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明月下西楼

小编说:
林月华带着槁木死灰的心,带着无尽的恨,走进这座皇城,走进这个天下权利汇集的地方。只有在这里女人才能获得无上的权利,她才能举全国之力以报私仇。那些人,害死她此生挚爱,夺走了她一生的幸福,让她一生受尽痛苦的凌迟。不论是一个人,是一个国,还是全世界,她都绝不会放过。 只是当那个至高无上的男人在临终时问她,如果没有肖言,她会不会爱上他。她却无言以对,只剩下满心的钝痛、酸楚。
01章

  林月华站在门外,冷眼看着黑色棺墩前哭啼的头发花白的老人还有倚在老人旁边不满十岁的幼童,那孩子黑葡萄般明亮的眼睛里既害怕又懵懂,他不懂发生了什么,可看着身旁哭得伤心的祖母,也知道家中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灵堂里冷冷清清,凄凄惨惨,灵堂外,林月华就这样站在滂沱大雨里,站了许久,溅起的水花早已浸湿了她的衣裙,素白色的菱花裙沾上了点点泥水。林月华面如死灰,那双原本灵动狡黠的双眸,此刻失去了所有的光芒,正如她的内心,凄凉荒芜。甚至连泪水都流不出来,哀莫大于心死,心已死,哪里还有什么泪水可以流,何况,无用的泪水这些天她已经流得够多了。
  抱琴低垂眼眸,将手里的油纸伞往林月华那边送了送,心中暗暗叹一口气,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忍下了心中的的酸楚,开口轻声提醒道,“小姐,回去吧。您已经在这里站了三个时辰了。再晚,只怕老爷就要来寻了。小姐,就算您站再久,肖少爷,也不可能回来了。。。”话音刚落,抱琴已经哽咽,他家小姐太苦了。
  林月华站在那儿,纹丝未动,似乎没有听到一般,过了一会儿,喉头微动,强压下口中的血腥气,轻飘飘的声音仿佛从阴间飘荡而来,带着刺骨的寒凉,林月华轻笑一声,绝美的脸庞看起来却像是来自九幽的怨魂,”走吧。“
  说着便转身离开,只是还没走两步,便软软的倒了下去,鲜血顺着指尖流下,汇入雨水中,红的触目惊心。抱琴一把扔了油纸伞,接住林月华,冲着停在不远处的马车喊道,"快来人!小姐晕倒了!”
  在马车旁等着的小厮一听到抱琴的呼喊声立刻跑过来,等林月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碧青色的纱帐顶,林月华转了转眸子,看到守在床边的抱琴,微微动了动干裂的嘴巴,“水。”
  抱琴看到自家小姐醒来,大喜,连忙从桌上倒了一杯温水,拿过勺子,想要将水喂进去,林月华轻轻摇了摇头,嗓音有些沙哑,说到,“扶我起来。”抱琴小心的将林月华扶起来拿过靠枕垫在林月华身后。
  抱琴一边给林月华喂水,一边说道,“小姐,您吓死我了。大夫说您在雨里站久了,寒气入体,加上伤心过度,郁结于心,手腕上的伤口又裂开了。以后可要好好调养着了,不然很容易留下后遗症。”
  伤口裂开了?林月华垂下眸子,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腕缠着厚厚的纱布,盯着手腕看了半响,凄然一笑,”裂开了?“
  抱琴心中一紧,焦急地说,”小姐!你可不能再做傻事了啊!老爷已经走了,夫人就你这么一个依靠,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要夫人怎么活?大少爷到底不是夫人亲生的,到底隔着层肚皮,怎么能好好待夫人?最多也就是面子情。你看族里的金大奶奶就知道了,无依无靠的。“抱琴说到这里声音已是有些哽咽,”小姐,肖家少爷人死不能复生,你已经为他死过一回了。你与他终究是还未定亲,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林月华垂着眼眸,微抿嘴角,动了动自己的左手腕,轻声说道,”你放心。我已经做过一次傻事了,绝不会再做第二次。老天不让我死,是让我留下来完成一些未了之事。“
  抱琴听到这里也松了口气,小姐自己想清楚就好,割腕之事,小姐如果再来一次,只怕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救得回来了。
