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我意外结了一段难缠的阴缘,这个鬼老公竟然…

小编说:
叔儿说我的命格,是天生跟死人打交道的好料子,不打都是浪费,想不到还真被他乌鸦嘴说中了,我意外结了一段难缠的阴缘。 这个男鬼各种卑鄙无耻,威逼利诱我,还信誓旦旦的说:本公子活着的时候,仰慕我的女子,多如过江之鲤,你确定不跟我配阴婚,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我当然坚决摇头,但他接下来对我做的事,却是我怎么也始料未及的……
第1章 月牙玉

  我叫苏苗儿,普通在校大三狗一枚,但我同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家传驱邪师,是的,你没有看错,我是一名当代文化,与古老行当的完美结合体。
  现代驱邪师。
  而作为驱邪师的我,最近,居然撞邪了。
  事情的源头要从一个礼拜前说起。
  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为车祸离开了,我是被我叔儿拉扯大的,我叔儿是个光棍驱邪师。
  早年的时候,也就是个一桶水不满半桶水摇晃,跑江湖的,但随着这些年的积累,和贵人相助,也渐渐成了这片小有名气的大师。
  一个礼拜前,叔儿接了一单大生意,当地一个楼盘开发区,在动土的时候,遇到了重重险阻,数个民工无缘无故跳楼。
  这可把开发商整惨了,不仅停工耗资,还摊上了好几场官司,家里天天被扔烂西红柿。
  而在这之前,开发商老板也找过几个懂这方面的人来看过,却始终没说出个所以然,最后才找的我叔儿,而且光定金就十万块。
  事成后更是好处不断。
  我叔儿是啥人,那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再抠门的客户,都能被他炸出油来,更何况还是这等肥差。
  原以为他要大干一场,却不想当天晚上,叔儿火急火燎的就回来了,据说因为上楼上的太快,还跑丢了一只鞋。
  电话里,那口气说的,根生离死别似的,吓的我,赶紧搭着十三路公交车回去看他了。
  好在叔儿没什么大事,就一味的心疼那十万块钱定金,闹半天,那生意黄了,不仅黄了,连开发商都摔断了一条腿。
  依他多年的经验,这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沾了,否则必出大事。
  好在定金已经原封不动的退了。
  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轻描淡写的接过去了,但令我始料未及的是,其实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安抚完叔儿的小心肝,我手脚麻利的就开始给他收拾换洗的衣服,却不想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掉出了一枚月牙形的玉坠子。
  那种羊脂白玉,造型又这么古朴美观的好玉,看着就让人眼热。
  我当即撇着嘴教训道:“叔儿,就算之前接了大买卖,也不能乱花钱吧,瞧这玉坠子不便宜吧。”
  而且还是那种女人才会佩戴的玉坠子,当即,我就兴奋的在胸前比了比。
  谁知叔儿闻言,腾的一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三步并两步到了我跟前,一张脸,白的吓人,红彤彤的眼眶,直戳戳的瞪着我胸前的月牙形玉坠子。
  然后一把就将那玉坠子扯了下来,从三楼窗户口扔了出去,当时我就想,得,好好的玉坠子这下肯定稀巴烂。
  “苗儿呀,那东西不吉利,想要叔儿以后给你买好的,”叔儿这样安慰了一句,可我当时总觉的心里毛毛的。
  不过真正让我发毛的事,却是发生在两天后。
  那枚被叔儿从三楼扔出去的玉坠子,居然诡异的出现在了我宿舍的抽屉里,在然后,我就开始连续三天,夜夜都做着同一个梦。
  梦里,我穿着大红的古典喜服,坐在花轿里,可是坐着坐着,花轿就翻了,各种天旋地转,等我在反应过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已经摔死在花轿里了,连脖子都摔断了,鲜血横流,吓得我直接从梦里惊醒过来。
  而这个时候,我也隐隐知道,这一切的原因可能就跟那枚月牙形的玉坠子有关。
  我没来得及问叔儿那玉坠子的来历,就匆匆忙忙将它套上厚厚的塑料袋,扔进了楼下的垃圾箱,又眼睁睁的看着,垃圾箱被拖上垃圾车,远远的拉走。
  我才松了口气。
  却没想到,当晚,我拉开宿舍抽屉的时候,那枚被我扔掉的月牙玉坠子,居然又回来了,就安安稳稳的躺在书本上。
  于是,我这个驱邪师的撞邪之路,就此正式拉开了帷幕,因为,当晚,我就遭遇了鬼压床。
  之前的二十年里,我虽然常听人说起这种事,但只有自己亲自经历过一遍,才能明白这其中的可怕。
  就像灵魂出体一样,浑身麻麻的,动弹不了,脑子明明比谁都清楚,却睁不开眼,想要大喊大叫,也不能,只能祈求黎明的快些降临。
  但是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一双冰凉的手,插入了我漆黑浓密的头发,然后半截湿漉漉的舌头,开始舔舐我的脖子。
  触觉如此的真实,真实的让我发怵,我知道,我一定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你……你是谁……想,想怎么样……”
  我几乎咬碎了牙根,无比艰难的吐出了这句话,叔儿说过,鬼类虽然没有人性,也很偏激,却也不是不能沟通的。

书名: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哒

作者:南城明月

状态:已完结

人气:63.6万

分类:幻想言情

标签: 灵异 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