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

小编说:
想她白珂玉的前世,那可是天圣王朝风光无限的白小侯,虽说是女扮男装的,但这并不影响她在这偌大王朝中横行霸世。 没想到一夕重生,风云劲霸的白小侯,竟摇身变成平阳城无依无靠又穷得底儿掉的小孤女。穷也就算了,一大帮极品亲戚也在这个时候蜂拥而至。 这世上从来都只有她白小侯欺负别的人份,既然这些不怕死的敢欺负到她头上,她们就来好好斗一斗。 且看她这个平阳城小村姑如何斗恶人,赚大钱,顺便拐个皇帝陪她去种田。
第1章 农家小孤女

  白珂玉承认自己活着的那二十年里,的确是没什么丰富的死亡经验。
  可就算她再没见识,也知道人在死掉之后,灵魂该跟着黑白无常那两只勾命鬼去阴朝地府,找阎王老爷报一道,顺便回忆一下生前做过啥好事,又做过啥坏事,然后再根据生前的事迹,选择下一次轮回的目标。
  她其实对死亡这种事情没什么恐惧感,俗话说,人终有一死,她只是比正常寿终正寝的人,早死了那么几十年而已。
  说不定到了阴朝地府跟阎王老爷攀攀交情、拉拉关系,下个轮回直接被送往天庭当个神仙玩玩也是很有可能的。
  可是……现在的情况又是怎样?
  看着眼前的破桌破椅破房子,白珂玉觉得她正在面临一个很悲催的事实,她还没跟着黑白无常两位大哥去阴朝地府溜达一圈,灵魂直接又被送回了阳间。
  或许死而复生对任何人来说都应该是一件美事,可对她来说,却面临着一个天大的乌龙事件,她的灵魂很不幸的被错送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体里,说夸张一点,她变身了;说惊奇一点;她魂穿了;说现实一点,她换脸了!
  她不下数次地打量着铜镜里这张对她而言还十分陌生的面孔,简单来说,镜子里的这位,年纪大概十四、五,瘦得没有几两肉,住破房,穿破衣,明摆着就是一个生活在人类底层的贫困小村妞。
  话说她现在这具身体叫什么名字来着?哦对了,她现在姓季,名如祯,全名就叫季如祯。
  自古以来,凡是村妞不是都应该叫春花、娇红、柳杏什么的吗,为什么她这副身体的主人的爹娘,竟然会给一个村妞取名叫季如祯这么一个不男不女、又宜男宜女的名字?
  就在她揽镜长叹之时,忽听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身穿浅灰色长褂的小男孩,年纪大约六、七岁。
  这娃生了一张圆滚滚、肉嘟嘟的包子脸,小鼻子小嘴儿,唯独那双漆黑的眼睛大得有些出奇,由于他身上穿的褂子太过肥大,而他的身材又太过瘦小,使他整个人看上去有那么一点楚楚可怜的意思。
  只见这娃手中端了一只盛满黑色药汁的汤碗,踩着极轻的步子跨进门槛,怯生生地发出了一道软糯的声音:“姐,该喝药了!”
  看到眼前这个管自己叫一声姐的小男娃,白珂玉已经够悲催的心情再次蒙上了一层抹不去的阴霾。
  她能说她对小孩子这种软嫩又脆弱的小动物很不待见吗?在她的认知里,小孩子等于幼稚等于蠢笨等于累赘还等于麻烦。
  她自己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还要带着一个拖油瓶弟弟……哦对了,眼前这个长得很像肉包子的娃,自称是她这具新身体的弟弟,名叫季朝雨。
  这包子说,自从她们的娘过世之后,两姐弟就成了没爹没娘的孤儿,她们目前所住的这个地方叫做平阳城,距京城有数千里之遥,距她重生前所住过的越安城也有至少半个月的车程之远。
  今天是明真七年五月初七,而白珂玉的确切死亡时间是明真七年四月初七。
  好吧,虽然送错魂这个离奇事件直到现在都很难让她相信和接受,但面对眼前的事实,她不得不将白珂玉这个身份暂时忘掉。
  季如祯,没错,她必须牢记自己现在的名字,她姓季,叫季如祯。
  “姐,快把药喝了吧,药凉了,药效就不足了……”
  包子可怜兮兮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那双漆黑明亮的大眼睛里,不知何时竟然蒙上了一层氤氲之气。
  看到对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白珂玉……呃,季如祯很有一种自己就是十恶不赦大坏蛋的无助感。
  她很想告诉眼前这个包子,她没有病,她只是很不幸地被送错了魂而已。至于她现在这个身体,听说之前曾发生了一起意外,好像是因为某种原因不慎落水,然后昏迷了长达一个月之久。
  躺在床上整整一个月没吃过东西,难怪铜镜里的人影儿会变得这么瘦。
  “姐……”可怜无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包子,都说了我没病,把药放在那吧,让我再感伤一会儿……”
  包子委屈道:“姐,我不叫包子,你以前都叫我朝雨来的。还有,你生病了就要喝药,不喝药身体怎么会康复呢?”
  季如祯觉得自己要被眼前这个包子给逼疯了,因为睁开眼后,当她说自己不叫季如祯,不住平阳城,不认识季朝雨的时候,这包子瞬间抱住她的大腿痛哭失声,嘴里还不忘嚷嚷:“姐,你不要我了吗?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姐……求求你别抛弃我……呜哇……”
  于是,季如祯被冠上了一个不慎落水摔到脑袋导致记忆丧失的病情,每天按一日三餐外加夜宵的量,被这个说话声音大一点都会被吓哭的包子强行灌药,如果她拒绝吃药,这包子的双眼就会蓄满泪水,一副随时都可能会哭出来的样子。
  她就说天底下的小孩子都是超级可怕的动物,打不得骂不得,掐不得碰不得。
  为了避免对方泪水泛滥淹掉眼前这间已经岌岌可危的小土房,她只能皱着眉头接过药碗,像灌鸩酒一样,咕咚咕咚,将里面堪比毒药的东西一饮而尽。
  包子心满意足地接过空空的药碗,原本蓄满泪水的双眼也慢慢染上一抹光彩,“姐,你中午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待会儿我去做给你吃。”
  季如祯被刚刚那碗苦药汤子折磨得心情很低落,听到有吃的,眉头终于微微舒展几分,“我想吃宫爆鸡丁,红烧狮子头,粉蒸肉,水晶包,如果再来一碗海参汤那就再好不过了……”
  没等她把话说完,就看到包子的脸,彻底皱成了一只包子。
  “姐……”包子可怜兮兮道:“家里没鸡没肉没海参,你能吃些别的吗?比如土豆炖白菜,白菜炖窝瓜,窝瓜炖土豆,土豆炖白菜……”
  “除了土豆白菜和窝瓜,我还有别的选择么?”
  包子眨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季如祯无力地冲包子挥了挥手,“直走右转,记得把门替我关好,谢谢!”

书名: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

作者:元宝儿

状态:已完结

人气:2.6万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重生 腹黑 女强 搞笑 妖孽

作者的其他书籍

将门毒女:侯府二小姐

作者:元宝儿

分类:穿越重生

“今天,你必须死!”她被妾室陷害,向来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