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人间行之妖异巡记

小编说:
因为捡到一本只有自己才能看到内容的“天书”,从此在那些不可思议的事件中挣扎活着。
第一章 古书现世人间乱

  我叫陈定惊,是老三届的那一辈人,一九六八年毕业后,正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开展的火热的时候,我也不得不离乡去一千多公里外的一个小山沟里插队。
  我插队的地方是鄂西南大山区,五丰县小河乡油菜坪村二组,听这名字就知道这里是一个农业为主的山沟沟,几乎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除了我之外还
  有五十多名来自五湖四海的男女知青,我们的任务就是被分配到贫下中农的家里接受再教育。
  庆幸的是,这次和我一起同去的还有两个高中的同班同学——刘青,张岚,我们被安排在一个老木匠的家里,好在可以相互照应。老木匠姓萧,年纪五十,倒也身强力壮,我们叫他萧大叔。萧大叔老婆姓唐,我们叫唐婶,他们老两口还有两个儿子,各自成家立业,分家了,老两口独居。
  我和刘青张岚在这小山村里一住就是七年,这七年也成为了我们一生中宝贵的回忆,因为中间发生了很多后来想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
  插队的头两年,因为我们一直在为了生存而努力,每天累死累活的干农活,赚取工分来换口粮,所以生活是十分枯燥乏味,甚至是残酷,也没什么值得多记述的,总之是一把辛酸泪。
  到了第三年的时候就不同了,一来我们这些知青都能自食其力了,不再为每天吃的发愁担忧,也就有了多余的时间干点别的事情,比如上山抓鸟下河捕鱼,生活也就多了一些可以调剂的色彩。二来,就是我们跟乡亲们都混熟了,那时候都是集体劳动吃大锅饭,所以只要你关系好,上工的时候稍微偷偷懒也没人说你,自然就比较清闲了。也就因着这份清闲给我们带来了祸灾……
  村子里有个光棍叫丁茂,平时就手脚不干净,偷东西还总喜欢调戏村中妇女,早就惹了众怒。那天村子里正好有喜宴,大晚上的大家喝的不少,都有点上头。老光棍的毛病又犯了,跑去调戏老肖家的女儿。在老肖家插队的知青不干了,两边就打了起来。本来当晚大家拉完架,这事儿就过去了。但那帮知青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家伙,第二天又拿着家伙什儿跑去他家堵人,结果人没堵到,倒是把他家砸了个稀巴烂。大家都以为老光棍不过是怕了,躲人去了,谁也不成想三天之后,在河边洗衣服的唐婶,就看见老光棍的尸体从她旁边飘了过去。出了这事儿,村里的人都很默契的什么都没说,把人收拾收拾就打算埋了。
  我们几个好说话的就被支使着来老光棍家收拾东西。也就在这时候,开启了我人生中的噩梦。丁茂的木架子床有一只脚腐坏了,所以用一些东西垫着床脚,我当时无意中一低头,看到床脚下垫着一本古书!我搬开床脚,小心的拿起了这本泛黄的古书,封面用古篆写着三个字《巡夜录》,本以为是个话本的我翻开这本古书后,却发现里面全是一些古怪的文字,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画像,我心中不禁一喜,或许我发现的是一本珍贵的资料,记录了一种罕见的少数民族文字?
  文字看不懂,那就只能看画了。不得不说这书上的画倒是很精美的,人物都画的惟妙惟肖,甚至都有些大师的风范了。
  不过这书上的图画里,不仅仅有人类,还有一些我看不懂的怪异动物,比如一个长着几十只眼睛,上百只手臂的动物,像一个大蜈蚣一样,但世界上根本没有这种生物吧。
  “难道这是一本类似山海经一类的古书?里面画的东西都是神话传说中的东西,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生物?”
  这是我第一次仔细研究这本古书,我仔细的看了书上的那些图画后,不禁越看越惊,因为上面那些古怪的动物,有一些我听说过的。
  比如一个人类模样的东西,但嘴里獠牙长达三寸,身上还有一些毛,双臂伸直,活像一个木偶,这不就是民间传说中的僵尸吗!
  不仅如此,当我往后看的时候,突然一幅图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幅图上画着一个穿着人类衣裳的动物,这动物尖嘴猴腮,一对尖尖的耳朵,两个小眼睛里放出邪异的光芒,甚至我觉得它的表情就是在对着我笑。
  最让我震惊的是这动物身上穿着的是一套人类女性的衣裳,显得非常邪异,而且我几乎一眼就能认出这动物应该就是一只黄鼠狼!
  民间自古以来就有传说,黄鼠狼可以修炼成精,在很多地方都有供奉黄大仙的庙宇,黄大仙法力高强,而且信徒很多,是民间很有名的神怪。
  我不禁挠挠头,自言自语道:“难道这本书上记载的全都是传说中的东西?全都是妖魔鬼怪?”