  “抱琴。母亲那边如何?这些日子为着我,让母亲受惊了。”抱琴轻叹一口气,”夫人那边还好,只是听说你晕倒了受了惊吓。大夫来看了,说只是受惊过度,开了些安神定惊的汤药。“
  林月华点了点头,说道,”是我不孝,让母亲受惊了。抱琴,今天是三月十八了吧。“
  “是啊。”
  林月华闭上眼睛,靠在靠枕上,”抱琴,我有些饿了,你去厨房弄点清粥小菜过来。另外派人去母亲那边,就说我已经醒了,这些日子让母亲操心了,还请母亲安养,等我身体好些了,就去向母亲请安。“
  抱琴听到自家小姐喊饿,简直是欢喜的不行,自从肖家少爷战死之后,小姐还是第一次主动要吃东西,“小姐放心,方才我已经让入画去告诉夫人了,我这就去厨房给小姐端些吃的,这正好看看药熬好了没有,哦,对了,厨房里还有刚熬好的鸡汤,我这就去给小姐端去。”
  林月华微微勾起嘴角,“嗯,去吧。”
  抱琴一走,林月华便收起了那一丝的笑容,靠在枕头上,灰败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纱帐顶,心中默默的算着日子,三月十八,还有三十二天时间便是大行皇帝过世一周年了,新登基的九皇子也要除孝改国号了,还有那件大事,估计也快了,要尽快养好身子。
  时间过得飞快,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林夫人拉着女儿的手,坐在罗汉床上,看着女儿的气色已经大好,除了消瘦了些,已经无甚大碍,心中欢喜的不行。
  林月华微微勾着嘴角,说到,“母亲,这些日子是女儿糊涂了,让母亲为女儿操了不少心,是女儿不孝。如今女儿已经大好了,明日想去相国寺上香,一方面为母亲祈福,另一方面,”说着,林月华微微垂眸,面上有些伤心,“女儿也想为亡人上支香,安一安自己的心。”
  林夫人担心女儿在做出什么事情,刚想说话,林月华连忙说道,”母亲放心,女儿已经想通了,逝者已矣,活着的人总归要好好的,免得亡者魂魄不安。只是女儿终究是与他好了一场,不能为他做别的,不过是一柱清香安自己的心罢了。“
  林夫人听了这番话,心中安定了许多,只要自己这个女儿不再做傻事,肯好好的活,其他的她也不会过多计较。林夫人点点头,轻轻拍了拍林月华的手,“你自己想明白就好,既然如此,明日早去早回,让抱琴和入画跟着。一路上小心些。”
  “是,母亲放心,女儿不会再让母亲操心了。”林月华微微勾起嘴角,陪着林夫人坐了一会儿,母女二人东家长西家短的说了好一会儿话,林月华见天色不早了,说是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出门的事情,向林夫人行了一个礼,带着抱琴入画回自己院子了。
  林夫人见林月华离开,这才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阿容,你说月华到底走出来没有?会不会还惦记着肖家的那个小子?”
  阿容是林夫人的陪嫁,跟了林夫人几十年了,也是看着林月华长大的,“夫人,小姐是我看着她长大的,她从小就固执,下定决心的事情九头牛耶拉不回来。她要是想随着肖少爷走,夫人又哪里拦得住呢?如今小姐也肯好好吃饭吃药,是不会再做傻事的了。您就放心。”
  林夫人听了阿容的话,点点头,脸上的忧色淡了几分,“但愿如此吧,这些日子,我可是被她吓得半条命都去了。我一闭上眼就是她那日躺在床上满身是血的样子,吓得我一宿一宿的睡不着。”
  “夫人安心吧,年轻的时候谁没做过几件傻事,把情情爱爱看得比命重。所谓人似如灯灭,时间久了,也就淡了。”阿容给林夫人换过一盏热茶,“何况小姐是个孝顺孩子,祖母忍心把您一个人抛在这世上。当时不过是初闻噩耗,一时伤心过度。宁看,这些日子,不是好了吗?”
  林夫人想了想,点点头,心中略安,“果真如此就好了。我也就安心了。”
  “夫人放心,会好的。”

书名:明月下西楼

作者:牧少

状态:连载中

人气:0.8万

分类:古风古韵

作者的其他书籍

梨花落尽春又了

作者:牧少

分类:总裁豪门

落尽梨花春又了,破篱残雨晚莺啼。 梨落