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屠神魔君

小编说:
在强者为尊的世界,你会发现一味的韬光养晦,只能让那些嚣小之辈更加的变本加厉,只有张狂的站在世界的巅峰你才能领略到绝美的景色。他张狂,他冷血,但他有一颗淳朴的心。他有宏愿,他不是一个嗜血的人,一旦他开始嗜血敌人,修罗也会胆颤。
第一章 无名功法

  “小杂种,让你装糊涂,让你假清高……”
  “打!打死他!”
  几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一边叫嚷着,一边踢打着地上一个看上去比他们都要瘦弱的孩子。
  小小的身体紧紧的蜷缩在地上颤抖着,用缩小自己的体积来避免着受到更大的打击。由此看来,这样的‘优待’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从地上那孩子颤抖的身躯上可以看出此时他非常痛苦,但是他仍然一声不吭,他那撑在地上的手由于用力过大已经有些发青了,显然他在极力的忍耐着。
  看着地上的倔强孩子,那些踢打他的少年更是加大了脚上的力度,突然,地上那个倔强的孩子猛地站起来,抓住一个离他最近的孩子就开始疯了一样的乱打。另外几个孩子被突然暴起的他吓呆了,然而一刹那的时间他们反应过来时,他们的同伴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了。
  “杂种,快点放开周通,快点松手……”伴随着惊怒的叫声,回过神来的几个孩子立马弯腰企图拉起那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周通,几人由于害怕打到地上的周通这时纷纷停手,毕竟拳脚无眼。然而倔强少年却是死死的抓着周通,无论周围的人怎样拉拽周通,他的手就像铁钳子一样死死的抓着不松手,这时他那原本清秀的脸竟显得有些狰狞可怕。
  另外几个少年都被这样的他吓得有些不知所措了,只能茫然地站在那儿看着他继续殴打周通,竟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都让开,你们几个小兔崽子想干什么,难道要造反不成?”这时一个中年汉子的声音出现了。
  这时这几个不知所措的少年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一样,纷纷开口道“钟叔快来看看,叶翔这小杂种不知道发什么疯正在殴打周通,您快点来阻止他吧。”
  被他们称作钟叔的中年汉子看着这时仍在乱打一通的叶翔和面目全非的周通,几步走上前去,只见他伸出的右手轻轻捏了一个法诀击在叶翔的胳膊上,顿时那几个站在边上的少年看到叶翔原本怎样也拉不开的手却一下子自己松开了。
  突然感觉到整个手臂麻木的叶翔这时也清醒了,看了一眼被自己打成猪头的周通,又抬头看了看站在身边的钟姓大汉,已经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了。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又在这里打架,我不是之前已经警告过你们了,不要让这种事情再发生。”钟姓大汉脸色有些阴沉的说道
  “钟叔,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一行人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叶翔,周通好心的与他打招呼,谁知道他不但不领情反而殴打周通,我们想要劝架但是叶翔就是不听,还说要打死周通。对了,钟叔他们都可以作证的。”说罢他转过头去对着背后的几人施了一个隐晦的眼色,其中一个少年说道
  “是的,是的李恒少爷说的都是实话,你要相信我们,钟叔……”周围的几个明显以说话少年为头,这时都附和的说着
  看着明显也是挨了不少打的叶翔,钟离怀疑的问道:“他们说的对吗,叶翔?”说完饶有兴致的看着叶翔
  “钟叔,你可以相信他们,现在我说什么都是枉然,毕竟我是一张嘴,不过我还是给您说一句,周通挨打是应该的,不光是他,今天在这的所有人我会全部记住的。”说完这句话的叶翔并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是拍拍身上的泥土向家里走去。
  看着那有些单薄的身影,钟离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睛,对着身边的几人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就离开了。
  “李恒少爷,那叶翔太嚣张了,我们不能这样放过他。”看到钟离已经离开了,李恒周围的几人又开始讨论了。
  “哼,叶翔这个小杂种竟然敢威胁我,最好别让我抓到把柄,对了大家抬着周通回家吧,到时周通他爸看到儿子挨打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李恒看着远去的叶翔恨恨的说道
  “就是,再过几个月李恒少爷就要年满十五岁了,到时只要李恒少爷修炼了你们李家的青木引气诀就可以成为一名修炼者了,那时收拾叶翔那个杂种还不是手到擒来。”另一个孩子也开口了
  几人一边说一边抬着昏迷不醒的周通向周家走去
  回到家的叶翔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知道母亲又出门给大户人家洗衣服去了,他赶紧去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不然母亲看到又会伤心的,自从九年前母亲带着自己来到这个小村子后自己就一直受到村里几个孩子的欺负,虽然他有时也会反抗,但是母亲总是告诉自己要忍着。毕竟是孤儿寡母的,家里没有个男人撑着,受欺负总是难免的。
