雪落,铭刻一首千回百转的痴情绝唱!万里江山,盼明君,彪炳一段气吞山河的雄壮凯歌!
第一章 褴褛行装府门遭羞辱 投亲有靠谢家拨梨园(1)

  耀眼的阳光直刺人眼,若愚一手挽着母亲,一手挎着包袱,站在百洲城下。
  此时,他的心情有些复杂,既有对日后未知生活的恐惧,又有忐忑的希冀。
  若愚不由自主地揽了揽手腕上的包袱,这是他全部的家当。他舔舔因发干而开裂、起泡的嘴唇,使劲吞了口唾液,喉咙却依旧干得冒烟。若愚低头看着母亲满脸的风霜和倦容,顿时觉得心疼和难过,“娘,我们到京都了。”
  “嗯。”母亲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叹道,“终于到了……”
  “喝水,娘。” 若愚将水囊凑近母亲嘴边。
  母亲喝了一口,又停住递给儿子,“你喝。”
  “我不渴,您都喝了吧,反正就要到了。”其实,现在能不能说到了,他心里没有底。母亲点点头,将本就不多的水吞下,母子俩又继续前行。
  暗红的大门颇有气势,门前没有石狮子坐镇,只挂了两盏大红灯笼,不似别的高官府第气派辉煌,但开阔的门庭、洁净的台阶,依然彰显出主人显赫的身份。
  若愚抬头看见灯笼上面的确写着“谢府”二字。
  “娘,就是这里了。”
  母亲眼里焕发出难得一见的光彩,“到了。”
  与此同时,若愚眼里的光彩却暗淡下来。他低头看着脸色蜡黄的母亲和衣衫褴褛的自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吏部尚书谢瑞定虽是父亲的同窗故交,吏部尚书可是个大官,非亲非故,又将近二十年不曾来往,仅凭父亲的一封信,他会接纳我们吗?
  既然来了,还是去试试吧,也好让自己死心。若愚有些后悔,不该把家里的两亩薄田卖了,孤注一掷来京都“投亲”,如果“投亲”不成,他们娘俩可就没有一点退路了。卖田的银两在路上用光了,他们现在身无分文。
  “娘,您先歇歇,我去叫门。” 若愚扶着母亲在台阶上坐定。
  “若愚,”母亲叫住他,“千万不要失礼。”
  若愚站在大门外,举手正欲拍门,门忽然开了。
  “小姐,快点。”一个穿白底碎花裙的女孩从门里跳了出来,一头撞在他身上,“哎呀,这是谁呀?”
  若愚举起的手还悬在半空,呆呆地看着这个女孩。女孩五官精致,嘴角左边有一颗小痣,为她增添了几分妩媚。
  女孩冷不丁被他吓了一跳,却并没有生气,看着他嘻嘻一笑,“快点让开。”
  这时,一个穿淡绿长裙的女子在家丁的陪伴下走了出来。
  如果刚才的女孩用好看形容,那么,眼前的女子只能用美丽形容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肤如凝脂,秀眉如画,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顾盼之间带着几丝清高。椭圆的脸隐约可见几分倔强和严肃,身上散发着浓浓的书卷味道,甚是雅致。她给他的感觉端正清秀、清新脱俗、傲慢中透着冰冷。
  “白颜,你怎么随便和陌生人说话?”绿衣女子一开口就破坏了若愚对她所有的好印象,虽然声音动听,但在他听来跟她的人一样冰冷。
  “小姐,我是叫他让开些。”白颜偷偷地对若愚吐了吐舌头,辩解道。
  被称为小姐的女子淡淡地瞥了若愚一眼,冷冷地说:“有手有脚,年轻力壮,不去做事挣钱,反而好逸恶劳……”
  若愚何时被人这样羞辱过,顷刻间脸涨得通红,顿时怒起,“你说什么?!”
  “你们不要看我父亲心善,就天天到门口来讹钱。”小姐语气严厉地说,“本小姐是不会纵容你们的。”
  说罢,不容若愚解释就吩咐家丁:“趁父亲还没回来,把他驱走,不要让父亲看见。”

书名:梨花殇

作者:天下尘埃

状态:已完结

人气:7.4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标签: 言情 小说 宿命 宫闱 皇子

作者的其他书籍

苍灵渡

作者:天下尘埃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十九年前,淮王造反,占领淮南及京城,与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