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婚礼前夜,我亲手接生的那个孩子竟是未婚夫私生子

小编说:
刚帮一孕妇生产完,还没出病房就被人甩了两个响亮的巴掌。 事后才知,我竟然亲手接生了未婚夫的私生子! 婚礼取消,家宅不宁,我成了恨嫁女。 相亲相亲再相亲,直到他将我从一场尴尬的相亲宴上解救出来。 我扯着他的胳膊问道:“你还缺妻子吗?” “缺。” 已经无力再折腾的我和这个第二次见面就要跟我结婚的男人领了证。 不管他目的如何,我只想图一时安宁。 只是,婚后重重厄运刁难接踵而来,是谁在背后操纵? 待一切尘埃落定,被他放在心尖的前妻归来,我又该何去何从? 最终,两场爱情,一段婚姻耗尽了我所有的热情,决然转身,“江墨言,我累了,以后再也不见。” 记得那天,阳光刺眼,低头间,手抚上小腹。 孤独终老会是我最后的结局吗? 片段:宋小溪:你觉得我们这样草草结婚对吗? 江墨言:你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宋小溪:日久生情。 江墨言:那不就对了,多做做感情就增加了。 某女抱住胸前狂吼一声:江墨言,你流氓! 男人优雅的端起面前的咖啡轻啜口,浅笑不语,爱情里面总有一个要先耍流氓,不然太无趣。
第1章 莫名其妙被人甩耳光

  夜色深沉,崇德医院。
  随着一声急救车声划破静谧的夜空,寂静的走道中急促的脚步声渐起,刚接到急救电话,一个怀孕八个月的孕妇羊水破裂,胎膜早破,已有流血迹象,情况十分危及。
  急救车门一开,我跟护士急忙迎上前去,查看下病人情况,“快,送产房,小吴让病人家属签字,马上手术。”
  我拉下口罩,准备去净手,产妇惨烈欲刺穿耳膜的尖叫声戛然而止,几秒钟后,隐隐透出丝丝惊恐的痛呼声再次在医院中蔓延开来。
  以为她是开始了新一轮的阵痛,连忙让小吴她们加快脚步。
  产房,一切准备妥当,灯光亮起,脸色惨白却难掩姣好容貌的年轻产妇倏然睁大一双溢满泪水的黑瞳。
  “你······你要干什么?我······我警告你,不要过来。”虚弱的声音已经颤抖的不成样子,汗水濡湿的秀发紧贴在白皙的脖颈上,我见犹怜,笨重的身子在不过半米之宽的手术台上艰难的移动着,如受了惊的小兔般紧盯着我手中锋利的手术刀,好似我是个随时可以要她命的刽子手。
  “我只是帮你做手术,马上会进行局部麻醉,手术中你是不会感到任何疼痛的。”我无辜的耸了下肩,吓到美女不是我的错。
  “我要换医生,你太年轻,我不相信你的医术。”她焦灼的目光看向手术室的门,双手紧张的抓着身下的一次性中单。
  “你以为医院是你家开的,医生想换就换啊。”急脾气的小吴拿着麻醉针等了半天,见病人还不愿配合,抱怨起来。
  “不管!我就是不要让她帮我做手术!”病人的情绪激动,声音尖锐。
  “抱歉,我们医院现在产科只剩下我一个主治医生,如果你坚决换医生,那么只能转院。作为医生,我提醒你一句,像你这样的情况,再耽搁下去,极有可能出现大出血。”
  我这是躺着也中枪的节奏啊,年轻有错吗!
  见她情绪舒缓,表情出现松动,最后下了剂猛药,“小吴,去拿文件,如果她决定转院,签完字就可以离开,出现任何意外,跟我们医院无关。”语落,脱下手套,佯装撤摊子,余光却时刻注意她脸上的表情。
  不等她再继续考虑,绞痛再一次传来,瘫倒在床上,面露痛苦,对我伸出手来,“等等,好疼,帮我做手术,我不能没有这个孩子。”
  “小吴,开始麻醉。”她身下的血水越来越多,手术迫在眉睫,刚刚耽误了些时间,她腹中的胎儿心跳已经逐渐虚弱,等到麻醉药一起作用,手术立即开始,我只能与时间赛跑,加快手上有条不紊的动作。
  此时,我并不知道,这个孩子的降临会给我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冲击。
  手术结束,我整个人好似虚脱一般,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带血的手套还没有来的及脱掉,刚刚送孩子去保温箱的小吴一进门就愤愤不平出声:“见过不讲理的,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我刚刚······”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气势汹汹的一群人踹开手术室的门,一涌而进,率先闯进来的女人直接来到我的面前,猝不及防甩了我两个响亮的巴掌。

书名:你说过,我信过

作者:鱼可可

状态:已完结

人气:50.1万

分类:都市情缘

标签: 悬疑 灵异 悬疑探险

作者的其他书籍

引妻入怀

作者:鱼可可

分类:都市情缘

婚礼现场,姐姐带着一个七岁的孩子,手持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