  虽然今天叶翔挨打了,但是他十分的开心,因为他狠狠地打了周通一顿,周通是那几人中心眼最坏的一个,从小到大凡事作弄叶翔的计划基本上都是他想出来的,就拿这次,原本遇到几人的他本想绕道开来的,谁知道周通竟然在那李恒的耳边嘀咕了几句,于是一行人偏偏朝着他走来。
  按照叶翔原来的习惯挨几句骂,挨几下打为了不让母亲担心他是可以忍受的,但是偏偏周通又骂他“小杂种”,这是他最不能忍受得了,因此他暴起殴打了罪魁祸首——周通
  拿出药箱的叶翔熟悉的清理着自己的伤口,他要在母亲回家之前把自己弄得不那么狼狈,不然母亲又得伤心难过。
  “这帮人渣这次下手还真重,看来以后要多打几个人才能找回来,哎,看来自己要想办法提升实力了。”擦拭着自己胳膊上伤的叶翔呲牙咧嘴的自言自语道
  突然听到自家大门的声音,叶翔赶紧吧药箱藏了起来,走出屋门去迎母亲,因为他知道母亲回来了,他不能让母亲看到药箱。
  “娘,您回来了啊,快点休息一会吧,我去做饭。”说罢遮掩着有些淤青的额头向厨房走去,只顾遮掩额头淤青的他忘了手臂上也是有不少伤痕的。走到厨房的叶翔怕了拍胸口大松了一口气想到:还好母亲没有看到,等一会天黑母亲更发现不了。
  看着表演的有些拙劣的叶翔,叶母并没有拆穿他,只是偷偷地抹去眼角的泪水,当娘的怎么会发现不了自己儿子的小伎俩呢,其实每次挨打后的叶翔,即便他总是遮遮掩掩,但是叶母都会发现的,她之所以不说是因为她也没有办法,自己家势单力薄没有向大户人家兴师问罪的能力,只能告诫儿子忍着点,希望儿子的老实能少受点欺负,但她不知道有些人你越是忍让他越是变本加厉的找你麻烦。
  其实今天叶母知道叶翔和别人打架了,打的人正是今天她洗衣服的周家人,因为她回来时周家的管家不但没有给自己工钱,反而告诉她以后不用来洗衣服了,还说什么让叶翔小心点,连周家大少爷都敢打。对于没有给自己工钱的叶母没有在意,反而着急回到家中看看自己的儿子有没有受伤。
  “娘,饭我已经做好了,您准备一下吧,一会我们吃饭。”这时叶翔的声音打断了正在思考的叶母。
  赶紧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叶母朝着厨房喊了一句:听到了,小翔你也休息会,娘来开饭。说罢走向了厨房
  不一会,简单的饭菜就摆上了桌子,各有心事的母子二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平静的吃着饭。
  看着闷头吃饭的儿子,叶母出声了:“儿子,吃完了母亲有些话对你说。”
  听了母亲的话,正在吃饭的叶翔连忙放下碗筷回应道:“娘,我吃好了,您说吧,我在听。”这时他心里却想了:难道自己今天的事情被母亲知道了,该死的,如果我娘今天伤心流泪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以后我不会再忍着你们了,欺负我的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了。想到这里的叶翔握紧了拳头
  “翔儿,今年你已经十四岁了,再过一年你就要长大了,这些年是母亲没有本事,不能让你过上好日子,让你经常受欺负,其实每次你被欺负娘都知道,只不过娘不愿意说出来,娘怕说出来你会更难受,这些年娘对不住你啊。”说完叶母便抽泣起来了
  “不要难过了娘,我知道您也不容易,您每天都去给那些大户人家洗衣服其实就是为了让我过的更舒服一点,我谢您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您啊,要怪就怪我父……”说道这叶翔停住了,因为他不想让母亲知道自己对父亲的一些抱怨,因为他害怕母亲会更伤心
  “翔儿,其实我也知道这些年你其实有些怨恨你的父亲,但是娘想你父亲也有他的苦衷不能回来。”看着不说话的叶翔叶母说道
  “不说这些了,母亲,以后您就不用去洗衣服了,我现在长大了,明天开始我就会去清源山上打猎,打到的猎物足够我们花费的了。”叶翔这时正色的对母亲说道
  “时候也不早了,翔儿你去早点休息吧,碗筷你就不用管了,让娘来收拾吧。”看到懂事的儿子叶母这时也轻松了不少
  离开了饭桌,叶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此时的他并没有睡觉,而是盘腿坐在了自己的床上,两手平放在盘起的膝盖上,双掌朝天,呼吸均匀,丹田的收缩节奏与心跳隐隐配合相应。
  不错,此时叶翔正在修炼一套无名功法,这套无名功法是他从五岁时就开始修炼的法诀。到现在已经修炼了九年了,但是这套无名功法叶翔并没有发现它有什么特殊的作用,既没有让修炼九年的他成为一个修士,也没有让他身强体健,力大无穷,不然这些年他也不会被李恒、周通几人经常欺负了。
  运转了几个周天无名法诀,叶翔停了下来,他躺在床上开始思索起了他修炼的这套功法来。原来这套无名功法是叶翔五岁时父亲送给自己的,送给自己这本功法后父亲给母亲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他们的家,三个月后母亲带着刚刚五岁的他离开了原来的家,来到了这个让叶翔母子倍受欺压的清源村,但是叶翔的父亲却没有回来。虽说这本无名功法现在为止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提升但是他还是感觉到自己精神十分充沛,每天只睡很少觉也不感觉疲惫,还有就是恢复力变强了,每次受伤第二天总是能活蹦乱跳。

书名:屠神魔君

作者:悠然独醉

状态:已完结

人气:2.7万

分类:武侠仙侠

标签: 绝对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