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我不要在庸碌中老去

小编说:
有没有那么一恍惚、一刹那,你突然问自己:这么久以来,我过得好不好? 一个人走在街道,你突然停下来不知道该往哪走,你问自己:现在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一个人在陌生城市,在一个秋意正浓的早晨,你睁开朦胧睡眼坐起来,突然有点想哭,你问自己:孤身一人在外打拼,值得吗? 一个人坐车,一个人旅行,一个人在酒吧买醉,一个人参加结婚宴会,你想着:那个对的人还要等待多久才能出现? 一个人奋斗,一个人上课下课,一个人在台灯下孤军奋战,你问自己:现在的努力将来真的会有回报吗? 一年、又一年,再一年,也许你仍然在为自己理想中的生活摸爬滚打。但没关系,你总要学会一个人长大,学会在孤独时光里勇敢坚强。 我知道很多人否定你,嘲笑你,打击你,挖苦你,你也曾自暴自弃,也曾深夜痛哭,也曾伤心难过,也曾快要扛不下去了。 但是现在,那些以为过不去的,不都过去了吗? 终于有一天,时间为你的付出给出了答案。 终于有一天,当身边的人都在说自己如何如何牛逼闪闪时,你也有了谈资,你也可以抬起头来说,我的生活很精彩,我已经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实现了梦想,未来还会做得更好。 年少无知时说的那些傻话,终有一天会成为神话。
1 长大是一个不断接受失去的过程(1)

  我们总是这样以为,以为这一生还长,想开口说的话、想表达的行动以后都有时间去完成,于是我们总是不慌不忙地爱着、盼着、等着,一天又一天。但是,年少时要实现的宏图大志我们有时间等,可是父母呢,他们有时间等吗?就算我们等到了成功的到来,但他们未必有时间陪我们分享成功的喜悦。
  2015年1月13日,继父因身体原因做了第三次手术。
  手术当天,我坐在医院病房外等着手术结束时,心中五味杂陈,有遗憾、内疚、害怕、酸楚、无奈这五种味道。其间,我想了很多问题,想着小时候生父病重住院时,也是我与母亲守在医院陪伴。现在继父动手术,他的儿女也在守着,我忽然有了家的感觉,感受到亲情与陪伴的力量,让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手术结束后,医生单独找家属谈了些情况,说继父的病情以后可能还会复发,如果有条件,最好去大城市找所好的医院做手术。听着医生说完,我的心被狠狠刺痛了,觉得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随时都有被人抢走的可能,怪自己势单力薄,没能力照看好心爱的人。
  前几日,我去医院给继父送饭,提醒他“出太阳时记得在医院楼下晒晒太阳,按时吃药,多休息,等出院后咱们一起去逛超市置办年货,我再买一台相机,春天时带你们出门旅游”。
  我这样说的时候,他笑眯眯地说:“哎呀,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去。这病是什么情况我也知道,如果真的死了也就随它吧,死也没什么可怕的,离死那么近的手术都经过两次了,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母亲听着继父说完话,边拍打他衣领上沾染的灰尘,边唠叨他说:“想死的时候死不了,那肯定会活到七十岁。”其实,我们都知道这病治愈的可能性很小。我们也知道,他随时有离开我们的可能。
  继父从今年年初住院起,我就已经产生了害怕、难过、自责这些情绪,尤其是害怕,它像巨浪在我体内汹涌翻滚,又像烟雾把我迷住。这些不好的情绪肆无忌惮地在我身体里逃窜。它们又像藤蔓,缠绕在身体中,并且逐渐壮大。我知道,我产生这些不好情绪的原因是什么,是我担心如果继父真的走了,我与母亲吃饭时又会回归到曾经的一菜一汤,甚至经常吃剩饭。
  我害怕家里少了一个人的唠叨,而多增添了一份冷清;我害怕母亲总是一个人出门买菜没有人陪伴;我害怕没有人陪母亲说话;我害怕我分享成功的喜悦时只有母亲一个人笑着,而那个我最渴望留在我身边看我成功的人,已经不在了。
  我是一个特别害怕失去的男生,但我的成长恰恰又是一个不断接受失去的过程。我刚出生时,大伯去世;开始记事时,爷爷去世;再后来,父亲去世,然后又经历了一场车祸。想来定是有了这些因,才导致现在的我如此害怕失去。
  生命中的很多人,我都还来不及坐在他们身旁听他们告诉我红尘纷扰、人生酸甜,等他们教会我爱恨情仇等人生道理时,他们已倏忽不见了。
  我内心没有安全感,也不够强大,睡觉时喜欢把身体蜷缩成一团,用被子盖着脸,只留一个小缝呼吸。我在深夜里痛哭,也会因为电视剧里的某个镜头,或走在路上听见某首歌时落泪,这些原本是一个男孩子不该有的情绪,却在我身上经常发生。从来没有人教我勇敢强大,很多事情都是我独自抵抗,可我这孱弱无力的身躯怎能抵挡得了?

书名:我不要在庸碌中老去

作者:沈善书

状态:已完结

人气:1.2万

分类:散文随笔

作者的其他书籍

我不想被这个世界改变

作者:沈善书

分类:散文随笔

沈善书观点: 1、我不想改变世界,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