  再往后面翻了几页后,发现大部分都是些稀奇古怪的生物,形状各异,反正跟我上生物课时学到的知识是完全相悖的,这些东西看起来根本不像是这个世界的生物!
  自己左右也琢磨不出啥来,就去找老刘,也就是大我一岁的刘青,他也是一个自小博览群书的人,我们两个平时就经常交流一些读书的心得,或许见多识广的老刘知道这书里是什么文字。
  可当我将这本古书交给老刘后,他起初是很兴奋,但翻看了几页之后,脸色就变得很古怪了,他抬头看了看我,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陈定惊,你是不是吃多了撑着,来耍我玩呢?”
  我一愣,问道:“什么意思?我可是很认真的求教你,哪里耍你了?”
  老刘将那本书塞到我的手里,回答:“这里面一个字都没有,就是一本无字天书,你以为我是瞎子吗?来消遣我。”
  我当时一听以为老刘跟我开玩笑,逗我玩,我还说“别闹了,老刘,我是诚心求教,你认真点行不?”
  结果老刘一指我的脑门,说道:“你丫的是不是吃多了,撑傻了?老子真是服你了,开玩笑还开的这么认真。这书上要是有半个字,我跟你姓!”
  我看到老刘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又打开书确认了一遍,这白底黑字明明白白的,为什么老刘说没有?
  这时我为了证实老刘是在耍我,于是我叫了和我们同住一起的另一个同学张岚,让他看看这书里是不是有字画,但结果再一次让我震惊了。
  “老陈,你平时很老实的,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还跟我开这种玩笑,真是难得啊,你是从哪里弄来这无字书的?这纸张用来卷烟倒是不错。”张岚是个不喜欢读书的家伙,只对烟卷女人感兴趣。
  “还给我!”我急忙抢回古书,生怕他撕下几页去卷烟抽了。
  这时我的脑子里已经有些乱了,究竟是他们两个合起来捉弄我,还是我真的眼睛出了毛病。于是我找了一个不认识的老乡,这个老乡绝对不可能和老刘他们是一伙的。
  结果那个老乡翻看了两眼之后,也说:“后生,这书上一个字都没有啊,你是让我看啥呢?”
  我当时也是心大,听了这话也只疑惑了那么一会儿,便把书扔屋里不管了。如果当时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把书烧了,也不会有后面那么多怪事。
  我还记得那天是丁茂的七七之夜。根据中国大部分地区的习俗,人死之后每隔七天就要祭祀一次,因为人们相信在人死后七七四十九天中,死者的灵魂会回来七次,每隔七天一次,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完成了所有的心愿才会赶赴黄泉,转世投胎。
  而村里的端公周叔,也就是神汉,说我不适合参加丁茂的祭祀活动,到了回魂夜都要回避,张岚喜欢凑热闹,跟着萧大叔和唐婶都去给丁茂守夜去了,所以家里只有我和老刘两人。早早躺在床上没有什么事儿干,于是又把那本怪书拿出来翻了翻,发现其中一张空了好大一块白。我当初怎么没发现?我左右也研究不出什么来,索性就把书放在枕头边睡了。
  睡到半夜后,我迷迷糊糊之间,突然就听到一阵唢呐声传入了耳朵,本来在乡间唢呐是最常见的乐器,每逢婚丧嫁娶都会请老艺人来吹奏一番,所以在乡间听到唢呐声并不奇怪。可问题是现在可是大半夜啊,什么人会在大半夜里吹唢呐?而且我还隐约听到不止是唢呐,还有铜拨,铜锣,铃铛,等各种乐器,这欢快的节奏,分明是有人家在办喜事啊!
  我好奇心被勾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推了推身边的老刘,但他睡得太死了,死活推不动。于是我只好一个人爬起来,披了一件衣服就往外跑,扒开院子门的缝,往外张望。大路上有一些依稀的灯火,这些灯火渐渐的朝这边靠近了,乐器的吹奏也越来越热闹,还能隐隐看到一群人举着火把,排成了整齐的队伍。他们队伍里还有四个人抬着一顶红色的轿子,解放后这种封建习俗早就在破四旧的时候废除了,现在娶亲谁还敢用轿子?
  不单单是这轿子让我感到惊奇,当这队伍离屋子越来越近后,我更清晰的听到了他们吹奏点乐曲,有些古怪,那高亢的唢呐配上的居然是二胡,而且节奏虽然明快,但在夜空中这唢呐配二胡的音调,却显得那么凄凉诡异,听起来就像是有人在哭一样。这样古怪的迎亲曲子倒是第一次听见,或许是我孤陋寡闻了吧。
  这样想着,他们就走近了,整个迎亲队伍除了火把的红光和轿子,都是散发着肃穆的黑色。穿着黑色长袍的那些人从我面前经过,就像是没有看到我一样,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而这时候忽然有个人把头转向了我,瞬间一阵阴冷从我脚底窜到头顶,把我钉在了原地。因为那个正在微笑着,跟在队尾的“人”就是死去的丁茂!

书名:人间行之妖异巡记

作者:明月难照彩云归

状态:已完结

人气:1.2万

分类:悬疑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