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在忠、义两难间,爱恨情仇间,清尘将如何抉择?

小编说:
十九年前,淮王造反,占领淮南及京城,与新皇分淮河南北而治。   安王一心平叛,却被困淮河天险苍灵渡。   镇守苍灵渡的悍将沐广驰正直、忠义,因救命之恩效忠淮王,也因为内心的成见和仇恨困安王于此。   秀美善战、声名显赫且身世神秘的沐广驰独子清尘,依靠自己的精明,带领沐家军顽强而坚韧地生存。   一个天险阻碍圣驾回朝之路,王师与逆贼,两个同样优秀的战将隔水对峙。   有忠者——安王,一边诱降,一边进犯;有义者——淮王,熟视无睹,纵容秦阶行凶。   在忠、义两难间,清尘将如何抉择?   爱恨情仇间,又能收获怎样的真心?   也许,等到清平之乐那天,清尘会感叹:纵横军营数余载,安能辨我是雌雄?
第1章:单小将军叫板树军威 安王世子出手惊天颜(1)

  “通州城”几个隶书的大字,刻在厚实紧闭的城门之上,斑驳但是厚重。高高的城墙上,兵丁们拿着兵器,站成一排,神情肃穆地盯着远处。
  城墙下,一片开阔的黄土地,自远处,地平线下,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渐渐的,一面白色黑边的旗帜,升了起来,顺风张扬着,而后,旗帜缓缓地高出地平线,显出上面一个蓝色的“沐”字。紧接着,一支红缨出现了,然后,是一个银色的头盔,渐次,是一个身穿银色铠甲的身影,端坐马上,手拿长戟,背上挎弓,腰上斜挂着金丝长鞭,鞍右边是满满的箭袋,左边则是一柄长剑。
  这是一匹比较特别的马,体型健硕,马腿修长,显得比一般的马更高更俊美;黑色的马身上布满了稀稀落落白色的枣大的斑点,黑的部分如墨般发亮,白的地方又雪白而无一点杂色,就好像黑云密布的天空正下着漫天大雪一般;最让人惊奇的就是,在漆黑如墨的马头上,一个“T”行的区域,是纯白色,就好像是特别标示出了马的眉毛和鼻子,使这匹马端出一种王者的气势,煞是威风。
  这位将军身板挺直地坐在马上,单骑走在最前头,步伐稳而慢,仿佛不是打仗,而是溜马。他的身形并不魁梧,反而显得有些单薄小巧,却也还精干,但是他有一种特别的气场,尽管个头不大,却压得住场。显然,从气势来看,不是简单人物。此刻,他颈上的红缨巾正随着步伐在胸前轻抖,给这个严肃的、满是紧张和杀气的战场带来了一丝神秘和叵测的气息,仿佛这通州城是个火药桶,而他是一支火把,只要一抬手,一点即爆。
  将军身后丈许,是一个执旗的军士,缓缓走近。
  他们的身后约莫五十米,一片红缨出现了,然后是齐刷刷的黑色头盔,渐渐地,随着那沉沓而来的脚步声,密密麻麻的兵勇排成整齐的队列,走了过来。
  距离城门大约一里地,将军勒住了马,手掌一抬,随即身后的部队停了下来,保持着队列,也保持着沉默。
  将军静静地勒着马,站在城墙下,抬头,望向城墙之上。
  城墙上,兵丁们已经严阵以待,而那瞭望塔上,有三个军官模样的人正望着城墙下渐进的军队议论。
  “世子,你说来的是什么人?”一个皮肤较黑,眉毛粗黑,眼睛圆大的人问:“沐广驰已经被擒,还敢打沐字旗号?!”
  “没有了沐广驰,沐家军还在呀,”答话的这一人,肤色较白,虽是行伍之人,硬朗之中却颇有儒雅之气,身形修长,长脸秀眉,鼻梁高而唇微翘,他俯身看看了底下,回答:“我看,是沐广驰的手下,不是来讨要沐广驰,就是要雪耻。”他转头向另外一人,问道:“你怎么看,刺竹?”
  被唤作刺竹的将军是三人中个子最高的,肩宽背厚,孔武有力的模样,他的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一直盯着对面的将军,面色凝重,那国字型的脸上刚毅中也透出些疑惑来,一字眉下,虎目左右顾盼一阵,徐徐开口:“此时谈雪耻,为时尚早……我看,他是来讨要沐广驰的……”
  “多亏你的良策,终于捉住了沐广驰,他可是一员猛将,淮王若失了他,也就伤了元气了……”世子笑嘻嘻地说:“父王说你是头功一件,可真没说错,要是沐广驰归顺了,那天下就基本可定了……”他看着城墙下的军队,叹一声道:“本以为他们失了首领,必溃不成军,没想到,军纪仍然如此严明,所以啊,我说今天来的这个小萝卜头,肯定不是省油的灯,要不,就是后面还有厉害角色……”

书名:苍灵渡

作者:天下尘埃

状态:已完结

人气:0.8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标签: 都市言情 都市情缘

作者的其他书籍

梨花殇

作者:天下尘埃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与世无争的官家女子,本可平静一生,却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